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章 火辣少女林焱焱
    胡惟庸在看到凌天的一刻,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当他看到地上的紫纹蟒时,脸色更是变了数次,眼中精光闪烁,最后定格在一脸笑意之上。

    

    =更●(新最快9上rH

    

    脸上虽是笑意,可他心中却是一阵惊骇。

    

    这凌天,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

    

    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到紫纹蟒跟前仔细的看了一便,心中更是惊骇。

    

    “这紫纹蟒的蛇皮虽然焦黑,但没有丝毫破裂,更没有伤口,保存的异常完整,堪称完美!如此难得的蛇皮,很是罕见,因为就算辟泉修为的强者,要很难在不伤到蛇皮的情况下将这紫纹蟒击杀,更何况这紫纹蟒生性狡猾,极难寻觅。”

    

    看完紫纹蟒的尸体,胡惟庸已经有了结论,就是这紫纹蟒的蛇皮很是珍贵!

    

    “哎呀,我当是谁,原来是外门天骄凌天师侄!我就说师侄天资卓然,实力深厚,这小小的紫纹蟒,定然不再话下!”

    

    胡惟庸搓着手,心中已经有了定计,最近内门七峰之一金云峰大弟子辛子昂正在收紫纹蟒的蛇皮...

    

    凌天却俯身用断剑将紫纹蟒的毒牙连根掘下,又将一袋子紫鳞蛇胆扔给胡惟庸道:“胡长老,你看看,这些,可算完成了悬赏任务?”

    

    胡惟庸看都不看一眼,便笑道:“算算!当然算!这一共是一百二十枚下品灵币...”

    

    凌天摆摆手,只收下了二十枚灵币,“给我换十枚粹体丹,没问题吧?”

    

    “没有没有!”胡惟庸接连应声,手掌一番,便将十枚丹药递给凌天。

    

    凌天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这丹药被做手脚,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欲走,却被胡惟庸拦下。

    

    “胡长老,怎么?难道还有什么讲究?”凌天蹙眉,昨天他的接连刁难,他可没有忘记。

    

    胡惟庸急忙摇头:“哪还有什么讲究,就是....就是,师侄昨天好像忘了拿那本奔雷剑法秘籍和精钢剑了...”

    

    “呵呵...”

    

    凌天哪能不知道胡惟庸如此示好,是顾忌身后的林山,不过,那奔雷剑法他早已熟记于心,精钢剑也自然看不上眼。

    

    “不必了...”

    

    “等等!”

    

    胡惟庸又是急道:“师侄,不知道你这紫纹蟒想要如何处理?”

    

    “哦?长老的意思...”

    

    “是这样,内门大弟子辛子昂托我收集些材料,其中正有这紫纹蟒蛇皮,另外,这蛇肉和蛇骨能不能卖给我?我各出十枚粹体丹,如何!”

    

    凌天则是摇摇头:“蛇肉没问题,蛇皮和蛇骨我有用,谁也不能买!”

    

    虽然30枚粹体丹很是诱人,但毕竟林山已经嘱咐过。

    

    “好,那就蛇肉吧!”

    

    凌天将胡惟庸帮着扒下来的蛇皮叠好,直接出了宗事堂的大门。

    

    “小子,你可知道,我家少主想要的东西,没人敢拒绝!”

    

    这时,门外一个青衣大汉闪了出来,魁梧的身形,将凌天拦下。

    

    凌天看了一眼,发现这人也是陌生,不过浑身气势凝浑,实力不俗。

    

    他身上有伤,也不愿徒增事端,淡淡道:“你家少主是谁,和我没关系!”

    

    身影闪动,凌天踩着游身八卦,便掠过那大汉,扬长而去。

    

    “想走?!”

    

    那大汗羞怒,太脚就要追上去。

    

    “辛猛虎,且慢!”

    

    王宁从身出现,拉住那大汉的手臂道:“他叫凌天,背靠千炼一脉才如此目中无人!”

    

    “千炼峰?”辛猛虎脚步蓦然停下,也是稍有忌惮。

    

    “没错,不过,你若是想对付他,我有办法!”王宁阴恻恻笑道。

    

    ....

    

    外门林山小院。

    

    林山眉头紧蹙,突然抬眼,道:“你是说,那人拿的是大环刀,脸上有一条刀疤是么?”

