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69章 美女救英雄 洞内暧昧
    等到爆炸中心的所有烟尘落下,那青甲武将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比之前的身影更大一些,身上的青甲此刻已然不见踪影,青面獠牙的状态又一次浮现,但却乌黑一片,显然是被烈火灼烧过,而最恐怖的伤痕是在他的胸口。

    

    一道深深的沟壑,血肉翻飞,险些将他的胸腹洞穿。

    

    符篆的一击将他的护甲和躯体轰开,两道纯阳指正好在同一位置爆炸,巨大热量将他的青甲都融化掉了,但蛮族的身体实在太过强横,皮肤上的一层细密鳞片,比之那铁蜥蜴还要强悍。

    

    虽然凄惨无比,但却没有被灭杀。

    

    “人族,你,去死!”

    

    虽然被深深重创,生机极速流失,但蛮族武将还是拔起地上的大戟,向凌天杀来。

    

    相比他自己,凌天的状态也是强弩之末。

    

    “唰!”

    

    凌天也被激发出了火气,用青雷剑撑起身体,一剑掠下。

    

    “锵!”

    

    没有剑气,也没有枪芒。

    

    纯粹的武器对撼,力量震荡,星火迸溅。

    

    “啊!”

    

    凌天惨叫一声,整个手臂咔嚓声不绝,骨骼纷纷碎裂,甚至整个小半边身体内的经脉血管,都破裂开来,青雷剑脱手而出,一口鲜血再也压制不住喷出,整个人远远向后抛飞出去。

    

    砰然落地,凌天的意识一阵恍惚,浑身鲜血淋漓,样子凄惨无比。

    

    痛,无与伦比的痛。

    

    不论是肉身还是神念,就是气海,那疼痛感如潮水一般一波波席卷,意识开始消散,凌天感觉眼前越来越黑,

    

    难道就要死了么...

    

    蛮族武将的肉身力量太强大了,尽管受到重创,但即使是十分之一的力量,还是凌天无法抗衡的。

    

    看着远处蛮族武将提着青色大戟一步步艰难的向自己走来,凌天在心中不甘的怒吼。

    

    娘亲和妹妹刚过上好日子,他怎么能死!

    

    身怀剑魂火种,武道可期,不问鼎巅峰,岂不白活。

    

    此时此刻,凌天脑海中不断闪烁出一幅幅画面,有娘亲和妹妹的小脸,柳依依的背影,林焱焱的马尾,还有秦明月的如画白裙。

    

    “我不甘心,就是死,我也要流干最后一滴血!”

    

    凌天在心中咆哮,用意志涌起最后一点力量撑起半个身子,右手紧握成拳头,一双血眼死死的盯着那蛮族武将。

    

    “呵呵,你很,勇敢。但你,要死了!”

    

    蛮族武将走到凌天身前,高高举起青色大戟,虽然胸口还在不住的流淌着鲜血,但还是狞笑一声,作势欲刺!

    

    “铮铮!”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琴声铮鸣而起,蛮族武将先是脸色一阵扭曲,想要拼劲最后一点力气落下大戟。

    

    可一道道风刃紧随琴声而至,那蛮族武将呜咽一声,便被震飞了出去。

    

    “哼,蛮族,你休想杀他!”

    

    凌天撑开昏沉的眼皮,透着微光,他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由远及近,他想努力看清,可最后还是融化在一片黑暗之中。

    

    ......

    

    山涧小山洞内。

    

    秦明月将凌天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为他包扎好了伤口,为他吃下疗伤丹药,可看着凌天依旧昏迷不醒,气息微弱,眼中满是忧色。

    

    用来恢复神念的复灵丹,早已经被她吃光了,如今,她知道凌天昏迷是因为神念干涸,可却无能为力。

    

    那恐怖的伤口几乎遍布凌天全身,特别是右臂,已经骨碎瘫软,经脉寸断,就算醒来,也是个独臂的残废,想到这,秦明月又是一声深深的叹息。

    

    脑海里也不断浮现凌天曾经的样子...

