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2章 流水线模式(有木有解封的)
    凌天看向林焱焱:“我来负责熔炼玄铁和锻打剑胚,至于分割铁水,就交给师姐了...”

    

    “额...这么简单...”

    

    饶是对凌天充满信心,此时林焱焱也有些心里没底了。

    

    但是,当他们看到凌天轻而易举,不过耗时半个时辰,就将一千斤玄铁融化成铁水的时候,心中的那浓重的怀疑,开始渐渐散去。

    

    凌天将众人排成一排,各自在自己的工位上占好。

    

    其实,凌天只不过是用了一个特殊的生产模式--流水线!

    

    在上一世,流水线已经是大规模锻造兵器的模式,锻造玄铁剑最重要的步骤就是熔炼和锻打,其他工序对于拥有数年锻器经验的姜拓等人来说,不能再简单了。

    

    “焱焱,开始吧...”

    

    凌天手持锻锤,对林焱焱点点头。后者立刻将混合好的铁水导入模具。

    

    铛铛铛!

    

    疾风骤雨般的锤击声响起,看着凌天摆动如风,化作一道道残影的锻锤挥舞不停,姜拓等人目瞪口呆。

    

    盏茶功夫,百锤完成。

    

    当一把剑形细胚被凌天递给徐莹时,三人的表情如出一辙,难以置信。

    

    这,这是从来没有接触炼器的新手?

    

    “剑胚如此均匀,力量把控的极好,我的天啊...”

    

    徐莹怔怔的看着,她自问就是自己去锻打,也不可能如此完美。

    

    这凌天,难道是个天生就会炼器的妖孽?

    

    “别愣着了,赶紧刨挫,可不能慢了...”凌天微微一笑,示意林焱焱继续。

    

    ......

    

    傍晚时分,卓豪又一次路过铸兵阁,不禁冷笑一声,“哼,真是死鸭子嘴硬,现在都不来求我,真以为如此不眠不休,就能锻造三百把玄铁剑了?”

    

    想起凌天身怀五品火,卓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多年来,他一直都以千炼峰接班人自居,如今凌天的突然出现,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危机。

    

    “呵呵,让我看看你们狼狈成了什么模样...”

    

    念及于此,卓豪迈步走向铸兵阁,可就在这时,铸兵阁内的锻打之声却突然消失了。

    

    “坚持不下去了?”

    

    冷笑一声,卓豪闪身进了阁内,抬眼望去刚想对着累成死狗的凌天嘲笑,却发现,阁内的场景和他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林焱焱等人簇拥着凌天,正巧笑嫣然的说着什么,姜拓也拍着大腿,举手投足,就连徐莹和沈宏也是一脸的尊崇望着凌天。

    

    “卓师兄...”

    

    徐莹和沈宏见卓豪进来,也是立刻见礼。

    

    卓豪没有理会两人,此时,他已经被铸兵阁内那被码放整齐,连绵百米的一排剑器晃花了眼睛。

    

    三步并两步,卓豪走过去拿起一把剑器细看,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脱口而出:“上好的玄铁剑!”

    

    “哈哈,桌师兄,还是你识货,却是都是上好的玄铁剑,一共三百把,不多不少!”二师兄姜拓抚掌笑道。

    

    卓豪眼中闪烁不定,突然冷道:“姜拓,铸兵阁何时私藏如此多的玄铁剑,你敢瞒报?”

    

    在他心中,这三百把玄铁剑,绝对不是出自这群人之手,更何况还是上好的玄铁剑,就是他自己,也要细心锻造才行。

    

    “大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三百把玄铁剑可是我们辛苦一天锻造出来的,什么叫私藏瞒报?”姜拓挺起腰杆,也是有些恼了。

    

    徐莹抿抿嘴,也是道:“大师兄,是凌天师弟带着我们锻造出来的,货真价实...”

