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章 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晚霞流云,一赤千里。

    

    凌天一路疾行,如今已经入了虎啸谷。

    

    旧衣破碎,残剑滴血。

    

    凌天喘着粗气,混着血腥的汗水从鼻尖低落。

    

    只要过了这虎啸谷,就能看见山下的岭南城!

    

    可是。

    

    他的面前巨石之上,一头黑身白纹的篮睛猛虎张着血盆巨口,正对着他嘶吼不已!

    

    虎啸谷猛兽纵横,更传说有妖兽出没,而这篮睛黑虎正是威震虎啸谷的兽王!

    

    九道白纹,这妖兽至少也是粹体九重的修为。

    

    虽然凌天一路疾行,养心功自主运行,让凌天已经是内劲贯通,达到了粹体四重!

    

    奔雷剑法更是借着一路斩杀猛兽,驾轻就熟,已是小成!

    

    但面对这蓝睛黑虎,一切都是徒劳。

    

    境界之差,犹如天堑难越!

    

    “不,我要越过去!娘和妹妹一定在等着我,就是死,我也要过去!”

    

    凌天一声嘶吼,脚下震动,飞扑而起,残剑铮鸣犹如一道惊雷,快若闪电,朝着那蓝睛黑虎斩落下去!

    

    “吼!”

    

    蓝睛黑虎乃是虎啸谷一方霸主,那里受到过这等挑衅,虎躯一震,直接扑杀过来。

    

    “锵!”

    

    虎爪坚如铁石,虽然被伤了皮毛,但凌天也被巨力直接压倒在乱石堆上。

    

    残剑横在身前架住黑虎的利爪,看着那磨盘大的血盆巨口,凌天心中悲愤!

    

    娘和妹妹还不知生死,我却要死在畜生之口!

    

    “老天!我凌天不甘心啊!”

    

    “吼!”

    

    蓝睛黑虎钢牙如刀,对准凌天头颅,直接咬下。

    

    “嗤~~~”

    

    却在这时,一道水色剑光从黑虎背后掠过,电射劈出,黑虎一声嘶吼,虎躯更是被击飞了出去。

    

    待到凌天眼中的光华敛去,才发现一道倩影徐徐飞落。

    

    一袭青纱薄裙,勾勒出一道曼妙,黑发如瀑肆意飞扬,素白的右手擎着一柄翠色长剑,面如谪仙。

    

    “柳依依!”凌天惊呼出声。

    

    “吼!”

    

    不等凌天惊疑,那背部已被撕裂一道狰狞伤口的黑虎浑身血光暴涨,朝着柳依依咬杀而去。

    

    这瞬间的气势,让凌天骇然!

    

    超越粹体,决对是辟泉之威!

    

    “呃...”

    

    柳依依一剑格挡,却如遭锤击,也是被黑虎压在身下,她不过刚入辟泉,怎能抵挡这猛虎之力。

    

    眼看佳人就要香消玉殒,这时,噗的一声骨肉撕裂声响。

    

    一把剑光从蓝晶黑虎的腹部穿透,一声炸雷,黑虎挣扎了几下便被柳依依一脚瞪开,死在一旁。

    

    柳依依心有余悸,看向那黑虎尸体,一把残剑从背部伤口刺入,透腹而出。

    

    快准狠!

    

    凌天从地上站起身,走向黑虎,抽出残剑麻利的将虎皮拔下,卸掉虎腿背在身上。

    

    “来不及谢你,跟着我!”

    

    柳依依闷哼一声,丝丝鲜血从嘴角洇出,但还是追着凌天的背影而去。

    

    ......

    

    月隐重云,星光熹微。

    

    丛林空地之上,一堆篝火燃起,肉香肆意。

    

    虽然心中急如烈火,但凌天奔走一天,杀伐不停,也是力竭了。

    

    柳依依随身带着佐料,凌天的手艺亦是熟谙,香酥流油的黑虎肉被凌天递过去,柳依依眼中也是异彩连连。

    

    优雅的吃了几口,柳依依便开口道:“我知道你时间不多,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长话短说!”

