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7章 一剑败李霄(为浅笑加更)
    “呵呵,自不量力!”

    

    李霄当然也是看到了远处的柳依依,此时,他却是心中窃喜。

    

    当着佳人的面把凌天暴打一顿,岂不是美哉?

    

    到时候,凌天像狗一样趴在自己面前,看他还如何在柳依依面前抬起头!

    

    “凌天,也别说我欺负你,我压制修为,和你公平一战!”李霄神色傲然,居高临下的看着,一副吃定凌天的样子。

    

    凌天却是没有回应,他虽然不惧对方,但是李霄毕竟有着粹体九重的修为境界,既然对方如此托大,他也乐得。

    

    “李师兄光明磊落,乃是我等外门弟子楷模!”

    

    “就是,这凌天癞蛤蟆一只,必败无疑!”

    

    切磋还未开始,言论已经一面倒了。

    

    凌天浮动衣袖,双腿一震,飘然落在最近的擂台之上,丹田之内剑心震动,粹体四重巅峰的修为蔓延开来。

    

    “什么!凌天的修为,怎么到了粹体四重!”

    

    “劲力雄厚,俨然已经四重巅峰了!怎么可能这么快!”

    

    众人尽皆惊疑,李霄更是俊眉紧皱,凌天的修为,昨天他可是亲眼所见,一天时间便到四重巅峰,就是自己,也是远远不及!

    

    不行,不能让他如此成长,否则后患无穷!

    

    心中杀意更胜,李霄闪身到了擂台对面,粹体九重的境界一再压制,但最后却停在粹体五重,如此一来,在劲力上,他还是稳压凌天。

    

    手中一颤,腰间弹起一把金光灿灿的剑鞘,剑身甚至散着淡淡的火焰,正是金火剑!

    

    “是玄阶武器金火剑,传说是李师兄家传之物,在外门,也是屈指可数的宝剑了!”

    

    “玄阶武器,可以提升一重战力,李师兄认真了!”

    

    凌天心中淡然,虽然对方手中的金火剑确实不错,但还入不得他的眼。

    

    “凌天,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远,柳依依,是你永远无法仰望的存在!”

    

    “你的话,有点多!”凌天目光沉静。

    

    平淡的话语,却犹如利剑,扎在李霄的心上,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找死!”

    

    李霄一声戾喝落下,身影已然动了。

    

    快如烈火,剑化虚影。

    

    李霄身为外门天骄,不仅剑术卓绝,各种功法更是颇有成就,步伐飘逸,剑也极快。

    

    一道道火星从剑霄剑上溅起,这一剑,惊诧众人!

    

    金焰剑法,玄阶下品,剑现星火,已然小成。

    

    而且李霄一出手,就是金焰剑法的杀招,试图一剑破敌。

    

    “来的好!”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凌天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奋然迎击!

    

    奔雷剑法,势如雷霆,疾如闪电。

    

    锵!

    

    双剑相交,双方都是一震!

    

    而李霄的数道剑影消失,被凌天一剑招架!

    

    “什么!”

    

    李霄心中一惊,没想到凌天竟然真的能看破自己的剑刃轨迹,不仅如此,这一剑迅疾如雷,力量奇大,粹体五重的劲力,竟然没能将对方憾退!

    

    相比李霄,凌天的手臂震颤,却是因为手中残剑无法抵挡金火剑的坚韧,一道缺口崩裂。

    

    “下去!”

    

    心中怒起,凌天大喝一声,小成的奔雷剑在招架的瞬间,浑身剑意涌入剑身,一道雷光乍现,凌然一剑直直掠下!

    

    “小成境界的奔雷剑法!”

    

    众人惊呼连连,李霄眼中更是升起惊惧,一股雄浑的劲力顺着金火剑奔入手臂。

    

    这一刻,金焰剑法的剑力仿佛臣服,陡然消失一空,李霄胸口一震,一道鲜血从口中喷出,身子也如遭重击,倒飞出去!

    

    “嘭!”

    

    李霄跌落擂台,手中金火剑在地上裂出一道沟壑,滑行十数米才停下。

    

    跌落擂台者,是为切磋失败!

    

    “李师兄...败了?!”

    

    “什么情况,凌天只出了一剑?”

    

    “难道是剑意?!明明都是剑法小成,为何李师兄却败了!?”

    

    “不可能!剑道造诣分剑劲、剑气、剑意和剑势,不说那剑意,就是剑气也至少要辟泉修为才可领悟,怎么会是剑意!”

    

    沉寂片刻,擂台周围围观的数百外门弟子,陡然大哗不已。

    

    曾经那个懦弱无能的卑贱剑奴,如今一剑将外门风云榜第二的天骄轰落擂台。

    

    如此干净利落,就如那道剑光,震颤人心。

    

    “不,不可能...”

    

    李霄颤抖着手臂,抬起金火剑,却发现在剑身之上,已然是密布细纹。

    

    金火剑都受损了!

    

    心中的不甘和耻辱远甚震惊,李霄看向远处,却发现佳人已然不见踪影。

    

    “你输了!”

    

    凌天还剑入鞘,昂然跳下擂台。

    

    柳依依走了,他也没必要留在这里浪费时间。

    

    “凌天!你不要猖狂,今日之辱,我李霄必百倍奉还,十日后的宗门大比,就是你的死期!”

    

    李霄目眦欲裂,俊俏的脸狰狞着。

    

    但凌天依然只是一道挺拔的背影,渐渐远去。

    

    望着那道如剑一般的身影,所有弟子都是噤若寒蝉。

    

    当初他们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嘲讽他是剑奴,但是如今,对方的剑,已经足以要了自己的性命。

    

    ......

    

    凌天一路打听,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外门处所。

    

    但是站在那破败不堪的院落门前,他也是眉头一皱。

    

    cG正h版x首),发F}

    

    杂草丛生,残垣断壁。

    

    这是一处废弃的院落。和左右的崭新院子,对比鲜明。

    

    而这里,却正是自己在外门的住所。

    

    秦月娥和凌湫儿正在院里忙碌不已的收拾着,脸上扬着笑意。

    

    “阿哥你回来啦,嘿嘿,这里比咱们家好多啦!”

    

    凌湫儿穿着崭新的裙子,一脸乖巧的将凌天迎进了院子。

    

    “天儿,累了吧,赶紧回屋休息,这院子今天就能打扫干净...”

    

    凌天握住秦月娥的手,怜惜道:“娘,我不累,我帮你们收拾...”

    

    “说什么胡话!”秦月娥佯怒道:“你现在贵为紫云宗外门弟子,修炼才是首要任务!收拾这些岂不是耽误时间,不累就赶紧去修炼!”

    

    “就是,阿哥,你快去修炼吧,这里交给我和娘亲!”凌湫儿也是说道。

    

    凌天知道劝不住,也只好叹息一声,“好吧...”

    

    “对了,湫儿,你这裙子哪里来的?”进门前,凌天突然回身问了一句。

    

    不仅是妹妹,就是娘亲的衣服也是换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