    

    “没错,修为在粹体八重,这人在外门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不...”

    

    林山却摇摇头,道:“紫云宗外门绝没有这号人物...”

    

    他又打断凌天,接着道:“重雾森林并不归紫云宗管辖,外人也可进入,而那疤脸杀手,应该就是暗刀门的人!”

    

    “暗刀门?这是什么门派,我怎么没听说过?”凌天一愣,也是错愕不已。

    

    林山一声冷笑,“不过是一群见不得人的杀手罢了,暗刀门并没有山门驻地,他们隐藏在云州各处,分舵众多,势力颇大,门中高手更是不少,而且心狠手辣,只要有钱,他们就被为你办事!”

    

    “呵呵,原来如此...”

    

    “嗯,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不出紫云宗,他们自然拿你没有办法,不过你若是想下山,还是要多加小心,暗刀门瑕眦必报必报,更何况你杀了他们的杀手,这仇是解不开了!”

    

    凌天点点头:“师兄不用担心,我明白...”

    

    “对了,师兄可知道,这火种除了炼器炼丹外,可还有其他用处?”

    

    林山捋着胡须笑道:“当然,还可以做菜!”

    

    凌天:“......”

    

    “额...没明白了,你是想问那炼火法决吧?”林山突然笑道。

    

    “炼火法决?”

    

    “没错,说来话长,炼火法决传自海外,是专门修炼火种之术,不过这种法决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整个紫云宗,哦不,应该是整个云州,貌似也只有师父修炼过此术!”林山意味深长道。

    

    “哦,原来是这样...”凌天也是明白过来。

    

    “嗯,火种本就是神异之物,辅以修炼,威力甚大,火种的品阶越高则威能越强,等你以后入了内门,自然就会接触到了...”

    

    林山说完,又道:“对了,我让你留下那紫纹蟒的蛇骨,是因为那东西是锻剑的好材料,炼器鼎炉我也让人给你安排好了,若有闲暇时间,你可以试试...”

    

    说着,他掏出一本书册递给凌天。

    

    “多谢师兄!”凌天拱手。

    

    “爹,我回来看你啦!”

    

    这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院外传来。

    

    凌天向外看去,却见到一个红衣少女快步冲了进来。

    

    十七八的年纪,要比凌天大上一些,身材异常高挑,甚至要高过凌天。

    

    她穿着紧身束腰的劲装,一双长腿圆润笔直,格外修长,面容英气勃勃,透着一股子火辣劲。

    

    “呦呵,焱焱怎么想起来回家了?!”林山站起身,眼中满是慈爱。

    

    他拉过那少女,指着凌天介绍:“这是凌天,身怀三品火种,日后会进入千炼一脉...”

    

    “这是小女林焱焱,如今在千炼峰上跟着师父修炼...”

    

    “见过林师姐...”凌天也是头大,林山叫师兄,他女儿也要叫师姐,好乱...

    

    “三品火...”林焱焱瞄了凌天一眼,见他浑身血污,很是狼狈,也是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

    

    “爹爹...”没有过多理会凌天,林焱焱拽着林山的衣袖撒娇。

    

    林山也是无奈,“你看你,都多大了还和小孩子是的,说吧,这次回来又想要什么?!我给你攒的嫁妆,迟早被会被你给败光了...”

    

    “嘿嘿,焱焱才不嫁人呢!那个...我想让爹爹帮我收二阶妖兽的皮毛,我要考玄阶炼器师了,还有就是我想参加内门大比,也缺一件防具...”

    

    林焱焱还未说完,林山就是惊呼一声道:“什么?二阶妖兽皮毛!那东西多贵你不知道么!”

    

    “况且,你当二阶妖兽是阿猫阿狗?随便就能弄到,更何况外门了!你自己想办法吧,我没灵币收那个!”

    

    “爹爹,难道你不想让我去考那玄阶炼器师啦?”

    

    林山一吹胡子:“那也没有!自己想办法去!”

    

    看着林焱焱垂头丧气的模样,凌天抿了抿嘴,从包裹里掏出那叠整齐的紫纹蟒皮,道:“师兄,你看这蟒皮,行么...”

    

    “紫纹蟒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