    

    凌天一愣,对柳依依的这份率真也是暗暗赞赏,不多想,便脱口问道:“为什么帮我?!”

    

    两次赠剑,一次救命,凌天明白,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助。

    

    “我说,是翠雨让我帮你的,信么?四年来,除了我自己,就你和她相处的时间最长!”柳依依举起手中宝剑道。

    

    见凌天摇头不信,她也抿抿嘴,“那就别问了,我不想说,就不会说。”

    

    “那在宗事堂,你为什么阻止我进外门?”

    

    “你的运气不好,十天后,正是紫云宗三年一次的内外门大比,宗比优秀弟子可以进入岭南六年一开的无回谷,但有额外名额,你得罪了人,我怕你也会入那无回谷!”

    

    凌天不以为意,“看起来,并不是坏事吧!”

    

    “不,无回谷说是宝地,但其实也是一处绝地!各派争雄,外门弟子进去的没几个能活着出来,而你不过是刚入外门...”柳依依没有多说,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进了外门,等于进了死门!

    

    就算不优秀,也有人会让自己进去,去送死。

    

    凌天拳头紧握,心中冷笑。

    

    十天么,足够了!

    

    “你...也会去么?!”

    

    “我当然要去...”

    

    “那我也去...”

    

    柳依依一愣,“你说什么?”

    

    “没什么!”

    

    “该我问你了,你那剑招,哪里来的,什么品级?!”柳依依眼中闪着光芒。

    

    “我也不知道,没有品级,没有配套剑决..”

    

    “也是,如此精髓的剑招,应该是剑道奥义,或者是剑道本源,你真是天才...”

    

    凌天拍拍手起身,“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一套适合你的,跟着我,路上学!”

    

    看着黑夜中的那道挺拔身影舞起剑刃,柳依依心海荡起一丝涟漪,提剑便跟了上去。

    

    ...

    

    岭南城贱民坊。

    

    ◎Z更|…新a*最m快上《qW

    

    时值半夜,本该是万籁俱寂之时,但贱民区的一道破败至极的巷子里,却鸡飞狗跳,悲哭声不绝。

    

    秦月娥穿着满是补丁的粗布衣,顾不得污泥,飞扑过去,抱住闯进家门的一双粗腿,哭求不已:“杜少爷,我求求你,放过我家湫儿吧,她才十三岁!欠你们家的钱,我给杜家当一辈子牛马使唤还不行吗?!”

    

    杜修一脸嫌弃,一脚将秦月娥揣进泥水里,“哼哼,我杜修看上你家凌湫儿,是你们的福气,我等了四年,等不了了!你们家那个剑奴凌天,想来是死在了紫云宗,你们就别指望了,我杜家岭南一霸,跟着我,保证你娘俩吃香喝辣!”

    

    杜修给左右武士使了眼色:“给我按住这老婆娘,今天我给那小丫头开了苞,她就是你们的!哈哈哈!”

    

    一声猖狂的淫笑,杜修带着十几个人冲了进去,蹬开破门,看到凌湫儿泪眼朦胧,哭泣不已的可怜模样,杜修更是淫心大起,直接扑了过去。

    

    “不,不要碰我!阿哥,阿哥你在哪啊!湫儿想你!湫儿不想死!”

    

    凌湫儿蜷缩在墙角,已经绝望到濒临崩溃。

    

    “你们这群畜生,我就是化为厉鬼也不放过你们!”

    

    秦月娥被按在泥水里,双目泣血,字字诛心!

    

    按着秦月娥的武士一声嗤笑道:“呵呵,那就和你那剑奴儿子下去做伴吧!”

    

    可他话音未落,一道冷厉声音陡然在黑夜中响起,犹如噬人魔神!

    

    “你们所有人,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