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60章 上古洞府 药圃遗存(感谢小鱼和老弟解封)
    “噗!”

    

    一道剑光掠过,凌天擎起青雷剑刺向石壁,但让他惊讶不已的是,锋锐如青雷剑,竟然没能穿透这看似普通至极的石壁,而且剑尖更是好似被一层‘膜’阻隔,整个墙壁在巨力之下更是荡起一圈圈能量波纹,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微光。

    

    “竟然是阵法,难道传说是真的,这里有上古时期的强者洞府...”

    

    凌天收回青雷剑,看着剑尖之下的石壁恢复原本的形状,也是惊叹连连。

    

    “是阵法无疑,那么这阵法一定是在守护什么东西,想要进入其中,就必须破开这面前的大阵禁制。”凌天眉头微皱,脸上也是露出几分犹豫之色。

    

    这禁制之内是吉是凶还不能确定,万一误入杀阵,那绝对是万劫不复。

    

    “罢了,留在这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上去,不如进入其中一探究竟。”

    

    虽然暗藏凶险,但如果真的是上古强者的洞府,那么就是一份天大的机缘!

    

    古宝,丹药,功法!

    

    凌天一路上就听秦明月和他讲述过,曾经岭南就有一个武者深入莽山,寻到了上古洞府,获得了上古传承,九死一生出来后,只用了十年时间就修至了凝魄后期,振兴了家族。

    

    思量片刻,凌天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于是他伸出手掌按在石壁之上,意念引动,万千剑影嗡鸣一声窜入石壁之中。

    

    虽然他对阵法之道并不精通,但是他有万千剑意在身,一剑破万法,就是这般暴力简单。

    

    万千剑意化成的剑影何其凌厉,细如牛毛,顷刻间就全部钻入这阵法禁制之中,尽管这禁制或许曾经极为高明,但如今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总会出现瑕疵,凌天正是利用这点,开始破阵。

    

    在凌天的脑海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能量网络,交织如麻,但终究不是天衣无缝,剑影逐个嵌入其中,渐渐化开禁制。

    

    “啵!”

    

    突然,一声脆响升起,凌天倏然睁开双眼,看到面前的石壁竟是真的被融开一道缝隙,凌天淡淡一笑,挤身迈入其中!

    

    ......

    

    落月谷。

    

    无数身着青色鳞甲的身影从山壁之上攀沿而下,数量足有近千,无不充斥着肃杀之气。

    

    唰!

    

    一道身影从浓雾中嘭然落地,浑身覆盖着青铜色铠甲,身长足有一丈,壮硕非常,虽是人形,但脸上却布满蛇皮一般的鳞片,眼中绿芒闪烁,犹如鬼火。手里提着一把粗糙的大戟,看似一个武将。

    

    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横威压来看,竟然是堪比辟泉后期!

    

    青甲武将一双绿眼扫过谷内,突然目光凝在一处,大戟爆射而出,嘭的一声炸响,数百米的距离直接那处山壁岩石轰的粉碎,一个漆黑的洞口暴露出来。

    

    “给,我,搜!”

    

    青甲武将一挥手,身后窜出无数身影,冲向那个山壁洞口。

    

    ......

    

    凌天一步迈入山壁之内,眼前的场景瞬间一变,漫天火焰肆虐,就连脚下也都是滚滚熔岩,热浪滔天,炙热的高温扑面而来,让凌天都不禁痛呼一声,甚至身上的青衫都被瞬间燃烧化成了灰烬!

    

    不过,凌天神念震动,陡然抬眼看向天空,只见天空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由火焰凝成的巨大剑刃,那惊人的凌厉剑意,好似要破开天地一般,疯狂压下,几乎是在一瞬间,凌天全身的寒毛都倒竖而起!

    

    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如此让人窒息般的强大剑意威压,这一刻,好似天地间都只有这一剑,是剑的领域,剑就是主宰!

    

    “呃!”

    

    凌天闷哼一声,体外烈火焚身,天空中的剑意又将他锁定,此时此刻,一股生死危机从他心头升起。

    

    “不,我怎么会怕你的剑意?用剑斩我,你还差的远!”

    

    突然,凌天猛然睁大了眼睛,望向天空。

    

    “给我破!”

    

    一声爆喝,凌天抬起青雷剑,体内十万剑意全部涌入剑身,只见万千剑意凝成一道剑影,自下而上,向那火焰巨剑迎上!

    

    剑影不断放大,顷刻间,就变成一道通天彻底般的剑刃,就是比之那火焰巨剑,也是不成多让!

    

    “轰!”

    

    双剑对撼在一起,巨裂的能量肆虐,闪起耀眼的白光,凌天不由的意识恍惚,等下一刻,面前的场景却如同幻影一般消失,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即脚下一定,却是真正落在地面之上。

    

    “竟然是一处幻阵!”

    

    凌天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哪还有被火焰火烧的样子,也是心中惊奇不已。

    

    这种已经可以以假乱真的幻阵,他还是第一次领教。

    

    “阵法之道果然博大精深...”

    

    凌天也从古萱那里知道不少,阵法之道在上古时期极为昌盛,之后却越发凋零,到现在,几乎没有人能够布置上古大阵了。

    

    “这是什么?”

    

    凌天突然问道一阵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抬眼望去,却是陡然一惊!

    

    就在他脚下,是一条卵石铺就的小道,而小道远处,竟然是一座恢宏无比的巨大宫殿,在宫殿旁边,一方药圃荡漾着浓郁的灵气,那药香,正是这方药圃内的灵花灵草散发而出!

    

    见此场景,凌天也是欣喜非常。

    

    发了!这回是彻底发了!

    

    ......

    

    “嘭!”

    

    一杆青色大戟震荡在石壁之上,能量波纹散开,石壁却完好无损。

    

    “吼吼!上古,禁制!定有洞府,宝藏!你,去把,你鬼灵门,无衍长老,叫来破阵!”

    

    青甲武将似乎并不擅长人语,但还是极为激动的吩咐身边一个身遮黑袍的身影道。

    

    “将军,我们的目标,是那秦的女儿秦明月,为了这一天,我们跟踪了整整半年!”那黑袍身影的声音倒是很是流利,不过却没有动,反问道。

    

    “我,自有分寸,她,逃不掉。你,别跟我,废话!”

    

    “是!”

    

    对峙片刻,那黑袍应了一声,从洞中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