    

    “什么?!这不可能!”卓豪紧紧握着玄铁剑,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和深深的不甘。

    

    他不能相信,没有他的加入,这几个人能够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

    

    凌天跳下锻台,拍拍身上的尘土,轻笑道:“大师兄来的正好,你把这三百把给金云峰送去吧!”

    

    “顺便告诉他们,我千炼一脉,永不妥协,让他们,尽管来好了!”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凌天都是深居简出,几乎是除了探望娘亲和妹妹外,很少能看到他的身影。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修炼上。

    

    养心功在凌天进入粹体九重之后,就变得异常缓慢起来,似乎无法支配驱动凌天日益膨胀的气海。索性,凌天将经历都放在了修炼武技上。

    

    小院内,凌天施展逐风步,轻轻一跃,便落在了房檐之上。

    

    “啧啧,不亏是玄阶中品的轻功!”

    

    只是轻轻一点,凭空一跃,便是一丈多高,而且毫不费力,仿佛脚下有风托着,身子轻飘飘的。

    

    这是凌天在前世想都不敢想的。

    

    时间尚短,这还只是逐风步的皮毛,若是能够修炼到大成,便可在踏雪无痕,追风逐月。

    

    无论逃跑还是追击,都极为实用。

    

    带着好奇,凌天从檐上落下,在院内闪转腾挪,练起了惊雷剑。

    

    在逐风步的速度加成之下,凌天的惊雷剑越方的充满灵性,不仅剑快,就连身行也是比以往迅疾起来。

    

    如今逐风步的速度配以游身八卦的走位,凌天近身颤抖的战力大大增加。

    

    “奔雷裂地!”

    

    一声大喝,凌天不由自主的将惊雷剑经一重的杀招施展了出来。

    

    “唰!嘭!”

    

    石墩再次如同切豆腐一般被雷芒剑气斩为两截,地面岩石被剑气崩碎,直接形成了一道深约一尺的沟壑。

    

    而李晨手中的青雷剑剑尖,距离石墩,却足有一丈之远!

    

    虽然仍然不如柳依依的剑气那般长达数丈,但毕竟凌天只有粹体九重修为而已。

    

    几天来,惊雷剑经的第一重又有所精进,但距离小成,还有段距离。

    

    收起青雷剑,凌天正要出门去看娘请和凌湫儿,就见到林山带着林焱焱来了。

    

    “凌天,明天就是岭南称神兵府开放考核的日子,你陪着焱焱连夜下山,把玄阶炼器师的身份考下来,你在他身边,我还放心些...”林山见面就开口说道。

    

    “嘿嘿,终于可以下山了!”林焱焱兴致颇高。

    

    林山板着脸:“但是不可贪玩,早去早回。”

    

    “凌天,焱焱生性顽劣,你要多管管她...”

    

    忽然,林山又话风一转,臊的林焱焱满脸通红。

    

    “爹,谁顽劣?!我可是他师姐!要管也是我管他。”

    

    凌天也是怔了片刻:“额,我明白了林叔...”

    

    ......

    

    “师弟,据水云峰的弟子说,柳依依师姐闭关了,而且貌似时间很长,短时间内都不会出来呢!”

    

    水云峰下,林焱焱缓缓走下来。

    

    凌天点点头,心中也是暗叹一声。

    

    原本凌天就想着去水云峰找柳依依,因为这么多天来,后者就好像失踪了一般,从自己外门大比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去过外门小院。

    

    但是凌天明白冒然去找柳依依有些不妥,所以迟迟也没行动。

    

    这次他和林焱焱下山路过水云峰,才忍不住求林焱焱帮忙去问了下。

    

    得知柳依依闭关,凌天心中也怅然若是。

    

    隐隐,他觉得柳依依这次闭关有些蹊跷,但至于蹊跷在那里,他也说不清。

    

    g首、发

    

    “罢了,我们下山吧!”凌天摇摇头,落寞的转身。

    

    林焱焱看着他的背影,抿抿嘴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