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章 进内门与否,你说的,不算!
    这个名字在外门如雷贯耳,战力之强无人能及,而且杜飞生性冷傲,很少会出现在外门,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是粹体九重巅峰的修为!

    

    早在粹体七重时,就曾用家传落叶刀法击败过粹体九重的弟子,种种神奇事迹,广为流传。

    

    只见他轻盈的的跃上擂台,腰跨宝刀,稳稳站立。

    

    “杜飞!我等的就是你!”

    

    原本占据第一擂台的,也是一位家族弟子,九重巅峰修为,实力在杜飞为出现时,确实最强,但此时也是一脸凝重。

    

    “你,不配...”

    

    杜飞却只是淡淡的开口,旋即就是一拳径直轰了出去!

    

    啊!

    

    速度太快,那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拳硬生生轰下了擂台!

    

    胸口塌陷,内脏碎屑混着鲜血喷出,不死也是重伤了。

    

    “好强!”

    

    凌天心中一惊,这杜飞粹体九重的修为果然强悍,那拳头足有千斤之力!

    

    “不愧是外门大师兄,杜师兄太厉害了!”

    

    “真的强,那钱兴三个月前进入紫云宗就扬言要击败杜师兄,没想到一拳都接不住!”

    

    擂台之下,几乎全场都在为杜飞欢呼,可见这外门大师兄的声望之高。

    

    晚霞漫天,余晖照下,外门大比也已经全部比完。

    

    凌天以二十八连胜的惊人战绩,成功杀入前十!

    

    这一届外门大比,可谓是英才辈出!

    

    因为仅是粹体九重的弟子,就出现了十几人。

    

    可最为人乐道的,就是如今站在外门风云榜第十擂台上的,凌天!

    

    因为他是十名弟子中,唯一一个粹体八重修为的。

    

    “呵呵,凌天好样的,如此一来,便可直接进入内门,省了许多麻烦!”林山握着拳头,神情激动。

    

    凌湫儿和秦月娥的双手也紧握在一起,看着台上的凌天,脸上都满是骄傲。

    

    凌天一介剑奴之身,如今却就要贵为紫云宗内门弟子,这是何等荣耀?

    

    台上,凌天虽然盘膝而坐,但心中却渐起波澜。

    

    夙愿达成,成功进入内门,那将会是一片坦途,如果觉醒了武魂,自己在武道一途将会走的更远!

    

    而且凌天也相信,自己绝对可以觉醒武魂,而且武魂必是不凡!

    

    “咳咳,挑战结束,你们十人,如果对自己的排名不满意,可以选择挑战,如果没有异议,我便要宣布结果了!”

    

    主持大比的胡不凡清了清嗓子,眯着眼睛扫过擂台上的十人。

    

    台上一众翘楚互相对视,但都没有轻易起身挑战。

    

    如今,排名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武魂测试进入内门,万一在挑战中受伤,那就得不偿失了。

    

    长老胡不凡捋着胡须,也是点头,正要开口宣布外门大比结束。

    

    “慢!”

    

    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那最高的一处擂台之上响起。

    

    众人惊讶的望过去,就是那胡不凡也是狐疑一声,望向声音来源,却发现开口说话的,竟是已经是外门大比第一人的--杜飞!

    

    这不得不让人惊愕,因为就算是外门弟子对排名有异议,也不会是杜飞,他已经是第一了,还能挑战谁来调整排名?

    

    “杜飞,你有话说?”虽然心中不解,但胡不凡还是开口问道。

    

    ¤看j;正。版/章l^节上r=l

    

    杜飞一袭黑衣,对胡不凡遥遥拱手,又看向最远处的那座擂台,一字一句犹如锤落。

    

    “我要挑战,凌天!”

    

    短短六字,却字字杀意毕露,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杜飞那突然弥漫开来的气势。

    

    而后片刻更是将目光全部聚向另一个漩涡中心,盘膝坐在第十擂台上的,凌天。

    

    外门无可争议的第一天骄杜飞要挑战第十的黑马凌天,这在很多人的眼中,都是不可理解的一件事。

    

    两者在修为、地位和排名之上,都没办法相提并论,而那浓烈的杀意,更是让所有人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似乎,凌天这匹大黑马想要进入内门,并不是一件易事!

    

    “杜飞,休得胡闹,退回去!”胡不凡一声低喝。

    

    “不!我就是想挑战凌天,这没有违背规则!”

    

    杜飞冷哼一声,根本不惧胡不凡的威吓,弹身而起,犹如鹰鹫游弋,越过八座擂台,直接落在凌天的身前。

    

    “凌天,我喜欢看到别人绝望的样子?今天,这内门你进不了!”

    

    话不多,但冷意犹如寒冬。杜飞心中冷笑不已,他就是想在凌天最满怀希望的时刻,打爆他所有的憧憬与幻想!

    

    “怎么回事,这杜飞为什么突然在这最后时刻向凌天发难?”林山怔怔的看着擂台,一时间,也是没办法理解。

    

    凌湫儿和娘亲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绝望和悲戚。

    

    “是哥哥为了救我,杀了那杜飞的家人...”凌湫儿眼中氤氲着泪珠,希翼的看向林山,颤声道:“林伯伯,那个杜飞很强么,我哥哥他...”

    

    “凌天他,难了...”

    

    林山的双手无力的垂下,凌天的表现已经惊才绝艳,但是他和杜飞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此时此刻,整个演武场再次沸腾起来,原本已经要结束的外门大比,竟然再掀波澜!

    

    而且还是第一天骄和第一黑马之间,这不得不让一众弟子兴奋莫名。

    

    “哼,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凌天恐怕是要走到头了!”

    

    “对,杜师兄刚才说了,凌天绝对进不了内门,这是有杀心啊!”

    

    众人看向那依然在第十擂台上盘膝而坐的凌天,尽皆是摇头叹息,如果说之前那些战斗算是凌天有备而来,但这次绝无侥幸的道理。

    

    “我进内门与否,你说的,不算!”

    

    就在一片看衰凌天的声浪甚嚣尘上之时,处在风暴中心的凌天拄着青雷剑,缓缓从擂台上站起身。

    

    不屈的气势,犹如一把缓缓出鞘的宝剑,渐渐从凌天的脚下升起。

    

    我命由我,不由任何!

    

    凌天直视杜飞,凛然不惧。

    

    没有求饶,没有妥协,更没有抱怨和惊慌,凌天就如同一路走来一般,用剑一般的身影,面对身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