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6章 坐好别乱动,小心翻车
    凌天一愣,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但秦邵阳却捂着嘴,死命的憋着笑,还一个劲的给凌天使眼色,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他坐下的腾云也嗤嗤的喷着口水,四蹄乱蹬。

    

    古萱在秦明月和凌天的身上来回扫视若有所思。魏俊则是在前方停下战马,眼中闪着浓浓的嫉妒和不甘。

    

    “这...真的好么?”

    

    凌天挠挠头,能和秦明月这般的岭南第一美女共乘一骑,这是多少男人的梦想啊?

    

    这发展的也太快了。

    

    “别婆婆妈妈的,不像个男人!”

    

    患上了劲装铠甲的秦明月此时就像切换了性格一般,一点也没有白衣白裙那般的柔美,反而多了一股子军旅间的豪气。

    

    凌天一听也是心中来了火气,暗道:你竟然说老子不像个男人,那就男人给你看看!

    

    人家一个女子都不介意,他再扭捏,那就太丢脸了。

    

    “唰!”

    

    只见凌天脚尖一点,腾然飞起,稳稳的落在秦明月的马上,双臂一送,直接抢过缰绳,顺便将秦明月拥在怀里。

    

    “你...”

    

    被突如其来的男子气息笼罩,秦明月一时间也是不知所措,她是让凌天上马,可没想到对方却把自己搂在了怀里!

    

    这姿势,也太亲密了吧...

    

    凌天:“别乱动,我骑术不好,小心翻车...”

    

    秦明月:“....”

    

    魏俊早就看不下去了,狠狠的一甩马鞭,绝尘而去,秦邵阳、凌天和古萱也紧跟其后,至于那马背上的男女,更是吸引了无数来玩路人的目光...

    

    十万莽山南麓,落月谷。

    

    此处距离岭南城数千里之遥,已然越过了莽山的边缘地带,接近深处了。

    

    独角战马的速度确实极快,不到三个时辰,就到了落月谷附近,前方已经没有了道路,战马极不方便,四人只好将马暂存在岭南城主府驻扎在附近的军营之中。而后徒步进入莽山密林。

    

    ......

    

    “把这个贴在腿上,会增加行动速度...”

    

    林中,秦明月手指在戒指上一抹,便拿出了几张蓝色的纸,递给众人。

    

    凌天接过,看着只有巴掌大的纸上画着符文,不禁脱口而出道:“符篆?”

    

    秦明月看过来,淡淡道:“怎么了?这只是最低品的疾行符,并不是什么稀罕物,用不着这么惊讶吧?”

    

    “呃...我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

    

    凌天点点头,将符篆拍在腿上,便立刻感觉腿部的经络充满了能量,双腿也变的轻飘起来,和逐风步的感觉倒是差不太多。

    

    “呵呵,凌兄没见过符篆也正常,这符师一般都在军中任职。但我姐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是古萱,他可是岭南阵法世家古家的传人,现在已经是二级阵法师了!”秦邵阳嘿嘿笑道。

    

    “邵阳哥哥就别取笑我了,凌大哥和明月姐都是以后的炼器天才,阵法一途绝不是我能比的...”古萱腼腆笑道。

    

    “这就是你谦虚了,符文和阵法并不相同。至于那炼器,就算我们能炼制灵器,也不过是简单的小型阵法,和你可没法比...”秦明月摇摇头。

    

    最懵的是凌天,一次见识到了符师和阵法师两种传说中的职业。还都是女子...

    

    “哼,你们若是再墨迹一会,在天黑之前,就见不到向阳果了!”

    

    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哼声从魏俊嘴中发出。

    

    古萱脸色刷的一下煞白,秦明月也冷道:“我们走!”

    

    魏俊在最前引路,凌天和秦邵阳负责断后。

    

    在和美女共骑的一路上,凌天才知道,原来这次的计划是有变动的。古萱只是古家的庶出旁支,再加上是女孩,虽然阵法天赋不错,但在家族地位也不高,他的父亲前日被妖兽咬伤了腿,中了黑煞毒,而救命的一味主药,就是向阳果。

    

    古萱多方打听,才从魏俊的嘴里得知落月谷有向月果,这才请他带路寻药,而能找的到的榜首,就是秦家姐弟了。

    

    不过,凌天对此却不置可否,不论这落月谷内有没有向阳果,他看魏俊的眼中,都有着一丝邪意。

    

    ......

