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244章 两败俱伤
    山河社稷图,竟然对这朱雀,没有什么作用!

    “凌天,这朱雀的确强横,我的神器之力,只能牵制住他的九天玄火,帮不了你太多。”

    青霄大帝在山河社稷图内,沉声而道。

    “足够了!”

    凌天的脸颊都在抽搐,他擎着太星剑,脚下一震,便是到了那朱雀身前。

    无极剑法,万道而出!

    “哼,近身!?”

    “还是太小看我了!”

    朱雀的手中兵刃,也不是心魔所化。

    是完全能够媲美太星剑的存在。

    凌天的太上剑法虽然已经足够恐怖,但如今,也仅仅是和朱雀,战了平手。

    战斧将剑锋震退。

    这朱雀,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一身厮杀之术,即便是大帝级别的近战,也根本没有给凌天任何的机会。

    撕拉!

    两位绝世强者,厮杀几十个回合。

    最后,还是朱雀的战斧,划破了凌天身上的青衣,将凌天,横扫而出。

    “烛龙的肉身而已,即便是你的这练体之术罕见,但和我比起来,还差的远了。”

    “近身,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我听闻,你能施展三万年前,斩碎神州的那一剑。”

    “那次我已经进入沉睡,并没见过,不如,你让我领略一些,如何?”

    朱雀的红唇弯起。

    此时,她竟然是主动要求凌天动用神秘一剑。

    这可是凌天在领悟了社神秘一剑之后,主动有人,提如此要求。

    “那,就成全你!”

    凌天擦掉嘴角的鲜血,无视胸口的恐怖血痕,太星剑高举,神秘一剑的气息,顷刻间涌动而出。

    虽然施展神秘一剑,将会消耗大量的神元。

    但是现在的凌天,已经别无选择。

    在周娥皇不出手的情况之下,他只能拼尽所有。

    即便是掏空了气海,也在所不辞!

    嗡!

    不过,或许是距离那天堑近了,又或许是第一次在神州之上施展神秘一剑的原因。

    在凌天的剑意祭出之时,那将神州分裂成两端的天堑,在此时忽然震颤起来。

    其内原本稀薄的剑意,开始游走。

    看着凌天的那神秘一剑渐渐凝成,这次,朱雀大神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她终于明白,那些大神,为何如此的畏惧之一剑。

    这根本就应该存在于这天道之下!

    “哪里来的神通!”

    朱雀眉心之上,有九天印记,顷刻间绽放,此时,她收回神火之力,加持全身,背后火红羽翼绽放,掌中的神器战斧,也狂吸着那九天之力。

    苍穹之下,一道火红的战斧,好似要焚灭诸天一般,迎着那凌天的神秘剑影。

    这神通,竟然能在神秘一剑的气息之下不灭!

    “哼,我承认,我之前是小看这一剑的威力。”

    “但是,这道九天灭穹,也是我朱雀,数万年来,都不曾施展过的。”

    “就看看,你我,谁能撑下去!”

    嗡!

    朱雀的脸上,也扬起狰狞之色。

    今日,她等了太久,开天斧,她势在必得!

    一剑一斧。

    在刹那间对撼。

    远方厮杀着的秦明月等人,也在那神秘一剑出现的时候,就震退了金乌大神,远远退去。

    他们可知道,这神秘一剑的恐怖。

    而且,还是凌天以如今的战力祭出。

    这方圆万里之内,都会被席卷。

    金乌大神也化成一道金光远遁。

    “这一剑,果然是这一剑!”

    “这究竟是什么神通!”

    金乌的脸上,尽是骇然,甚至于,心魔之身,都在乱颤。

    他忽然想起了三万年前,那恐怖的一幕。

    就是这么一道剑气,忽然从天而降。

    神州崩碎,诸神退避。

    他们拼尽了所有,都没能挡下这道剑气。

    至于朱雀的这一道战斧,也的确犹如朱雀所说,金乌大神,也从未见过。

    轰!

    两道恐怖至极的神通,炸裂在火狱山之上。

    余波席卷,横扫方圆三万里。

    三万里内的一切,在顷刻间,都化成了齑粉。

    恐怖。

    就算是以神州天地的法则致密程度,仍旧是无法阻挡这两道神通的威力。

    “靠!”

    “姐夫这神通,还真是变态!”

    秦邵阳也傻了。

    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凌天的神秘一剑。

    那火狱山方向的烟尘渐渐散去,但是当看到那倒在深坑之中的两道身影,众人,还是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惊诧的是,凌天如此强横的一剑,竟然真的没能灭杀朱雀。

    反而看上去,还受伤了!?

    “咳咳……”

    火狱山方圆三万里,出现了一道深达千丈的纵横沟壑。

    此时的凌天,拄着太星剑,缓缓起身。

    他心中,也是未曾想到。

    未曾一败的神秘一剑,竟然真的让这朱雀挡了下来!

    这,可是他的最强神通。

    此时,凌天的情况,也尤为狼狈。

    浑身尽是淋漓的伤痕,有九天玄火气息,在伤痕之中不灭,让凌天的肉身,无法修复。

    烛龙之身,在面对朱雀和九天玄火的情况下,的确不够看了。

    不过,凌天虽然重伤,神环崩裂。

    那朱雀,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此时,她背后的火焰羽翼,都被斩碎掉了一般。

    手中的神器战斧,更是神光尽失。

    身上的火焰神甲,也出现了一道恐怖的伤痕,有火焰之血,滴落下来,伤口,同样在神秘剑意之下,无法愈合。

    即便是真正的神兽,也休想安然无恙的挡下这一剑。

    至少朱雀,不行!

    “呵呵,呵呵呵!”

    “不过,果然是名不虚传!”

    “难怪那些家伙,对这一剑,如此忌惮。”

    “说起来,我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万年,未曾受伤了。”

    那朱雀,也再度悬浮而起,但是这次,她却是出现在了开天斧之下。

    “但是,凌天,一切,都结束了。”

    “既然你不想臣服于我,那我也只能让你陨落。”

    “开天斧,是我的,你阻止不了。”

    说罢,她伸出浴火的手掌,抓向开天斧。

    而此时凌天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天斧的冲天神光,已然消失。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主之物。

    “休想!”

    凌天挣扎,他岂会让朱雀得逞。

    但是太星剑抬起,浑身的九天玄火便随之游走,他的烛龙之身在神火之下,已经开始镕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