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7章 神秘武器与太初经
    忍住先不去看那玉片,凌天将那几个瓷瓶打开,发现一共四种丹药。

    

    二品聚元丹,五十颗。

    

    二品复元丹,四十颗。

    

    二品复灵丹,二十颗。

    

    二品金创丹,十颗。

    

    前者不必说,后者复元丹和复灵丹是用来恢复元气和神念所用,这李墨海远道而来,带的都是必备丹药,让凌天兴奋的是,仅仅是聚元旦就有五十颗,如今他粹体九重,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可以精进修为的丹药了,聚元丹的药力温和,不仅对辟泉初期有用,就是粹体九重巅峰,也是有效果。

    

    “嗯?这是什么?”

    

    这是,凌天从一堆杂物中,发现了两张奇怪的纸。

    

    玄黄色,看起来很是古朴,上面还画着奇怪的纹络,像是文字,又像是某种图案。

    

    “怎么看上去也像是阵法?”

    

    凌天试着用剑意注入其中,却毫无反应。

    

    惊疑一声,凌天又试着把元气注入?

    

    “嗡!”

    

    突然,一道嗡鸣炸响,那张古朴的纸竟然陡然间在凌天手中化作一把透明虚幻的剑,长度大小和正常剑刃一般无二,而且凌天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把虚幻的剑充满的狂暴恐怖的力量,而且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我靠!”

    

    心中大惊,凌天赶紧窜出房间,而就在一霎那,手中的那把剑就斩出一道巨大的剑气,撕裂空气,斩向远处的山壁岩石之上!

    

    “轰!”

    

    一声巨大的炸响,无数的碎石滚落,烟尘散尽,月光下,一道深约九尺长约十丈的剑痕出现在山壁上...

    

    这竟然是一道攻击!

    

    虽然只是普通至极的一道剑气攻击,但这威力,绝对堪比辟泉后期的全力一击!

    

    后脊骨发凉,凌天的额头都冒虚汗了。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说是自己命大福大。

    

    要不是那李墨海小看了他,没有使用这个东西,不然死的绝对是他了。

    

    “这玩意诡异的很...”

    

    凌天嘀咕一声,将掉落在院子里的碎石都清理了,好在千炼峰的弟子极少,各自的院子距离非常远,不然就这一招绝对搞的尽人皆知了。

    

    回到屋里,凌天看着手中的最后一张纸,片刻后小心的收好。虽然他自己已经有了些许猜测,但是这东西具体是什么,还得向林山打听打听。

    

    接下来,只剩下最后的那块玉片了。

    

    将那玉片握在手中,凌天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莫名的有些激动。

    

    就像见到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般,摸着玉片上沧桑斑驳的痕迹,感概万千。

    

    /☆√

    

    快一个月了,自己到这方世界,才渐渐的融入了其中。

    

    玉片很怪,凌天对着灯光看了下,也很透明,但除了纹路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而且材质也是凌天从未见到过的。

    

    “难道也是类似储物戒指那般的,阵法?”

    

    凌天忽然想到,储物戒指绝对是玄器之上的灵器,而灵器和玄器的最大区别,就是阵法。

    

    将阵法用火种催动灵力绘制在器具内,能够自主运行的,则是为灵器。

    

    所以,灵器和玄器乃是炼器的分水岭,云泥之别,一般只有凝魄修为的高手,才能拥有灵器,而能炼制灵器的炼器师,那也绝对是宗师级别了。

    

    锻兵古谱上,也记载着可以嵌入兵刃中的各种阵法,种类不多,但却都十分玄秘。

    

    凌天虽然都记得,但却没有试过。

    

    而如今,凌天看着手中的玉片,除有阵法隔绝遮蔽,他想不到还有什么可能。

    

    “可我破!”

    

    如法炮制,凌天催动剑影,再次将玉片吞没。

    

    凌天已经猜测,他体内的剑影,就好像无数无物不解的万能钥匙,而破除禁制,也同样有效!

