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章 我要进外门(求追书,谢谢大家!)
    通往宗事峰的山间小道上,凌天疾行如风!

    

    王涛已是粹体三重,将要加入外门。

    

    外门弟子,这个词突然闪过凌天心头。

    

    晋升外门弟子,可将家人接入宗门从事杂役,如果自己能进入外门,母亲和妹妹就不会在外飘零日夜思念了!

    

    如今,双亲生死未卜,截走宗俸的王涛却已经要进入外门了,凌天怎能不恨,怎能心甘?!

    

    必须要进入外门,这一切,都应该是我的!

    

    凌天口中默念粹体决,这功法是整个大陆最基础的功法,虽然没有武技,但粹体决仍旧是能得到的。

    

    “嗡!”

    

    突然,默念完口诀的凌天眼前一红,一副诡异画面出现在脑海。

    

    内视!

    

    凌天心中一惊,他眼中的,正是他自己的身体!

    

    更恐怖的是,此时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皮下骨上,竟附着着一道道细如牛毛的剑影!

    

    连血液中,也掺杂着密密麻麻的透明剑影。

    

    不仅如此,凌天眼中一闪,竟然是看到了自己的丹田气海!

    

    而在气海之上,竟然漂浮着一枚心脏!

    

    再仔细看,凌天竟然发现这心脏是有无尽的剑影蹿聚而成!

    

    皮骨、血液、丹田,到处都是剑影,足有十万之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良久,凌天心中一动,顿时恍然。

    

    这是剑意!

    

    绝对没错!

    

    上一世,自己锻剑五万把,这一世,凌天在洗剑峰洗剑五万把,一共十万把剑,冥冥之中,竟是吸收了无数剑意,成就--剑体!

    

    “哼,如今我身怀剑心,通体剑意,这等资质,我何惧其他天之骄子?!”

    

    粹体决三层默念完毕,只听浑身噼啪之声暴起,疾奔之中的凌天,浑身颤栗,那无数淤塞的经脉,在万千剑意之下,一条条被打通!

    

    在之前,凌天经脉杂乱淤塞,筋骨松松软,资质绝废。四年才不过炼了皮骨,阴差阳错,洗剑池帮其炼了血液,一夜步入粹体二重。

    

    而如今。

    

    嘭!

    

    体内一声炸响,犹如筋断,凌天一声爆喝,一击直拳轰在路旁的松树之上。

    

    “咔喳!”

    

    松叶折断,叶子簌簌落下,铺满一地。

    

    经脉尽通,拳劲裂木,粹体三重!

    

    “王涛,等着我!”

    

    ....

    

    宗事峰。

    

    宗事堂内,已然有不少弟子聚集在这里,皆是到达粹体三重申请进入外门的。

    

    人群中,站着一对男女,气宇不凡,风姿绰约,气质上,和一众杂役弟子成了鲜明对比。

    

    尤其是那女子身着青衫长裙,身姿窈窕,宛若谪仙临世,让人自惭形愧。正是内门弟子,名为柳依依。

    

    两人下首,王涛一身崭新的青色外门弟子服,态度谦卑:“唉,是我的疏忽,我已经让王林去拿柳师姐的翠雨剑,请柳师姐勿怪!”

    

    “呵呵,那送剑的,不是到了么!”

    

    柳依依身侧,衣着不凡的外门翘楚李霄突然手指王涛身后,开口道。

    

    “凌天?!”

    

    王涛回身往来,顿时一惊,在昨夜,王林已经向他报告,凌天浸了洗剑池,再也不会出现在紫云宗了,可这出现的又是谁?!

    

    “你这卑微剑奴,怎么现在才来,赶紧将柳师姐的剑承上来!”虽然惊疑,但王涛还是让自己保持着外门弟子的风度,喝骂道。

    

    但凌天却从远处缓缓而来,腰背挺直,目光凌厉,一股卓然之气如长剑裂天,令人不禁侧目。

    

    最新Au章T/节Y上%

    

    “这是洗剑池的傻子凌天?!”

    

    周围的弟子都惊呼连连,无一不是面露惊疑,目光全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你的剑!”

    

    翠剑飞天,柳依依眸中异色闪过,伸手接过翠雨剑。

    

    “锵!”

    

    剑身出鞘,锋锐之气如雨丝丝飘落,唰的一声,剑又入鞘,柳依依点了点头。

    

    “不错!”

    

    “大胆,竟然对柳师姐如此怠慢,让我好好收拾你!”王涛眼底掠过一抹寒意,走了过来。

    

    “王涛,我找的,正是你!”凌云声如惊雷。

    

    “找我?!”王涛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脚步为之一停。

    

    凌云扫了一眼王涛身上的外门弟子服,冷道:“我找你决命!你输了,这外门资格,归我!”

    

    “什么?!”

    

    “我没听错吧!他一个小小剑奴,竟然敢和王涛决命?!”

    

    “就是,决命生死斗,生死不论,他不要命了?!”

    

    一时间,周围大哗之声四起。

    

    “凌天,你这是在找死!”。

    

    凌天长身而立,手指王涛:“四年间,你欺我辱我,夺我名额,截我宗俸!今天,我也夺了你的所有,包括你的狗命!”

    

    “好!”

    

    王涛仰天一声大喝,看向宗事堂的长老道:“请长老和诸位师兄弟为我做个见证,这决命我王涛接了,生死不论!”

    

    说罢,王涛上前,从腰间铮的一声抽出一把荧光雪亮的长剑,直指凌天。

    

    “接着!”

    

    这时,柳依依突然抽出腰间的备剑,扔向凌云。

    

    “多谢!”

    

    凌云凌空将剑刃接在手中,挽了一道剑花,剑身低垂,裂入地面。

    

    两人剑拔弩张,气势凝重,宗事堂内的弟子全都散开,为两人的决斗,让出了一片空地。

    

    “嗡!”

    

    凌天体内,剑意沿着手臂灌入剑身,这只是一把凡剑,顿时颤抖不已,几近崩溃。

    

    “哈哈,这小子快吓尿了,剑都拿不稳了!”

    

    “这样子还决斗什么,简直送命一样!”

    

    众人一翻嘲笑,王涛也是一声冷笑,心中不屑,周身一阵,粹体三重的气势弥漫开来。

    

    凌云却心无旁骛,他眼中只剩王涛,后背经脉炸响,同样粹体三重的气势勃然而发!

    

    “粹体三重!难怪他敢挑战王涛师兄!”

    

    周围一片哗然。对凌天突然暴涨的修为,也是吃惊不已。

    

    王涛眼中闪过一丝惊诧,沉声道:“你以为粹体三重就能赢下我么,异想天开,受死!”

    

    心中早已按耐不住杀人之心,一声戾喝,王涛飞扑而起。

    

    唰!

    

    王涛手中剑刃铮鸣,犹如风暴,自上而下,向凌云劈落。

    

    暴风剑法,黄阶中品剑技!

    

    见到王涛的剑法,在场的外门弟子,尽皆惊呼,这王涛初入外门,手中剑法却已惊登堂入室!

    

    而这暴风剑法,疾风迅暴,尤为快狠,一旦得手,九死无生。

    

    决命还没结束,众人已经能够预料接下来,凌云必然,血溅宗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