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章 凌天不会炼丹?明月折服
    “什么,有...有毒!?”秦邵阳也是吓的一愣,

    

    “丹药残留一些丹毒是正常现象,这破泉丹堪比三品丹更是如此..”秦明月看向凌天,淡淡道。

    

    凌天却摇摇头,“不,不一样。这枚丹药的药力混乱,其中存留严重的毒性,如果秦兄吃下这枚丹药,不仅无法增加突破几率,想来粹体九重的修为反而会被反噬而不保!更严重的,有可能会损伤气海,天赋断绝,后果不堪设想...”

    

    “嘶!”

    

    秦邵阳倒吸一口凉气,脸色从青黑变的煞白,他可是身怀六品武魂的武道天才,如果天赋没了,那可就一辈子都毁了。

    

    “喂,凌天,你别瞎说,要是炼器就罢了,这炼丹你又不懂...”

    

    林焱焱有些尴尬,伸手在凌天身后拽着他的袖子,小声道。

    

    “不知道,明月的这枚丹药,药力如何混乱,这毒性又从何而来,请指教...”

    

    不过,秦明月却看向凌天,有些不服,立即追问道。

    

    +f》mX

    

    “完了完了,这下你真的是要丢人了...”林焱焱以手扶额。不想去看接下来凌天如何吃瘪。

    

    秦明月的炼丹天赋谁不知道,如此年纪就能够尝试炼制破泉丹,丹道造诣至深自不必说。反观凌天,在林焱焱眼中,他哪会什么炼丹啊!

    

    其实,凌天也不想如此,但这枚丹药却是给他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丹药不仅是废丹,而且对武者绝对有大害!

    

    他与秦邵阳虽然刚刚认识,但也不忍看到悲剧发生。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必须开口,如今看到秦明月一副你不说清就没完没了的架势,凌天心中也是苦笑,只好举起那废丹。

    

    “首先,秦小姐是否在混合药液的时候,将朱果液先于清心草汁液融入?”

    

    “清心草?”

    

    秦明月眼睛一转,道:“没错,是先放的朱果汁液...”

    

    “那么,秦小姐在炼制清心草的时候,时间是否短于一刻钟?”

    

    “我的月明心火温度极高,炼制清心草只要几个呼吸即可,根本不会一刻钟那么久...”

    

    凌天心中了然,吸了一口气道:“那就是了。秦小姐炼制失败的结症就在这里,第一,清心草的作用是在突破是凝神精神,你火焰温度过高,炼制过快,导致清心草液的效果尽失。第二,朱果之所以放在清心草之后,是因为他与前一种红须参相容能够产生一种火毒,如果没有清心草在中间中和,破泉丹必然失败!”

    

    “而且,还会是枚毒药!”

    

    凌天的话掷地有声,不容置疑,秦明月更是浑身一震,周身的凌厉气势瞬间散掉了...

    

    “凌兄,你可别危言耸听,我姐怎么可能炼出一枚毒丹呢?绝不可能!”秦邵阳摇头不已,显然不信凌天的说辞。

    

    “嘿嘿,那个秦小姐,你别往心里去,我师弟这个家伙吧,有时候脑子不好使,总说胡话...”林焱焱死命的拽着凌天的袖子往身后拉,一边嘿嘿陪笑道。

    

    “不,他说的没错...”

    

    这时,秦明月再次抬起那双星眸,眼神中的失落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庆幸和感激,“因为丹会会长萧前辈,给的评语就是,火焰温度过高,药力混乱。却没有说明具体原因。”

    

    “啥?我师弟蒙对了!?”林焱焱还以为凌天会被秦明月一顿训斥,没想到却是认可了。

    

    “可我没想到,这丹药竟然还有毒,多谢提醒,不然我这次真的害了我弟弟...”秦明月对凌天深施一礼,态度极其诚恳。

    

    秦邵阳也拍拍胸脯,道:“凌兄,没想到刚认识,就被你救了,这人情我记着。走,咱们一起去云顶看拍卖会!”

    

    凌天:“呵呵,小事而已...”

    

    于是,四人一道,向城西的云顶商行行去,一路上,俊男靓女更是引得路人争相观望,特别是那身着白沙的秦明月,更是引得万众瞩目,那举手投足间仿佛都带着仙气,让人折服。

    

    一路上,秦明月也是知道了凌天身怀五雷地心火,而且在第一轮考核中,将她保持的融化速度记录给破掉了,凡此种种,让她对凌天越来越感兴趣,那看向凌天眼神中,更是多了几分不服输的劲儿。

    

    而林焱焱却是一直追问凌天为何对炼丹如此精通,她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这个曾经不过是一个小小剑奴的师弟了。

    

    但是,凌天却随意编了一个高人传授的理由搪塞过去了,毕竟他也没办法去解释。

    

    至于秦邵阳,对凌天更是佩服的不行,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是头一回见到有人能掩盖住他姐姐的锋芒。而今天,凌天在炼器和炼丹两个领域,似乎都完胜秦明月。

    

    几番下来,秦邵阳就搂着凌天,开始称兄道弟亲近的不行了。

    

    “哈哈,凌兄,你看那就是云顶商行了!”

    

    不久之后,秦邵阳指着前方的笑道。

    

    凌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此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座方圆数里的广场,地上由青石铺就,平滑如镜,材质不俗,彰显着低调的奢华。

    

    仅仅是这些石料,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可见这云顶商行的财力。

    

    广场上人流熙熙攘攘,叫卖声不绝,很是繁华。

    

    而在广场尽头,是一座三层木质楼阁,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筑墙黛瓦。

    

    门前更是伫立着十尊由蓝金石雕琢而成的猛兽,每一只,都足有丈许之高,仅仅是这些体积如此大的蓝金石,就价值连城。

    

    总之,这云顶商行给凌天的一个印象,那就是--有钱!

    

    真他娘的有钱啊!

    

    路上,秦邵阳已经给凌天介绍了云顶商行。凌天听后,也是咋舌不已。

    

    这云顶商行,竟然是云州第一家族,云家开设的,生意遍布整个南唐,财力雄厚,分行无数。各大城镇,都有云顶商行开设的拍卖行,而且都有武道强者驻守,无人敢动,其在南唐的地位,更是仅次于神兵府和丹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