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9章 谷内奇遇 (三千大章感谢口香糖解封)
    Z#?6

    

    “啊!”

    

    一声惨叫,魏俊只觉得脑海神念一阵爆炸般的剧痛,而后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从绳索之上坠落深渊。

    

    尽管凌天施展里裂神剑,但自己也因为没有任何着力点,极速的坠落深渊,不一会就没入了浓雾之中。

    

    “凌天!”

    

    “凌兄!”

    

    “凌大哥不要!”

    

    绳索上的三人见此,也是惊叫不已,但却无能为力。

    

    看着那一群怪鸟妖兽追着下落的两人钻入浓雾,秦明月更是觉得心好似针扎一般的痛。

    

    浓雾中。

    

    凌天拼命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但坠落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因为全力施展了裂神剑,神念顷刻间耗损近半,直欲昏迷。

    

    “戾!”

    

    就在这时,一阵怪鸣响起,凌天心中一惊,神念捕捉到了一股气息飞速靠近,正是那盘旋着的怪鸟妖兽!

    

    几乎是下意识的,凌天一剑斩下浓雾的一个方向!

    

    “锵!”

    

    火星四溅,青雷剑斩中了那怪鸟抓下的利爪,将那怪鸟击退。

    

    但是凌天感觉背后一痛,却是又一只怪鸟趁机冲进来,利爪死死的抓住他的肩胛骨,向上飞去。

    

    “扁毛畜生!给我死!”

    

    凌天一声大喝,猛然向上一剑斩出奔雷裂地,强大无比的剑气瞬间撕裂了怪鸟的胸腹,剧痛之下,怪鸟哀鸣一声,从空中坠落。

    

    “嘭!”

    

    “啊!”

    

    痛,撕心裂肺的痛!

    

    凌天趴在地上,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好似摔碎了一般。

    

    坚韧如同岩石一般的皮肤,都被震裂的满是伤痕,两侧的肩胛骨上,鲜血不住的流淌而出。

    

    “他娘的,老子还有今天!”

    

    凌天用最后一点力气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大把丹药,一口吞进嘴里咽下,而后便意识消失,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凌天是被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惊醒的。

    

    “呼呼...”

    

    还未睁开眼睛,凌天就感觉一道道冰凉粘稠在自己的脖颈上划过,一股股阴风在耳边滚动,而那股恐怖的危险气息却越发汹涌起来。

    

    是杀机!

    

    丹田内的剑武魂剧烈震颤,气海内的九个大小漩涡顷刻间疯狂旋转,无数元气瞬间暴动,蔓延四肢百骸。

    

    “滚!”

    

    凌天猛然睁开眼睛,看也不看一眼,弹身而起,向后猛的就是一击崩拳轰了过去!

    

    “嘭!”

    

    一拳好似轰落在铁板上一般,凌天之感觉拳骨都快被崩裂了,极痛无比。巨大的反震力竟然将他震退了数十米远。

    

    “嘶!嚯!”

    

    凌天呲牙咧嘴,甩着右手缓解疼痛,抬眼向前看去,却见周围昏暗一片,只有前方远处的一个小洞外射进来一束淡淡的光芒。此时此刻,凌天竟然是在一处洞穴之中!

    

    而在洞口不远,一头扁长的动物趴在十丈远的地面上,浑身漆黑,密布如铁甲一般的鳞片,头如蛇,却长着四支脚,猩红着一双眼睛,对着凌天吐着长长的舌头。

    

    “二阶妖兽铁背背蜥!”

    

    凌天也是心中猛的一惊,他没想到,一只苦苦寻找的铁背蜥蜴,竟然在这深渊之底,阴差阳错被自己碰到了!

    

    一路上,凌天都在留意这妖兽的踪迹,但却一无所获,这铁背蜥蜴的血液,正是五血金身决第二重铁身所需要的炼体血药!

    

    凌天来莽山的最主要目标,其实就是为了这铁背蜥蜴而来,没想到这次却真的让他给碰到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

    

    但是,看着对面铁背蜥蜴颜色已然浑身漆黑,凌天心中却又是蓦地一凉。

    

    这铁背蜥蜴正值壮年,实力绝对在二阶中期,相当于修为稳固的辟泉中期武者,而且浑身布满铁甲,防御力极其恐怖,比之山顶之上的那鬼面妖蝎要强太多了!

    

    想来,一定是这铁背蜥蜴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把自己叼进了它的洞穴,正准备大快朵颐,自己就醒了...

    

    嘶嘶!

    

    正当凌天思量着,那铁背蜥蜴却好似已然不耐烦了,巨大的铁尾摆动着,而后豁然向前窜出,如同一道黑旋风般,掠向凌天!

    

    电光火石之间,青雷剑出鞘,凌天毫不犹豫的施展奔雷裂地一剑斩下!

    

    “唰!”

    

    雷芒气流肆虐,青雷剑的剑气虽然命中铁背蜥蜴,但后者却好似不觉疼痛一般,铁尾抡起,硬憾在剑身之上。

    

    “锵!”

    

    火星四溅,凌天只感觉一股巨力从剑身贯入身体,噗的一口鲜血喷出,又被震飞了出去。

    

    成年的铁背蜥蜴防御和攻击力太强了,奔雷裂地很难一击造成有效杀伤。

    

    “纯阳指!”

    

    被铁背蜥蜴一击而伤,凌天也是勃然大怒,此刻起身就是纯阳指点向铁背蜥蜴,这是除了那神秘符篆外,凌天所掌握的威力最大的一种手段,也是为了一击重创或者灭杀铁背蜥蜴,以免在横生枝节。

    

    一指点出,凌天丹田气海内的漩涡顿时疯狂运转,蓬勃的元气瞬间注入手臂,在手指间成漩涡状疯狂旋转,不仅如此,五雷地心火也在指尖腾然而起,融入漩涡中。

    

    风火融合,气势在顷刻间就攀升到了极致,一道由雷芒火焰漩涡凝成的手指,释放着仿佛可以撕裂一切的威压,疯狂向那铁背蜥蜴落下!

