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3章 修为猛进 大比开始!
    接下来的几天,随着宗内大比的临近,整个紫云宗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所有的外门弟子,都开始起早贪黑,拼命修炼,争取在宗比之前,让修为更进一步。

    

    Lf最f…新aK章:a节上{~

    

    外门榜的天骄们更是如此,如果能在大比之日进入辟泉修为,不但可以力压外门群雄,更是可以一举进入内门,风光无限。

    

    只是这一切,凌天都毫不在意。

    

    二十枚粹体丹在手,凌天不敢丝毫懈怠,进入了枯燥冗长的修炼之中。

    

    而这一炼,就是整整八天过去。

    

    凌天出了吃饭,就是修炼,几乎将睡眠都舍弃掉了,宛如一个疯子。

    

    内视之中。

    

    凌天赫然可见自己的丹田之内,剑心之下,劲成气海。伴随着震荡,像是劲力在涌动,在体内悄然翻腾。

    

    剑心就好似饥渴的海棉,无底洞一般吸收着粹体丹的药力,那药力如同一条条凝实的溪流,注入到剑心之中。八天的不眠不休,凌天的气息变得深沉无比。

    

    劲化气,正是粹体七重巅峰的标志!

    

    突然间,凌天猛然睁开双眸,一道凌厉的剑意在他眼底闪过。

    

    “粹体初期通经脉,中期内劲生,后期劲化气,只要元灵气感生,气海变膨胀为内缩,就是粹体九重巅峰,丹田开辟泉眼,元气收放自如,是为辟泉境界...”

    

    “若是达到粹体八重,气凝成海,反补五脏,那就完全可以力用不竭,内外坚韧,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这一刻,凌天意海澄明,没有一丝困顿,反而是对境界的理解让他如醍醐灌顶,精神百倍。

    

    这得益于凌天强大的精神力,和通透的剑心,以及八天来的疯狂修炼。

    

    “现在,给我破八重!”

    

    虽然八重之上还有九重,但九重不过是辟泉的过度,相较八重只是气力绵厚。

    

    凌天低声嘶吼,没有丝毫犹豫,一张口,便将剩下的二十枚粹体丹一口气吞入腹中。

    

    轰隆隆!

    

    丹药入口既化,化为澎湃而汹涌的药力,疯狂冲入凌天的丹田剑心之内。

    

    与此同时,一条条漆黑色的游丝从药力中显化出来,散发着一阵阵凌厉之气。

    

    这是丹毒,丹药必存,单枚服用还不足为惧,但似凌天这般一口吞下二十枚,便让这丹毒凝结成丝,一旦落入丹田之内,就会破坏武者体质,危害极大,这也是为什么武者都不会过量服用丹药的原因。

    

    得不偿失...

    

    但凌天无惧。

    

    就在那丹毒出现的一霎那,气海之上变凭空出现万千剑影,将那丹毒游丝剿灭一空。

    

    体内,第七重的养心功,疯狂运转。

    

    可二十枚粹体丹澎湃的药力有多霸道,确实超乎了凌天的预料。

    

    那溪流变成了奔腾的江河,将剑心包裹住就是一阵横冲直撞,就是那万千剑影,也被撼动的无法控制。

    

    凌天的脸色变化无常,红白交替,好似在挣扎煎熬。

    

    吞丹过量,特别是这粹体丹类的修为丹药,很可能爆裂丹田,危机生命。

    

    然而凌天却保守一心,细心的去吸收打磨药力,那十万剑意都好似为在为凌天疏通搬运...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之间,紫云宗三年一次的宗门大比,已经开始。

    

    外门演武场的擂台之上,已经开始有不少弟子在切磋比试了。

    

    人声鼎沸,呼喝声不觉,整个紫云宗外门,足有三千弟子,如今尽皆来到演武场,更有不少杂役和外门的亲属家眷来观看,更是让演武场人满为患。

    

    在演武场的边缘,林山搓着手,不住的向擂台和演武场大路远处望去,急道:“月娥,凌天怎么还不过来,这眼看就要超过时辰了...”

    

    秦月娥更是额头见汗,“我让湫儿去叫了...”

    

    两人身侧,柳依依也带着几名貌美的女弟子卓然而立,安慰道:“别着急,以凌天的性格,绝对不会放弃这次大比的...”

    

    “也是!我们在等等!”

    

    林山虽然这么说,但看向擂台上已经到了的外门弟子,眉头就紧蹙了起来。

    

    石明远。

    

    前外门风云榜第二十,已经修至粹体七重,实力不俗,这次宗门大比也是雄心勃勃,直指风云前十。

    

    正因为如此,在对战安排出来之后,这座擂台便围了不少外门弟子,都是想一度石明远的风采,当然,也有不少是为了传奇剑奴‘凌天’而来。

    

    “嘿嘿,看到没,石师兄的对手是凌天!”

    

    “看到了!这凌天最近在外门出尽了风头,和柳师姐关系暧昧,不少外门高手都要对付他呢!‘

    

    “就是,看着吧,凌天这次绝对一轮游!”

    

    石明远抱臂在胸口,双目微闭,不为擂台下的议论所动。

    

    “咳咳,凌天未能参加比赛,这一局,我看就判定石明远胜利,凌天淘汰吧!”这时,王宁站了出来,对站在擂台边缘的监场弟子道。

    

    “慢着,王宁也休想捣乱,时间还未到!”林山一声利喝道。

    

    那监场弟子掏出一尊沙漏,道:“林山师叔,还有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如果...”

    

    “不用多说,我亲自去找他!”

    

    林山忍不住了,转身欲走。

    

    “凌天来了!”

    

    可就在这时,人群后方一阵骚动。

    

    众人连忙回头望去,却见到一个身着青衣,面容坚毅的身影从大路之上缓缓而来,步子沉稳,但速度却不慢。

    

    对娘亲和林山等人点头,凌天走到擂台之下,脚下嘭的一声轻震,跃上擂台。

    

    手提宝剑,沉静如水。

    

    “嘻嘻,依依师姐,这就是那个凌天啊,看起来虽然不帅,但是蛮有气质的嘛!”柳依依身侧,一个身着素白纱裙的女子眼中闪烁。

    

    “是呢是呢,你看晓溪脸都红啦,她犯花痴就是这个样子!”

    

    那女子立刻啐道:“晓荷,是你一直盯着人家看个没完吧,还说你姐姐我?”

    

    “好了,你俩也别闹了。”柳依依将两女分开,嘴角也是扬起一抹傲娇的笑意。

    

    “他确实很优秀...”

    

    擂台之下,王宁脸色青红,喝道:“既然来了,比赛开始!”

    

    石明远缓缓睁开眼睛,当第一眼看到凌天的时候,眼中也是一动,而后淡淡笑道:“你就是凌天?听说你的剑术很厉害,李霄都败在你手里,但我绝对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你的光芒,今天到底为止。”

    

    音量不高,但却格外嚣张自信。

    

    “呵呵,是么!”凌天摸了摸鼻子,略显尴尬道:“那个师兄,我想问一句,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