    

    第一次见面是在神兵府前,他开口说出了自己炼丹中的问题,虽然自己心中很是不服气,可更多的还是佩服,特别是知道了他也是身怀火种而且精通炼器之后,秦明月就更是好奇了。

    

    而这次落月谷之行,秦明月越发觉得凌天深不可测非比巡长,他不但在炼器炼丹上很有炎鹫,就是剑法也是出神入化,就好像无所不能一般。让自己很想继续和他相处下去。

    

    虽然...虽然自己后来中了合欢散,在情欲之下貌似真的投怀送抱,而且衣服和面纱也被...但终究是完璧之身。

    

    想到这里,秦明月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脸上的轻纱’。

    

    黛眉微蹙,脸上多了几分羞赧绯红,不过很快就被忧虑所掩盖了下去。

    

    他为了自己,独自去引开修为整整高出他一个境界的蛮族武将竭伦,那毅然离开的背影,至今都在秦明月的心中无法消散。

    

    “唉,让你逞能,不出去,没准还能躲过一劫,非要当大英雄,把自己命都要搭进去了,真傻!”

    

    最后,秦明月不由的在凌天的手臂上抽了下,这个动作,是秦邵阳总承受的。

    

    “哎呦,好痛!”

    

    不料,就在这时凌天突然咧嘴嘶嚎一声,眼睛也倏然睁开,看着秦明月怔呆的眼睛,苦笑道:“秦姑娘,我这手还有伤...”

    

    其实凌天在秦明月给他吃下丹药的时候就醒了,只不过躺在岭南第一美女秦明月的腿上,实在是....实在是太舒服了,那温软的感觉,让凌天觉得如坠云端。

    

    “呀!”

    

    秦明月先是怔了下,而后惊叫一声将凌天一把推了去下。闪到一边,脸上也瞬间酡红一片,要不是被轻纱遮掩了,那一定是一道绝美的景色。

    

    “哎呦!”

    

    跌落在地上,这下真的牵动了浑身伤口,凌天嘶喝一声,痛的直冒虚汗。

    

    “对不起!”

    

    秦明月惊呼一声,脸上又是一副忧色,快步走过去将凌天搀扶起来。

    

    “你没事吧...”

    

    “没事,你把我靠在那石壁上就行,不用担心,我自己疗伤...”凌天摇摇头道。

    

    “好!’

    

    秦明月抿抿嘴,将凌天搀到一边,说到底,凌天受了这么重的伤势,甚至已经残废,都是因为救自己,等爹爹来了,一定要多给他些补偿。

    

    oP最J新^r章、z节上22m

    

    可她却不知道,其实就算不救她,那青甲武将也不会放过凌天的...

    

    秦明月回到石台之上,见凌天已经闭目入定,这才晃了晃脑袋,将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部甩出脑海,盘膝而坐,修炼起来。

    

    凌天靠在冰冷的石壁上,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紧咬牙关倒吸了一口凉气,凌天内视起来。

    

    心中一声苦笑,此时,他整个右臂和肩膀肋下的骨骼都布满了裂纹,经脉破碎,气海内也更是没了一丝元灵之气,恐怕现在随便来一个粹体武者,都能取了他的性命。

    

    不过,凌天也看到在他破碎的骨骼和经脉之间,附着着密密麻麻的细小剑影,正一点点的恢复着他的伤势。就如同一个个纳米操作工一般,但数量众多,效率不慢。

    

    关键时刻,还是剑武魂能够让他创造奇迹。

    

    反手在戒指上一抹,凌天掏出一大把丹药,都是得自钧天行宫的丹药,比之二品丹药,这三品丹的疗伤和恢复效果可非同一般,有了这些丹药,在加上剑武魂,可以恢复的更快一些。

    

    浓郁的药香,自然引的秦明月惊讶望来,不过她也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

    

    这一坐,就是整整数天过去。

    

    几天中,凌天都是在静坐中度过,甚至忘却了时间,等他缓缓睁开双眸,一抹精光从他的眼底一闪而逝。

    

    “唰!”

    

    右手紧握成拳,直直轰出。

    

    气流凝成漩涡,震荡开去,声势赫赫。

    

    原本已然残废的右臂,竟然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