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67章 差点翻车了(......)
    “傻凌天,那藤蔓后面有个洞,我们钻进去!”

    

    桃夭夭忽然指向前方道。

    

    凌天点点头立刻跳了过去,一手抓住藤蔓,三两下窜上去,分开藤蔓就钻了进去。

    

    这山洞洞口虽小,其中却是极为宽畅,深约十几丈,高约一丈,洞口处很是湿滑,内部却异常干燥,甚至还有一方不大的石台,看起来像是之前人为开凿过的。

    

    凌天从戒指里掏出几件换洗的衣物扑在石台上,将秦明月放下。

    

    “这...是隐匿阵法,可以防止气息逸散,你插在...洞口!”

    

    秦明月撑起身子,用最后一点意识从戒指里拿出一副阵盘和阵旗,便又瘫软了过去。

    

    凌天点点头,将阵盘和阵旗布置在洞口,只见一道透明的光幕闪烁了下,便又消失不见。

    

    这时最最基础的隐匿阵法,仅仅可以防止气息泄漏。而这,还是古萱事先准备好的。

    

    凌天回到洞内,开始打坐化解药力。

    

    如今还不是高枕无忧,那怪物距离这里并不远,找到这里并不是不可能,凌天只能尽量恢复状态到最巅峰,为最后一搏做准备。

    

    “轰!”

    

    一声巨响,整个山洞都在颤动,一个强横的威压飞快接近,不用想,就是那个青甲武将。

    

    凌天面沉如水,如今这山洞就是最后一处堡垒,如果被发现,那么也只能背水之战了,看着戒指中那最后一张符篆,凌天心中也稍有了些底气。

    

    可这时,凌天感觉背后一热,一个火热的身躯如蛇一般缠腰上来,不仅凌天呆了,他头上的桃夭夭都傻了。

    

    那秦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从石台上爬起来,抱住了凌天的后背,一股股温热的气息吹在凌天的脖子和耳朵,胸前的温软滑腻也侵袭瓦解着凌天意志。

    

    秦明月的精神已经全部迷失掉了,她扯下了脸上的面纱,白色浣溪纱裙也褪下大半,她感觉浑身热的难受,口渴的要命...

    

    “郎君...郎君...”

    

    秦明月将衣服都脱了,只剩下一肚兜,正个人好似要融进凌天新体里一般,从身后坐进了凌天的怀里,一双诱人无比的粉嫩嘴唇散发着热力,在凌天脸上又吻又亲。

    

    “哇,这个漂亮的姐姐好奇怪呃,她竟然在亲你!”桃夭夭对此充满了好奇,睁大了眼睛,吮吸着小拇指,趴在凌天的脑袋上细细观察着。

    

    “我知道!”

    

    凌天虽然没有中毒,但是在他看到秦明月如花般娇艳的容颜时,就如同中了美人毒药一般,意志顷刻间崩塌。

    

    更新C#最#Q快,上Oi*

    

    一把摘下桃核吊坠,不顾桃夭夭的大叫不满,直接扔进了储物戒指中。

    

    而后俯身将那张胡乱寻找的樱唇啄住,贪婪的交缠着,一双大手更是肆意索取,好似在把玩一件浑然天成的美玉。

    

    凌天的呼吸越发粗重,双眼已经通红,他正要撕掉秦明月最后的一道防线,却突然停下了所用的动作。

    

    一滴眼泪,正顺着秦明月那绝美的脸上滑落。

    

    虽然此时秦明月的双眼已经被情欲所占据,可这一滴眼泪,却好似她最后一次发自内心的哀求和哭诉。

    

    脑中的那一团热火,犹如被冷水淹没,顿时烟消云散。

    

    “不能,我这么做,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在凌天心中,秦明月虽然神秘高贵,但也极为善良,如此美人,不该就此凋零。

    

    凌天脸上带着悔意,反手将桃夭夭放出来,而后拿出一件袍子将秦明月那魅惑娇躯盖上。

    

    “哼,傻凌天,这笔帐我给你记下了!”桃夭夭坐在地上撅着小嘴气哼哼道。

    

    凌天没时间理会桃夭夭,秦明月如今中了毒,虽然他不会去碰,但是这不代表秦明月就安全了。

    

    “对不起...”

    

    低语了一声,凌天伸手按住秦明月白皙的手腕,万千剑意席卷而去。

    

    比起桃夭夭的桃荆上的毒,这合欢散的毒素不过是小儿科,片刻之后,秦明月脸上的潮红就渐渐褪去,眼中也恢复了清明之色,但仍旧虚弱。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那轻纱已经没了,身上的衣服也不知所踪,眸中顿时精光一闪,可最后还是神色复杂的看了凌天一眼,便闭目恢复元气。

    

    凌天面露尴尬,抓起桃夭夭靠着另一边的墙壁盘膝坐下,尽量拉开两人的距离。

    

    不久之后,山洞之外的怒喝和气爆之声陡然剧烈起来,那青甲武将竟然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不惜一寸寸的搜索,也要将凌天找出来。

    

    凌天豁然睁开眼睛,脸上闪烁一丝决然。

    

    于此同时,已然换上一身素白裙装的秦明月也睁开一双星眸望来,两人对视片刻,却都飞快的别过目光,气氛有些尴尬。

    

    凌天摸了摸鼻子,起身提上青雷剑,决然的走向洞口。

    

    “等等,你要去哪?”

    

    身后,秦明月情不自禁的张口,声音暖糯如水,犹如清泉拂过心间,说完后,她便想到了什么,俏脸不由的酡红一片。

    

    “我...”

    

    凌天没有转过身来,但声音却满是决绝,“外面的那个家伙不找到我们,是不会罢休的,这个禁制只能防止气息外泄,却逃不多他的眼睛。我出去,引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