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8章 最爱残缺功法
    凌天眼睛动了动,见林焱焱确实感受不到自己手中的剑影,这才身体一松,笑道:“没,这惊雷剑法玄妙无比,我一时间有些激动...”

    

    “哦...这样啊...”林焱焱也松了口气,指了指几个架子:“这几个都是这一层最高的功法武技了,你选一选。至于上层,是玄阶上品和灵阶秘籍,我还没有上去过...”

    

    “多谢师姐...”

    

    凌天将惊雷剑法收进怀中,心中却是真的激动不已。

    

    如今,这剑影不但可以分解精炼丹药,连这功法秘籍都能够进化!

    

    “看样子似乎是将原本的惊雷剑法细致化了...”

    

    按下心中的激动,凌天继续在书架中寻找自己心仪的功法。

    

    养心功一共只有九层,分别对应粹体九重,如果进阶辟泉之后,凌天将会没有功法可练,这就尴尬了。

    

    可是凌天阅览十几本玄阶中品的内功功法,却都是不慎满意,倒不是因为功法不够极品,而是与自己格格不入,或者说与养心功格格不入,隐隐有排斥之感,让凌天也是无奈,只好放弃功法,转而寻找其他武技。

    

    片刻后,凌天在突然扫到阁楼角落处的一张架子上,在那里,放着一卷暗淡的书籍,上篇落着浮灰,在这几乎是纤尘不然的藏法阁,反而是很显眼。

    

    “咦,这本是什么?”

    

    凌晨走上前,目露疑惑的捡起那本书哦,扉页上,写着「血炼功」三个大字。书籍只有十页,后面明显是被人撕扯掉了。

    

    这武技,竟然是残缺的。

    

    “哦,血炼功啊,这本炼体功法据胡老头说,是宗主二十年前从宗外带回来的,那会儿就是残本,为此宗主还受了伤呢,不过后来有不少弟子炼这个功法最后都放弃了...”林焱焱凑上来看了一眼,道。

    

    “哦,这是为何?”凌天心中狐疑,开口问道。

    

    林焱焱耸耸肩:“听说是这个炼这个功法太痛苦,和换血一样,而且所需血液很难获得,效果也不佳,毕竟这血炼功只是玄阶中品。比它好的中品功法还有几本,你还是换掉吧....”

    

    凌天却不以为然,这功法是宗主带归来的,甚至为此而受伤,想来绝对不是凡品。

    

    “而且,如果是残缺的,那我的剑武魂或许可以把它修复也说不准...”凌天眼睛一转,心中已然有了定计,如果剑武魂不负所望,将这血炼功功法补全,那无疑自己又是捡了一个大宝贝!

    

    虽然现在对这血炼功强弱还不能确定,但只是从这残本就已经达到玄阶中品的品阶就能可见一般,若是完整的,很可能会达到玄阶上品的水准!

    

    上品武学,那在辟泉境界中也都是珍贵的存在。在紫云宗,没有特殊上次或者极高贡献,是不会得到的。

    

    至于灵阶武学,那更是难得一见,至少如今整个内门弟子中,还不能知道谁修炼灵阶功法,只有修为到了凝魄境界,才可触及。

    

    如果能够在粹体期学会这玄阶上品功法,那么配以惊雷剑经,一攻一守,就是面对辟泉修为的高手,不敌也可保命!

    

    就是它了。

    

    凌天心中一定,直接身后将那血炼功拿起来塞进了怀里。

    

    “师弟,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到时候你被这功法折磨的死去活来,可别哭...”林焱焱见凌天不听劝阻,双手掐腰,柳眉倒竖佯怒道。

    

    凌天装作无辜挠挠头,“我这个人就是好奇心重,炼一下试试,大不了到时候换一种就是了...”

    

    “唉,那随你吧,总之是浪费时间。你可只剩下一本功法可以挑选了...”林焱焱耸耸肩,摘掉劝不住凌天,只好放弃。

    

    收好两本武技秘籍,凌天又在林焱焱的介绍下,挑了一本玄阶中品的步法秘籍「逐风步」。

    

    凌天明白,他上一世研习的游身八卦掌所含的游身步法只是步法精髓,讲究的是近身缠斗的闪躲之妙,但在速度上却不见长。

    

    这逐风步着重修炼的则是腿部的经络,提升奔行速度,以及步法套路,有游身步法作为基础,凌天相信可以讲着逐风步很快掌握,以后无论追敌还是逃命,都有大用。

    

    凌天和林焱焱出了藏法阁,发现那胡不凡又睡着了!

    

    听到响动,胡不凡扑棱一下惊醒,揉了揉红润的脸颊,轻咳一声:“速度倒是不慢,选几本功法了,我看看...”

    

    凌天将三本密集摆在桌上。

    

    见到凌天挑选的三本功法秘籍,胡不凡不禁眉头一皱,抬眼道:“这惊雷剑法不去说,但是这血炼功是怎么回事?难道林丫头没和你说清楚。这功法连起来极为痛苦,而且到了辟泉之后,就可以用元气淬炼肉身,让你在如今石肤铁骨之上,变得更加坚韧,没必要刻意去锻炼肉身的,有那时间,不如多多研究武技和内功..”

    

    凌天淡然不能说太多,只是挠头装傻充愣,“我就是好奇,想练练...”

    

    对于胡不凡言语中的好意和关心,凌天心中还是微微一暖。

    

    见凌天执着,胡不凡摇摇头,又看向最后一本秘籍,道:“炼体功法我就不说了,这逐风步又是怎么回事?你只能挑选三本,内功功法呢?你在外门选修的是什么功法?”

    

    “额,我没有找到心仪的内功功法,只有现在炼的,是在外门宗事堂选的养心功...”凌天道。

    

    “什么?!养心功?你是说,你如今的粹体九重修为,都是一直修炼养心功?”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养心攻三个字,胡不凡犹如被针扎一般,腾地一声站起身来,吓的林焱焱一愣,就是那门外的金狮都抬起了头颅,眼睛瞪的滚圆。

    

    #y、

    

    “对啊,就是养心功!”

    

    “你能运行那功法?没有任何异样?”

    

    “呃,应该能吧,没感觉有什么..”凌天对胡不凡的反应也是懵了,要说异常,可能就是自己习练这养心攻一点困难都没有,甚至能够自主运行,好似原本就练过一般。

    

    当然,这个凌天不会说。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那就对了...”

    

    胡不凡点点头,默默的做了回去,目光却是凝在那血炼功上,良久才道:“行了,既然你已经选好了,就回去修炼吧,但是武道一途在精而不在博,何况你还要炼器。好自为之...”

    

    “嗯,弟子明白,那长老,凌天告退了...”

    

    “嗯,去吧...”胡不凡摆摆手,目光游走,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