    

    但这次,却和破开戒指不同,凌天足足耗费了一个时辰。

    

    “啵儿!”

    

    终于,一声薄膜碎裂的声音响起,一道道光影从玉片中直接飞入凌天脑海。

    

    光影之上,则是密密麻麻的细小金字,以及复杂的纹路,古朴之中更显的尊崇无比。

    

    面对这场景,凌天心中也是一惊,随后仔细看过去,却发现这些文字和纹路,竟然是一本内功功法!

    

    “太初经!”

    

    凌天将心神全部沉浸其中,足足半个时辰后,凌天这才张开眼睛,眸光中满是震惊。

    

    这太初经竟然和那养心功同承一脉,或者说,养心功本就是这太初经的一部分!

    

    不仅如此,这太初经不但可以吸纳元灵,扩张气海,提升修为,还有淬炼精神力的效果。

    

    凌天不知道这太初经是什么品阶,但最起码剑武魂对他一点反应没有,想来是因为无从提升了吧,凌天觉得,这太初经的绝对超越了灵阶功法,甚至更高!

    

    从玉片中将心念退出,凌天低头,却发现手中玉片已然化作一摊齑粉,不复存在了。

    

    不去想那么多,凌天早已经耐不住好奇,盘膝闭眼,开始修炼,他想看看,这太初经,到底强到什么地步!

    

    ......

    

    七天后,静室中的凌天眼帘颤抖,旋即缓缓张开,顿时一股蓬勃之感容上心头,就连头脑,也都变的灵透许多。

    

    细细感应,凌天甚至能感觉到院外清风吹过树梢产生的轻微扰动。

    

    感应!

    

    凌天又惊又喜,如今,他的感应能力竟然变的如此敏感。

    

    要知道,只有辟泉之后,武者的五感才会如此的敏锐,这也是为什么凌天能被李墨海轻易发现的原因。

    

    而这个过程是极为痛苦的,七天来,凌天每天按照功法指引,用体内的万千剑意虚影摧残自己的精神力。

    

    绞碎之后融合,再绞碎,再融合!

    

    就好像在锻造一把神兵一样,淬炼着自己的神念。

    

    那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凌天却坚持了整整七天!

    

    不过,太初经淬炼让凌天的神念凝实无比,比之前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七天中,林山多次来访,凌天悄悄的试探,他发现,拥有辟泉后期实力的林山,神念极强,这也是炼器师和炼丹师得天独厚的地方,那就是在炼器炼丹的同时,都是在不断壮大神念。

    

    神念的强大与否,对炼器炼丹极为重要。

    

    凌天自己如今的神念虽然远不及林山,但他自问要比辟泉初期强许多,但还不到中期。

    

    但这仅仅是修炼七天的功夫啊,如果在给自己一段时间,媲美林山也不是不可能。

    

    凌天猜测,之所以提升如此之快,应该是和他穿越时空,融合过原凌天的灵魂有关,导致他的神念与众不同。

    

    七天的时间,凌天除了淬炼神念外,太初经也接替养心功,运转自己的丹田气海。

    

    又好似换了一个马力强劲的发动机一般,凌天发现气海中间的那个漩涡越来越大了,而且旋转之间,好似充斥了吸引之力,甚至让他产生了对元气的饥饿感。

    

    于是,被五雷火精炼过后的上品聚元丹一枚一枚的被凌天吞入腹中,好似进入了无底洞,七天时间,就消耗点了整整四十枚上品聚元丹!

    

    而凌天此时的气海上,一个巨大的漩涡雄踞在中央,犹如风暴中心,扰动着整片丹田地海。气海的面积,也逐渐停止了膨胀。显然,气海的面积已经到了极限。

    

    看着手中的破泉丹,凌天摇摇头。

    

    “不行,这破泉丹对我来说还很珍贵,如果一枚没能进入辟泉,那就麻烦了...”

    

    成熟的心智,让凌天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必须要多准备些破泉丹,以防万一,他才放心。

    

    “看样子,是该去林叔说的那个地方走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