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章 剑奴凌天
    紫云宗,紫苍山,洗剑峰。

    

    紫云宗地处南域云州西南边陲紫苍山,背靠大唐帝国,南望十万莽山,而紫苍山奇峰林立,绵延千里。

    

    洗剑峰上,一座洗剑池内闪烁着火红的炎流光芒,池水极其灼热,翻滚着气泡已然沸腾。

    

    “哗哗哗...”

    

    却在这时,池内水花泛起,一个人影突然浮了上来。

    

    “啪啪...”

    

    赤裸而通红的双脚站上池边石板,水滴掉落,一道道热气滋滋蒸腾。

    

    “没死.”

    

    凌天睁开双眼,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没有死!

    

    他极其清楚的记得,他按着古谱记载的锻剑之法,十年之间锻剑五万把,直到最后一把宝剑剑成之时,一抹剑光飞过。

    

    自己便失去了所有意识。

    

    “啊,好痛!”

    

    凌天突然捂着头蹲在洗剑池边,天璇地转,一道道信息流强行冲进脑海,一张张画面,幻灯片一般闪过。

    

    不知过了多久,等凌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神色却只剩下了不甘和愤怒。

    

    凌天,你真是一个废物!

    

    这身体也叫凌天,四年前进入紫云宗成为一名剑奴。

    

    两年洗剑两年修剑,修至粹体三重,便可摆脱奴籍,成为外门弟子。

    

    可凌天资质低劣又生性软弱,不争不抢,这座洗剑池的弟子尽皆欺辱于他,一个人更是被迫干着三个人的洗剑任务。

    

    更是在两年前被人顶替了升往修剑峰的名额,在这洗剑锋,一呆就是四年,一洗就是五万把剑!

    

    不仅如此,就在昨天,洗剑峰的弟子王林洗坏了一把外门弟子的佩剑,转而嫁祸于他,王林更是伙同其他剑奴,将凌天扔进了滚烫的洗剑池内!

    

    怒其不平,恨其不争!

    

    这方世界,实力为尊,实力弱小,就任人宰割!

    

    “呼!”

    

    深深的喘息了一口灼热的空气,凌天眼中逐渐凌厉起来。

    

    “也罢,既然重活一次,你便是我!就让我,让凌天这个名字,名扬四海,傲世九州!”

    

    洗剑池旁,有一座简陋的小屋。

    

    为了节省洗剑时间,凌天忍耐着灼热日日夜夜驻守在这里,只为挤出一点修炼的时间。

    

    破败的床头之上,凌天盘膝而坐,从褥下掏出一纸破旧的信封,这是一年前的家书,凌天心有眷念,就是家中娘亲和年幼的妹妹。

    

    开打信封,看到那笨拙的笔触勾勒的女娃图案,凌天鼻子就是一酸,心中也柔软下来。

    

    信中寥寥几行字,尽是关心之语。

    

    “阿哥,你的宗俸不多,留着自己修炼吧,等你强大了,妞妞等着你回来接我们!”

    

    泪水沿着脸颊落在纸上,凌天撕心的痛。

    

    四年啊,他不是没恨过!

    

    但是为了钱,为了让娘亲和妹妹过的好一点,为了让她们不被欺辱,这一切委屈他都忍了下来!

    

    将信封贴身放好,凌天正要起身。

    

    却听到洗剑池外响起了几道声音。

    

    “王...王哥,这洗剑池的温度极高,那小子不会死了吧!”

    

    “哼,死了又如何,我也不瞒你们,我在一年前截了他送回家的宗俸,就算是没有这件事,他也是要死!”

    

    “什么?!王哥,你怎么可以...”

    

    #首发

    

    “怕什么,我表哥王涛是两峰执事,他凌天一个剑奴,死了就如同死了一条狗,还是帮我们洗了两年剑的贱狗!”

    

    破屋内,凌天听到这段话语,胸中怒火爆燃,丹田之内,凌厉之气飞窜!

    

    一年前截我宗俸!

    

    那这一年来,娘和妹妹怎么活?!

