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章 全力一搏
    此时,整个演武场竟然开始逐渐寂静下来,二十八连胜在身的凌天,似乎可以创造任何奇迹,那股不屈服的气势,让人不禁侧目。

    

    “凌天,你和杜飞差距巨大,按照规矩,你可以选择认输,并不会影响排名!”

    

    高台之上,胡不凡朗声说道,他也是颇为喜欢凌天身上的那股劲儿,但又不忍看着他遭难。

    

    “我不认输!”凌天回答的斩钉截铁。

    

    “胡长老,我杜飞也不是欺人,只要凌天接下我一招不落擂台,就算我输!”

    

    杜飞也是看出了胡不凡对凌天的维护之意,冷声道。

    

    “那...开始吧!”胡不凡张了张嘴,可还是没说什么。

    

    “呵呵,凌天,我会轰碎你身上所有的硬骨头!为我哥报仇雪恨,你的所有亲人,都要为他陪葬!”

    

    “凌天,你给我跪下!”

    

    最后一句,声如震雷,顷刻之间,杜飞浑身的雄厚气势,骤然爆发开来。

    

    如有惊涛骇浪,泰山压顶一般朝着凌天笼罩而下!

    

    一时间,擂台之上气流鼓动,咧咧作响。

    

    “好强的气势!”

    

    “杜师兄的修为,怎么了好像进阶辟泉了!”

    

    “绝对没错,这等气势,绝不是粹体九重该有的!看样子,凌天师兄凶多吉少了!”

    

    台下惊呼连连,也是对杜飞的凌人气势震慑的惊呼连连。

    

    一招而已,但是这一招,很可能是辟泉修为的一击!

    

    显然,杜飞就是想要一招轰杀凌天!

    

    周身沉重,好似巨石压顶。

    

    凌天脸色凝重,杜飞此时展现出来的气势,竟然直逼柳依依,而柳依依可是货真价实的辟泉修为!

    

    杜飞竟然也是隐藏的修为,而在这一刻,展露出来,为的就是让凌天不可避战!

    

    粹体八重巅峰和辟泉之间,整整隔了一道粹体九重,虽不是云泥之别,那也是一道天堑难越。

    

    身体内,八重的养心经疯狂运转,溃散开来的万千剑影簌簌震动,好似在挣脱压迫。

    

    “哼哼,贱骨头,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见到凌天浑身颤栗,但仍旧没有跪下。杜飞索性踏步上前,向凌天一步步逼近。

    

    凌天身上的压力倍增。骨骼关节都在吱呀作响,剧痛如裂。

    

    啊...

    

    一声轻轻的呻吟,凌天身体微微一晃,竟是动了一下。

    

    一开始,凌天就落了下风,被彻底压制。

    

    “不行,就算凌天获得了二十八连胜,但终究不是杜师兄的对手,修为境界差距太大了!”

    

    ◎!。{

    

    “最后还是还死在内门之前,这剑奴凌天,终是敌不过命运!”

    

    杜飞在外门的声望无人能及,见此场景,对凌天冷嘲热讽的更是居多。

    

    相比杜飞那般的天之骄子,他们可不愿意看到一个曾经比自己还不如的剑奴能够闪耀绽放。

    

    啊~呃~!!

    

    擂台之上,凌天仿佛已经被压迫到了极限,痛哼不止。

    

    不,我不能就这样跪下去!

    

    娘亲和妹妹就在台下,她们就看着我。

    

    还有那个她,此时,也一定在为我担心。

    

    内门近在眼前,我凌天重活一世,还未兑现自己的承诺。

    

    我凌天,不能跪,不能败,更不能死!

    

    我凌天通体剑意,身怀剑心,纵是辟泉,宁折不弯!

    

    战,我要战!

    

    重若千钧的威压,濒临崩溃的身体,但心中那一股不屈,却是让凌天死死支撑着身体,丹田气海内,狂风呼啸,八重的养心经疯狂的运转,甚至将那万千剑意都扰动起来,汇成了一道漩涡,涌向凌天的四肢百骸。

    

    蹦蹦蹦!

    

    闷响连连,不屈的凌天竟是在剑意的加持下,冲破了一道道枷锁!

    

    体内气流奔腾翻涌,在他身上,更是氤氲起一道道风旋,扰动衣袖!

    

    “哼,心有不甘对么,还对内门抱有幻想是么!凌天,记住今天,所有的耻辱,是我给你的!”

    

    杜飞也是觉察到了凌天身上的变化,当即飞步上前,扬手之间,青虎拳带着咧咧拳影,轰然掠下!

    

    依旧是大成境界的青虎拳,在刚才便将粹体九重的翘楚重伤,而这一拳,乃是有辟泉气海加持,威力更甚!