    

    “嘶!”

    

    铁背蜥蜴也是有了些许灵智,在感应到凌天这一指的威压之后,顿时惊叫一声,不过只是一瞬,依旧嘶吼着冲上来。

    

    凌天的修为虽然只有粹体九中,但气海内的元气精纯程度和数量,都和辟泉初期相差无几,全力施展纯阳指,更在火种的加持下,这一击威力堪比辟泉中期一击!

    

    在纯阳指爆射而出后,凌天染血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冷笑,虽然此时面色苍白,但气海漩涡鼓荡喷涌,元气依旧充盈,这纯阳指虽然极其消耗元气,但他却是完全可以承受的。

    

    “去死吧!”

    

    凌天一声低语,那由火焰手指接着火种之力,不仅威势更胜,而且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这一刻,凌天的纯阳指竟然威力再次攀升,直逼辟泉中期的巅峰一击!

    

    这下,铁背蜥蜴终于怕了,嘶鸣一声转身向后疯狂褪去。

    

    然而,有着风火催动的纯阳指速度快到了极致,已然将铁北希翼锁定,隆隆作响,呼啸而来!

    

    铁背蜥蜴知道逃不掉,索性将身体盘城一团,将头部缩在最里面,准备硬接凌天的这一击。

    

    “轰!”

    

    积蓄庞大能量的雷火手指轰然点落铁背蜥蜴之上。

    

    一阵巨响过后,洞内顿时碎石飞溅,烟尘四起,烟尘遮蔽了凌天的视线,不过凌天的神念却能清楚的感觉到铁背蜥蜴的气息在瞬间跌到了谷底!

    

    至少一击重创!

    

    果然,等烟尘散尽,洞穴内出现了一个深约两米的巨坑,铁背蜥蜴浑身被灼烧的通红一片,身体都被压扁了,抽搐不已,早已昏死过去。

    

    “哼!”

    

    凌天用青雷剑拄着身体,缓步走到坑前,唰的一声青雷剑射出,正中铁背蜥蜴的猩红巨眼,贯透了头颅,彻底钉死在了坑中。

    

    忍着浑身散架一般的疼痛跳下,凌天掏出一个坛子就开始盛接铁背蜥蜴的血液。

    

    纯阳指不仅仅力量极大,在五雷火的加持下兼具恐怖的高温,好在这铁背蜥蜴的防御强悍,高温透过鳞甲只是将一部分的血肉烧焦,还有大部分血液可用。

    

    如果直烤成了红烧蜥蜴,凌天可就欲哭无泪了。

    

    接满了一坛子蜥蜴血,凌天这才满意的摆摆手,随手将铁背蜥蜴的尸体扔进储物戒指,便爬了上来。

    

    吞下几十枚复元丹,凌天向洞口走去。好在凌天为了这次行动准备充足,各种丹药都炼制了不少。

    

    一路上,凌天竟然还发现了不少武者的尸骨,显然是被铁背蜥蜴吃掉的,虽然血肉都没了,但是却留下了一地的兵刃和储物袋。

    

    兵刃早已流失了威力,毫无用出,但是凌天收获了五个储物袋中一共发现了一百多块中品灵币,这相当于十几万下品灵币了,算是小发一笔。

    

    “戾!戾!”

    

    可就在凌天走到洞口的时候,就听见外面响起了一阵怪鸣之声,正是落月谷内的怪鸟,而且声音此起彼伏,数量极多!

    

    “不好!”

    

    感应到有怪鸟已经向洞口靠近,凌天赶紧搬移十几块巨石将洞口堵死,而后飞快的向洞内褪去。

    

    虽然一只怪鸟好对付,但是这深渊之下竟然就是怪鸟的巢穴,凌天就算是战力再强悍,也承受不住几十种二阶怪鸟妖兽的围攻。

    

    回到洞穴最深处,凌天背靠墙壁开始全力吸收药力,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将伤势和元气恢复。

    

    这深渊不知道有多深,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的多久,莽山之内危机四伏,想要逃脱升天,汇合其他人,想来并不容易,唯有尽所能保证自己时刻处于巅峰状态才行了。

    

    两个时辰之后,数十枚丹药的药力被凌天蛮横的吸收干净,体内被铁背蜥蜴击伤的脏腑和肌肉皮肤也都恢复如初,丹田气海虽然还未充盈,但也是七七八八。

    

    好在凌天体质极为特殊,在剑意的帮助下,恢复能力极其惊人,还可以无视丹毒的存在,不然这伤势至少也要躺上几天。

    

    “呼!”

    

    凌天吐出一口浊气,靠在身后墙壁之上。

    

    “嗯?”

    

    忽然凌天发觉背部好似有着无数蚂蚁爬行啃噬一般,酥麻奇痒,心中一惊猛然起身回头看去。

    

    却发现身后只是一面普通至极的墙壁,在手中青雷剑微弱的光芒照耀下,毫无奇特之处。

    

    “难道是我感觉出了问题?”

    

    凌天微微蹙眉,刚才一瞬,他猜测一定是某种数量众多的蚁类妖兽,那股脉动的感觉实在太真实了。

    

    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

    

    凌天伸手附在墙壁之上划过,细细感应,心中却陡然一震!

    

    是热的!

    

    虽然极不明显,但是凌天的感应能力极强,这墙壁隐隐的散着一些热量,而且其中还游走着一道道能量波纹!

    

    这洞内墙壁,绝对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