    

    她们一定吃不好,一定穿不暖,一定会被别人欺负!

    

    她们一定会日日夜夜担心我,以为我出了什么意外!

    

    她们一定以泪洗面,想我这个废物在哪!

    

    王林,王涛,你们好狠!

    

    你们都要死!

    

    一声怒喝,凌天脚下一震,如同炮弹一般爆射而出。

    

    洗剑池边上,王林和两个剑奴正打量着,听到声响也是齐齐回过头来,看到从破屋中冲出的凌天,都是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昨天明明把他推下去了!”

    

    “不会是鬼吧,这小子看起来好吓人!”

    

    王林年岁十五,生的人高马大,此时也是惊怒不已。

    

    “凌天,你要干什么?!”

    

    凌天脚下如风,此时他感觉浑身热血喷张,劲力涌动,森然冷道:“干什么?当然是要杀你!”

    

    “杀我?你是找死!”

    

    王林凛然不惧,凌天只是炼了皮骨的粹体一重废物,他如今已经是炼血之后的粹体二重!

    

    爆喝一声,王林整个人飞奔迎上,犹如猛虎下山!

    

    虎拳!

    

    双拳挥出,猎猎生风,直掠凌天。

    

    “黄阶下品武技!王哥真厉害,这武技已然初窥门径了!”

    

    “就是,凌天连武技都没有,还要杀王哥,真是找死!”

    

    王林有王涛帮持,获得一本武技并不难,在两个剑奴眼中,粹体一重和二重的差距太大了,更何况还有武技的加持?!

    

    “虎拳?!不过如此!”

    

    凌天前世醉心剑道,痴迷古武,一身太极造诣炉火纯青,更是独创刚猛太极的流派,这王林的虎拳在他看来,不过是花拳绣腿,奇慢无比!

    

    两人直直对撼,凌天先是一个太极摆手,让开了王林的拳头,而后借力上步闪到他的身后!

    

    “滚!”

    

    凌天直接推手,借力将王林送了出去,而后猛然收手化掌为拳,嘭的一声轰落在王林的后背之上!

    

    咔嚓!

    

    背骨碎裂的声音响起。

    

    王林直接飞回了洗剑池边,杀猪般的惨叫不已。

    

    惊!

    

    那两个剑奴都涨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力可断骨,粹体二重!”

    

    “凌天竟然粹体二重了!王哥都不是对手!”

    

    凌天的一套拳法,在他们看来,简直神了!

    

    丝毫不理会议论,凌天窜身到王林身后,伸手死死掐住他的脖子:“说,是谁指使你截走我的宗俸!”

    

    王林不过小小剑奴,凉他也没这个胆子!

    

    “是...是我表哥王涛,他说..说突破粹体三重缺钱,就让我截下了你的宗俸!”王林被掐的脸色涨红,艰难的吐着声音。

    

    “什么!?”

    

    凌天的脸色陡然变的狰狞。

    

    王涛为了自己,竟然用这种手段夺了娘和妹妹的救命钱!

    

    真是该死!

    

    “王涛现在在哪?!”

    

    “在宗事峰上,他刚进入粹体三重,要进外门了!”

    

    “咔嚓!”

    

    又是一声骨响,凌天手上发力,直接捏断了王林的脖子,如果娘和妹妹出了什么意外,这些人百死莫赎!

    

    “唰!”

    

    一脚将王林的身体蹬入洗剑池,也算是罪有应得!

    

    “知道该怎么说吧,一个月后来外门找我要解药!”

    

    凌天将两个泥珠子塞进两个剑奴嘴里。

    

    如今,这两个剑奴还不能杀,否则他也很麻烦。

    

    “多谢饶命,多谢饶命!是那王林不小心失足掉进去了!”两个剑奴磕头如捣。

    

    凌天起身,将洗剑池边剑槽里的一把散着碧绿色荧光的宝剑拿了出来,小心擦拭还剑入鞘,这才目视宗事峰的方向,眸光中杀意汹涌!

    

    “王涛,下一个,就是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