    

    看就在这时,凌天忽然抬起头。

    

    滚烫的心,炽热的眼!

    

    纵是猛虎蛟龙,又有何惧!

    

    只见凌天右臂一震,猛然拔出那已经嵌入擂台的青雷剑,霎那间,无数剑影顺着手臂疯狂用于青雷剑,雷光炽盛,将周身威压气势尽皆震碎。

    

    一声惊雷炸响,电光耀眼,霎那间,让凌天度上一层银辉。

    

    “惊雷震,电光闪!这一剑,怎会有惊雷剑法的声势!”

    

    远处内门高台之上,七峰长老弟子们,尽皆骇然。

    

    金云峰峰主钟长空低呼一声道:“这是奔雷剑法?如此意境,显然超出大成境界许多!”

    

    “超越大成,难道是圆满之境?!”他身后有长老随声符合。

    

    不过,话音落下,便又是一连串的嘶气声此起彼伏。

    

    剑法圆满之境,可是要领悟剑法意境!

    

    而领悟了剑法意境,则意味着,身怀剑意!

    

    “多少年了,修炼奔雷、惊雷剑法的弟子不少,可在粹体境界仅凭奔雷剑法就触摸圆满之境的,在紫云宗,似乎是前无古人吧!”一个头发胡须已然雪白的木云峰主秦寒感叹不已,引得一种弟子点头。

    

    胡不凡也是附合道:“还要加上一条,在没有觉醒武魂的辅助之下!”

    

    “此子在剑道之上,领悟力为何这么强,如果真的身怀剑意,若是在觉醒了武魂,前途不可限量,实乃我紫云宗之幸!”

    

    就是胡不凡,也不由动容。

    

    “嘻嘻,师父,这个凌天,就是我爹帮你收的那个徒弟呀,据说身怀三品火种呢!”

    

    在七峰弟子的最边上,是千炼峰一脉,很显眼,因为只有寥寥不过十个人,是七峰中人数最少的。林焱焱凑在千炼峰主柳千炼身后笑道。

    

    “哦,原来就是这小子,你爹之前跟我说过他!嗯,是个好苗子,哈哈!”柳千炼也是对凌天的表现颇为满意。

    

    “哼!”

    

    这时,不远处的金云峰主钟长空一声冷哼,不屑道:“原来是你千炼峰的预备弟子,呵呵,实力不错,不过,他能不能在杜飞手下活下来,就是问题了!”

    

    一身金色华服的钟长空脸色阴沉,金云峰和千炼峰素有嫌隙,他不愿看到千炼峰出现如此优秀的弟子。

    

    “呵呵,钟长空,我知道这杜飞早已被你内定,但这十人都是我紫云宗的天骄,你最好不要公报私仇!”柳千炼也是冷声说着,针锋相对。

    

    ......

    

    听到两峰主言语不善,胡不凡脸色也是一变,他看向淡然盘坐在一旁的紫云宗主,袖中的大手已经显化出了一团烈火。

    

    “不用...”

    

    一道飘渺的声音入耳,胡不凡强压心中思绪,将手中的烈火震散。

    

    擂台之上,凌天一声大喝,似乎是想要所有的不甘和屈辱全部发泄,青雷剑自上而下,雷光璀璨,一剑掠出!

    

    那虚无的火焰从丹田升起,顺着手臂涌入青雷雷剑,附着在雷光之上!

    

    气海内的劲气鼓动,直欲将他的身体撑爆,那万千剑意,更是如同刮骨利刃,撕裂着皮骨血肉。

    

    虽然痛苦万分,但凌天还是拼命挥剑。

    

    斩,我要斩!

    

    所有拦在我身前的障碍枷锁,终将破碎!

    

    雷光将凌天那张清秀的脸照亮,尽管此时这张脸惨白不已,但却满是剑一般的桀骜。

    

    雷声好似凌天怒吼,此时此刻,凌天爆发出来的气势,直欲裂天!

    

    杜飞原本不屑一顾的脸色,也在顷刻间一变。

    

    不过,他也是将青虎拳催发到了极致,直直掠去。

    

    他不信,凌天能够挡的下辟泉修为的自己一拳之威力!

    

    “轰!”

    

    两人的速度极快,一声炸响,拳剑已然对撼在一起。

    

    不过,凌天被一拳轰碎的场景并没有上演。

    

    杜飞闷哼一声,浑身被电光贯透,酥麻不已,连退十几步,险些跌落擂台。

    

    而反观另一方,在对决的霎那,凌天就如遭重击,好似被无比炙热的高温洗刷,浑身的气旋被顷刻震散,身体直接炸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