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章 一剑斩杀(求追书)
    风声阵阵,王涛利剑摄人心魄。

    

    可凌天,此时心中却无半点涟漪。

    

    在众人眼中已经登堂入室略有小成的剑法,在凌天看来,却不过尔尔。

    

    危机关头,让一众弟子惊愕的是,凌天竟然不动如山,静静的等待着王涛的利剑落下。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凌天陡然举剑,一道剑光旋转,自右向左,稳稳将王涛利剑招架!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剑招!”

    

    千钧一发之间凌天用剑身招架,这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柳依依都目露惊疑。

    

    这不是剑法,应该只是一个剑招!

    

    如此简单,却尽是精髓...

    

    而凌天的惊艳表演仍在继续。

    

    王涛只觉得自己的利剑被凌天带着走,周身积蓄的力量一层层的被卸去,只是几个回合,就所剩无几!

    

    太极剑法,最重卸力。

    

    凌天之剑,松沉自然,潇洒飘逸,慢中见快。

    

    突然,凌天手中剑刃一顿,手臂中的劲力混着无尽剑意涌入剑身,猛然一剑挥出。

    

    铛!

    

    剑身悲鸣,一直被带着走的王涛如遭重击,整个人狂退不止!

    

    “好剑法!”柳依依娇声赞叹。

    

    而刚才还势在必得的王涛,却心中已是惊涛骇浪,被深深的震撼了。

    

    “你输了!”

    

    不等他回神,却见凌天在远处一声冷喝,长剑在其手心不断旋转,剑光猎猎。

    

    突然长剑骤停,如却雷掣电,脱手而出,直刺王涛!

    

    “噗!”

    

    剑如电射,在王涛眼中逐渐放大,根本来不及反应更别提闪避。

    

    这一剑,直入王涛前胸,贯透后背,巨大的劲力,甚至带着他爆退数十米,直到钉在宗事堂的墙壁之上,才停下!

    

    惊!

    

    万惊而寂!

    

    宗事堂内,包括柳依依和长老在内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惊诧莫名。

    

    王涛输了,不仅输了决命之战,更输掉了性命!

    

    而且,输的这般快!

    

    只是两招,就将拥有暴风剑法的王涛钉杀当场!

    

    “嘶!这剑法,难道是玄阶不成?!”

    

    “玄阶也不至于此吧!”

    

    惊悸过后,便是喷涌而起的议论,争吵声不觉于耳。

    

    “你的剑,还你...”

    

    凌天拔下王涛胸口上的长剑,走到柳依依的身前,将剑递给她。

    

    这赠剑之情,凌天在心中记下。

    

    “宗事长老,我可以成为外门弟子了吧!”

    

    那宗事堂的外门执事长老胡惟庸连忙点头,“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这是你的身份令牌和衣物!”

    

    胡惟庸也是被凌天散发的凌厉剑意所震慑,可片刻之后他突然缓过神来,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他杀了王涛,那王涛的父亲王宁可和自己一样,同为外门长老,修至粹体之上的辟泉境界,就是卖王宁面子,也绝不可让凌天好过!

    

    “按照规矩,你可以进入内堂选取一本心法和武诀,以及一把佩剑,给你半个时辰,速速去吧,我还要记录在册!”

    

    “嗯!”

    

    这时,柳依依却突然轻启朱唇:“我劝你,最好不要进入外门,为了你自己!”

    

    凌天转身,直视柳依依的美眸。

    

    “进外门,不是为了我自己。”

    

    接过令牌和衣物,凌天便消失在了宗事内堂。

    

    宗事堂内堂,乃是收藏外门功法武决和普通兵刃之地。

    

    时间紧迫!

    

    找到摆放内功心法的架子前,书不过十几本,凌天飞速翻阅。

    

    如今,灵魂融合的他,记忆力极好,几乎过目不忘。

    

    烈火劲、奔流功、青木心法...

    

    内功心法多是对应五行,这和武者的五行体制有关,凌天并不知道自己的属性,一时间倒是真的不知道选哪一本。

    

    “咦!”

    

    这时,凌天突然在书架的最底层,发现一本泛黄的残本,好似许久未有人翻动,好奇之下,凌天直接捡起。

    

    书页很破只有薄薄九页,几近破碎,可凌天翻开封面,却是心魂一震!

    

    “养心功!”

    

    奇怪的名字,看起很廉价,凌天迅速翻看一遍,这功法便印入脑海,不仅如此,凌天觉得身体一震,竟然隐隐有自动运行功法的迹象。

    

    “这么快,就是它了!”

    

    选好功法,凌天赶紧转战武决。

    

    武决,凌天自然是选剑法,匆匆将所有剑法都看一遍,索然无味,只有一本中品的奔雷剑法倒还入的了眼,这是玄阶下品惊雷剑的基础篇,最重攻击。

    

    又选了一把精钢剑,凌天便走出内堂,当中他还回头找过养心攻,却发现那书已成飞灰,反正已经印入脑海,凌天也不在意。

    

    ......

    

    “呵呵,不错,一共十块下品灵币,剑法誊抄一遍送回!”

    

    宗事堂门前,虽然惊讶凌天如此之快就出来,但胡惟庸还是皮笑肉不笑道。

    

    就是凌天再傻,也是知道这胡惟庸是在为难自己了。

    

    但下山寻亲心切,凌天哪有心思在这里和他争辩。

    

    “那算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但是外门弟子可以在宗内安置家眷,我想下山!”

    

    “哦?”胡惟庸的小眼睛转了转,笑道:“可以,但是下山之路,已经对你关闭,你必须走虎啸谷,而且,你只有一日时间,过时不候!”

    

    “一日么?可以!”

    

    凌天不再说话闪身出来。

    

    进了外门,看起来也依旧是危机四伏,受人为难。

    

    “等等,胡长老,凌天为什么要走虎啸谷?!”

    

    柳依依又一次开口,包括李霄在内的所有外门弟子尽皆惊诧。

    

    “不为什么,外门规定,决命胜者,都要过那虎啸谷!”胡惟庸冷笑一声。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所谓的外门规定,不过是胡惟庸的一句话而已。

    

    柳依依看向凌天,抿着红唇,“凌天,那虎啸谷,遍地野兽,更有妖兽出没,你...”

    

    不等柳依依说完,凌天便道:“我娘亲和妹妹在山下生死未卜,命在旦夕!是你,你去么!”

    

    柳依依脱口而出:“去!”

    

    “所以,无论艰难险阻哪怕粉骨碎身,我也要去!因为,我的亲人,在等我!”

    

    说罢,凌天深吸一口气,飒然离去。

    

    “这把剑,你拿着防身!”

    

    “谢了!”

    

    凌天没有回头,伸手凌空将背后飞来的宝剑接在手中,只留给众人一道坚毅不屈的背影。

    

    柳依依看着凌天消失在山道远处,目中异色涌动,喃喃低语。

    

    6fr~首l发L

    

    “你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