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6章 火种与挑衅
    林山的院子简朴无华,正中间一尊人高大鼎,吞吐着红云,气势不凡。

    

    “这么说,你在洗剑峰,洗剑四年?”

    

    “没错!”

    

    林山一愣,眼中倒是没有一丝鄙夷之色,手掌一番,一把长剑出现。

    

    “你看看,这剑,可有问题?”林山捋着小胡子道。

    

    凌天知道,这林山是在考校自己。

    

    接过长剑,只看了一眼又伸手弹了一下剑身,凌天便心中了然。

    

    “师叔,这剑虽然还可以,但毛病不下十处!”

    

    林山眉尖一挑:“哦?十处这么多!你且说来听听...”

    

    “首先,不说这剑的材质普通,就是两种金属在熔炼过程中,热度就不够!而且锤炼力度不足,受力不均,淬剑之时,更是....”

    

    凌天前世锻剑五万把,再加上这一世凌天的四年洗剑,当然很容易就找出这把剑的不足。

    

    “好,好,好!”

    

    洋洋洒洒十几处说完,林山不住的点头,更是连说了三个好字!

    

    林山痴迷炼器,这炼剑却是他最薄弱的一项,从凌天口中,他也是受益良多!

    

    这般炼剑造诣,若是...

    

    林山手指在桌面上轻敲,忽然开口问道:“师侄,你可知道,为何我林山在外门从不收徒?”

    

    凌天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提及收徒的事,但却微微颔首:“不知...”

    

    “一是因为,我林山修为浅薄,不配传道授业。二是因为...”

    

    林山看向凌天,缓缓道:“我千炼峰一脉收徒不看武魂资质,只看一样,那就是--火种!”

    

    “火种?”

    

    “没错!”

    

    林山手指一撮,一朵火焰便腾然而起,火焰呈赤红色分为内外层,格外炙热,甚至院中鼎炉之下的火苗,都好似朝拜一般,向这边臣服。

    

    “这就是火种,只有身怀火种之人,才能在炼器丹道之途走的更远,而身怀火种者甚少,所以我紫云宗千炼峰一脉才香火不盛...”

    

    凌天也是明白过来,拱手道:“怎样才能知道是否身怀火种呢?”

    

    “呵呵,还好我这有一块引灵石,你握在手中,用心感应,只要身怀火种,必会觉醒显化!”

    

    “好!’

    

    接过那颗黄豆大小晶莹如钻石一般的引灵石,凌天握在手中,伸出食指,意海沉浸。

    

    “唰!”

    

    凌天再次进入内视,这次却见丹田之内,剑心越发的凝实,万千剑影浑然一体,而就在这时,一道火光从剑心之内倏然亮起!

    

    “噗!”

    

    =

    

    凌天睁开眼睛,却见到自己食指之上已然升腾着一多小火苗,还有那林山呆滞的深情。

    

    果然,自己上一世沉迷锻剑,怎会没有火种在身!

    

    这一刻,凌天万般庆幸,要知道,在这方世界,炼器师和炼丹师备受尊崇!

    

    “这是什么火种?”

    

    林山惊疑不已,“火种也有品级,层数越多,火种越好,而你这火种怎么忽而一层,忽而四层,波动不断?”

    

    凌天听如此说,也是看向自己火种,他却发现,自己的火种其实是有密密麻麻的细若牛毛的剑影组成,聚合不定,当然波动不停。

    

    心念一动,凌天将火种分成了三层稳定下来。

    

    藏拙。

    

    凌天知道他这火种生于剑心,必是非凡,自己未强大前,还是小心为妙。

    

    “三品火种!真是不错!!”

    

    林山点点头,又匆匆回屋捧出一本古书出来,对着上面的文字一阵嘀咕,“奇怪!三品火中没有这般颜色暗淡虚无的啊!真是奇怪!”

    

    良久,林山才合上书,道:“师侄身怀火种我虽不知道叫什么,但可以肯定你炼器天赋不错!但是,我却不能做你的接引师父!”

    

    “师叔,这是为什么,难道我...”

    

    “师侄先别急!”林山捏着胡子笑道:“你日后炼器造诣绝对胜过我,所以我不能收你为徒,但我却可代师父收你,你我以师兄弟相称,等你修至辟泉,便可拜入师父门下!”

    

    “多谢师兄!”

    

    凌天心中惊喜,赶紧起身拱手。

    

    “哈哈,不谢!记住,在这外门,我千炼一脉虽不惹事,但绝不怕事!有我在,自不会委屈了你,若我不济,还有家师撑腰!”林山辟泉修为尽放,豪气干云!

    

    “是,师兄!”

    

    ...

    

    紫云宗外门演武场。

    

    大小擂台鳞次栉比。

    

    从林山处回返,凌天的脚步不由得轻快不少。

    

    但凌天明白,紫云宗千炼一脉是七峰之中最没落的,也是弟子最少的,柳千炼虽然精通炼器,但修为也是最低!

    

    只是给娘亲和妹妹一张保护伞而已!

    

    这样,自己才心无枷锁,浴血千战!

    

    杜家,等着我的复仇吧!

    

    ......

    

    “凌天,你给我离柳依依远一点!”

    

    身后一道声音森然响起,凌天本不想回头,但柳依依三个字,却让他骤然停下脚步。

    

    这个名字,从此意义非凡。

    

    凌天转身望去,却见到一群外门弟子簇拥着一个身着火云长衫的俊朗弟子。

    

    这人他见过,正是昨天决命时,站在柳依依身侧的外门天骄,李霄!

    

    外门风云榜第二,修为粹体九重!

    

    “你刚才,说什么?”

    

    “我让你离柳依依远一点,他是我李霄的女人!”李霄扬着下巴,傲然道。

    

    虽然凌天昨天强势击杀了王涛,但在他眼中,凌天不过是一只蝼蚁。

    

    “我做不到!”凌天紧握手中剑。

    

    李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那就要过我手中的金焰剑了,我和你打一场,你输了,就滚出外门!”

    

    “这小子不是凌天么?怎么惹到李霄师兄了?!”

    

    “李霄暗恋内门柳师姐是不知道,这凌天刚进外门,就要被打出去了!”

    

    “唉,真是惨咯,一个剑奴而已,竟敢动柳师姐的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周围外门弟子都围拢过来,但弄清原委之后,多是嘲笑之语,甚至有人指着凌天鼻子臭骂。

    

    “柳师姐来了!”

    

    这时,有人一声惊呼,却见到一抹倩影立在演武场的边缘,向这里遥望。

    

    青裙摇曳,宛如青莲之仙,绝美的面容衬衣清凉气质,让她美的不可一世。

    

    柳依依乃岭南城主掌上明珠,不仅有着绝世美颜,武道天赋更是卓绝,在内门依旧是倍受瞩目。这样的女子,寻常弟子想都不敢想,更何况,这凌天曾是一介剑奴!

    

    凌天看向那道身影,虽然极远,但却仍旧让他心魂震荡。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

    

    就算她是天之娇女又如何!?

    

    “我凌天,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