    

    “噗!”

    

    一声闷响,秦邵阳擎着手中风灵剑,从一头堪比初入辟泉的二阶妖兽黑纹妖虎的头颅中抽出,而后者一声哀鸣,一命呜呼。

    

    古萱娴熟的把黑纹妖虎的晶核挖了出来,一点也不顾忌血污,放进一个储物袋中。

    

    ◎/=)首)发V●

    

    “这是第十八块晶核了...”古萱晃了晃了晃袋子道。

    

    秦邵阳点点头:“收获还是蛮不错的,平均一颗能卖五千下品灵币,这也是不少钱了...”

    

    二阶以上的妖兽体内蕴含着晶核,乃是妖兽一身的精华所在,可以用来让武者淬炼其中能量精进修为,如果武者的武魂和晶核同属一系,那效果更好,或者可以用来入药炼器,甚至修习特殊的武技。

    

    可以说,晶核是和丹药以及灵币那般的硬通货,从来都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哼,一些最低级的妖兽晶核罢了,也至于让你们这么高兴!原来城主府的公子小姐,也就这点眼界。”

    

    魏俊背着巨剑冷哼一声,看到凌天正帮着秦明月,将黑斑妖虎守护的草药一点点挽出来,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就是炼制三品龙虎丹的虎啸荆,它的根部是主药,千万要照看好它的根须...”

    

    秦明月小心翼翼的将虎啸荆的根须截断,凌天赶紧打开一方木匣,将那根须装了进去。看着秦明月那认真采集时蹙起的眉眼,很是好看...

    

    “这和眼界高低无关,不论我家室如何,所有的资源,我们都不曾浪费,积小流方能成江海,你的境界...还差的远了!”秦明月站起身,拍落手中的泥土暗淡道。

    

    凌天对秦明月的一番话也是暗赞不已,他没想到,秦明月生在如此显赫的门庭之内,竟然还保有这般心态,实在难得。

    

    “我境界差的远?!?”

    

    魏俊指了指自己,冷笑一声道:“我可是这个队伍里,修为最高的!没有我,你们别想找到那向阳果...”

    

    “明月姐...”古萱闻言,也是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秦明月抿抿嘴没有再说,而是继续给凌天讲解草药知识。

    

    看到了几人眼中的厌恶,魏俊眼中也是在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哼,等到了那里,若是不从我,就都可以去死了!”心中暗暗下了心思,魏俊看向古萱和秦明月的眼中,越发淫邪。

    

    一路不停,五人终于是在日落之前,赶到了那所谓的落日谷。

    

    虽然落日谷仍旧是十万莽山的外门地带,但已经比较深入了,最起码人迹罕至,渺无人烟。

    

    而这落日谷,是一道十分险峻的断裂峡谷,五人走在山顶,身侧就是万丈峭壁,向下望去漆黑无比,仿佛无底深渊,极为凶险。

    

    一路上,凌天也是见识到了这四人的功法武技。

    

    秦邵阳用的是风灵剑,剑法是城主府秦家的追风剑法,玄阶上品。古萱则是乘着背后玄阶中品长弓之力,内功不知什么品阶,但是辟泉初期的劲力还是极为凶悍。

    

    凌天和秦明月没有出手,凡是出现的二阶妖兽,都被秦邵阳和古萱一远一近击杀。

    

    至于魏俊,则是从始至终都一脸阴沉的看着,不屑出手。

    

    夕阳余晖之下的山谷阴森无比,时不时传来的声声兽吼令人胆寒,天空中,更是不断的有成群结队飞过,一种弯勾铁嘴,羽毛灰黑的怪鸟。

    

    “等下!”

    

    突然,凌天一声低喝,将前面的秦邵阳叫住。

    

    “怎么了?!”

    

    众人都看向凌天。

    

    “有妖兽!就在前面的石头之后!”凌天指着数百米远的一个方圆十几丈的巨大岩石道。

    

    “嗤!”

    

    魏俊冷笑一声,道:“你在逗我?一个粹体九重的废物,能感应到那么远的气息?我的神念可没觉得有任何异常!凌天,你少在这哗众取宠了!”

    

    魏俊实在忍无可忍了,秦明月和凌天亲近也就算了,凌天竟然还得寸进尺,故弄玄虚吸引别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