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章 别来烦我!
    袖箭瞬间激发,只见三道形如柳叶般的飞箭爆射而出,一箭命中紫纹蟒,而另外两箭呈扇形射入了黑暗中。

    

    “啊!”

    

    一声惨叫响彻林间。

    

    命中了!

    

    凌天不理会瘫软在地的紫纹蟒,提剑向惨叫声来处疾追而去。

    

    “你个剑奴,竟然偷袭我,你知道我是谁么!”

    

    那黑影无力的垂着左臂,腿也在打颤,袖箭虽然没有命中要害,但却将他重伤。

    

    “我管你是谁,都要死!”

    

    凌天直接凌空飞扑而至,长剑沐浴雷光,一剑掠下。

    

    “大成奔雷剑法!怎么可能?!”

    

    那人惊呼一声,提起手中一把九环刀横在身前,但奔雷斩在剑意加持之下,岂是他能抗衡!

    

    雷光入体,那身影在临死前,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杀了...

    

    咔喳!

    

    一声脆响,凌天落地,手中的残剑再也承受不住撞击,碎成了两截。

    

    “呼呼...”

    

    噗通一声瘫倒在地,凌天也因为力截喘息不已,要不是刚才那人忍不住到他身后想要偷袭,凌天还没有机会一箭双雕。

    

    袖箭只能用一次,凌天也在赌,必须同时命中,他才能活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索性,他赌赢了!

    

    过去一把将那人脸上的面罩扯下,露出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横肉纵横,一条刀疤爬行在他的右脸上。

    

    这人,凌天并不认识。

    

    “嘶!”

    

    却在这时,凌天后脊骨一阵发凉,刚转过身,却见到一个张血盆大口已经到了眼前!

    

    中了袖箭的紫纹蟒,竟然没有死透!

    

    “啊....”

    

    凌天拼劲最后的力气,用双手撑着紫纹蟒的上下颚。

    

    但凌天的力气已经所剩无几,生死一线!

    

    “不,我不能死!”

    

    凌天的求生的欲望异常强烈,这一刻,娘亲,妹妹,还有那道绝美的绿色倩影在脑海中闪过,他有太多的牵挂和不舍!

    

    他不甘去死!

    

    “妈的,老子和你拼了!”

    

    凌天忽然禁闭双眼,心念一动,丹田内剑心之火腾然而起,再睁开眼,他的手指尖猛然窜出一道虚无的火苗,虽然暗淡,却足有六层!

    

    “嘶...”

    

    火苗窜进紫纹蟒的口中,顿时一股肉焦味道弥漫开来,剧痛之下,紫纹蟒将凌天甩脱,但在原地剧烈的翻滚一阵后,便不动了...

    

    凌天的火种,竟然直接杀了紫纹蟒!

    

    看着手中升腾波动的火焰,凌天也是心有余悸。

    

    最后关头,若不是这火种神异,恐怕自己这条命就真的没了。

    

    他也是没有想到,这火种竟然还有这般强绝的威力,击杀粹体九重的紫纹蟒,也紧紧是点了一下而已。

    

    “看来,这火种,远比想象中,要更神秘...”

    

    嘀咕了一声,凌天也是暗下心思,回去之后,一定要多研究下这火种。

    

    “咦...”

    

    休息良久,恢复了大半力气,凌天抗着紫纹蟒的尸体想要回返宗门,一道青色光芒却一闪而过。

    

    凌天循着光芒望去,却发现那方向正是紫纹蟒之前一只盘踞的树干。

    

    眼底涌起一抹异色,凌天缓缓走了过去...

    

    ......

    

    第二天,紫云宗外门演武场。

    

    ¤,-首发l

    

    此时虽然还未到外门弟子晨练的时候,但偌大的广场之上,已经围聚了不少人。

    

    王宁站在一群人身前,面对这十万莽山方向,目光凛然。

    

    离他不远,林山带着秦月娥和凌湫儿站在一旁,身后也是聚了数十人。强者自然有人拥护,凌天这几天的惊艳表现和过人胆识,还有那拳拳之心,都是让一些外门弟子敬佩不已。

    

    “王宁老狗,若是凌天出了什么意外,我千炼峰,定不会善罢甘休!”

    

    眼看着朝阳升起,然而凌天的身影却迟迟不出现,这重雾森林危险重重,若是凌天误入深处,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怪林山动怒,这凌天身怀三品火种,虽不是极为惊艳,那也是难得,若是因此而让千炼一脉折了一名优秀炼器师,那可是他的罪过。

    

    “哼,林山长老,莫不是,你也要动用你千炼峰来压我?你我同为紫云宗弟子,应该按规矩办事!”王宁的丧子之痛,已经战胜了所谓的恐惧,如今,他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报仇!

    

    “你....”

    

    林山正要继续反击,却听山道远处响起一片惊呼之声。

    

    “有人从重雾森林出来了!是凌天,真的是凌天!”

    

    “他没死!好像被背着什么东西!”

    

    随着议论之声,林山和王宁等人都望了过去,只见从山道远处,一个精瘦的少年一步步的向演武场上攀来,虽然步子极缓,但每一步都异常的稳重。

    

    而他的背后,赫然垂着一条树干粗细的巨蟒,足有五丈长,巨蟒瘫软无力,显然已经死掉了。

    

    “是紫纹蟒!”

    

    林山一声惊呼,当即就认了出来,“蟒长五丈有余,若是长到六丈变可成为二阶紫晶蟒兽!”

    

    “嘶!”

    

    林山可是长老,他的话,外门弟子不能不信。

    

    而若是真如林山所说,这紫纹蟒岂不是堪比粹体九重的高手?

    

    这等妖兽都死在凌天之手....

    

    相比于其他人的惊讶,最为惊怒的,还是王宁!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明白,那个人从来不会失手的,而如今,那人未归,这凌天却背着紫纹蟒归来,这怎么可能!

    

    “龙舌草三百株,一株不少!”

    

    凌天走上前来,打开包裹,将三百株带着土屑的龙舌草扬在王宁脚下,而后冷道:“我接了两个悬赏任务,十天之内不必在受你拆迁,别来烦我!”

    

    “凌天,你是在跟我说话?!”

    

    王宁怒气填膺,凛然回身,伸出一只手掌化作利爪,就要抓向凌天。

    

    “嘭!”

    

    黑影一闪,林山却是直接出手,轻而易举就将王宁的利爪隔开。

    

    “王宁,别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

    

    “哼,看你能护到他几时!我们走着瞧!”

    

    王宁收回瑟瑟发麻的手臂,浮动衣袖冷哼着离开。那散落一地的龙舌草,就好似笑话。

    

    “多谢师兄!”凌天拱手,对于林山的百般保护,他也是心暖。

    

    林山看了看凌天背后的紫纹蟒,也是点点头,“去交了悬赏任务吧。对了,这蟒皮和蛇骨记得留下!”

    

    宗事堂。

    

    胡惟庸正靠在椅背上剔着手指,便听到外面一阵吵闹,顿时大怒,起身正想着出去一看究竟,一群人就从门外涌了进来。

    

    而那为首之人,更是抗着一条大蟒蛇,噗通一声砸落在地面上。

    

    “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