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199章截天之河
    “界主,方才你本可以直接将那些家伙弄死的,迟早会是一个祸害。”

    走进社稷之门后,申云霄忍不住道。

    他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何凌天不直接灭了那洪荒界的一行人。

    “呵呵,不着急,若是现在灭了他们也不过是举手之力,但这些小虾米,并不值一提,留着他们在外面,或许能有大收获!”

    但是凌天却是一声冷笑。

    “界主的意思是,放长线,钓大鱼么?”

    朱玄儿蹙眉。

    “嗯,十几个武帝太少了,洪荒界笼络了数百个仙界,就算是每个仙界出一个武帝算,也有数百位,直接冲突颇为不智,不如一点点的蚕食掉他们。”

    “不过现在,我们还是以寻找青霄大墓为重。”

    凌天颔首,看向社稷之门内。

    此时,他们已经降临在了这所谓的山河社稷图之内。

    “果然是自成一片小世界啊,如此法则交织之地,竟然连我都觉得,这是真正存在的地方。”

    已经成为了武帝的秦明月看着周围的山川水色,也不禁赞叹一声。

    一众未曾到过这山河社稷图内的武帝,此时也都纷纷用神念,搜索着这一方神器之内衍化的世界。

    但是,身为武帝,也算是见多识广,诸天顶级的存在,可如今,也都惊诧的瞳孔微缩。

    如果不是之前他们已经得知,这里就是所谓的山河社稷图,他们还真的无法想象,这里是神器的内部世界。

    凌天收起太古雷龙,降临在一处山峦之上。

    他脚下蕴着神环,法则之力交织涌动,让这片空间之内,都荡起一层层涟漪。

    这是其他武帝周围,都没有的现象。

    而凌天也是在落在这空间的瞬间,就已经觉察到这里的不同。

    的确是类似桃园的特别空间。

    不过,相比桃园,这里的法则之力虽然凝实。

    大小上,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却少了一种东西。

    那就是生气。

    没错,眼前的这一片青山绿水看上去生机盎然。

    但缺少的,正是生灵气息。

    一切的层峦叠翠,神光氤氲,也不过都是些无根之物。

    这是和桃园无法比拟的。

    如此,凌天对桃园的来历,也是越发的谨慎起来。

    曾经,他已经数次从旁人脸上看到过对桃园的惊诧,尤其是那魔尊。

    不过,无论桃园如何神秘,那都是他的世界。

    眼前的这神器空间虽然比不上桃园,可也仍旧有着一些造化之力,山河社稷图啊,这可能是数十万年来流传下来的顶级神器。

    凌天强大的神念,伴随着的万道法则融入到这片空间之内,可也仍旧无法在短时间内,寻找到边界,以及那所谓的青霄大帝之墓。

    “我说申云霄,这个地方鸟不拉屎的,一点生气都没有,你们在这里曾经困了百年!?怎么过来的!?”

    “还有,那青霄大帝墓呢!?”

    “这地方,能有机缘!?”

    吕怖接连问了几句。

    “这里的空间的确没有生气,但是他的作用,就是困人,别说武帝了,如果没有神器在手,或者绝强手段,就算是大神也不一定能走的出去。”

    “小青大帝之墓我们本就没找到过,不过,我们几个武帝曾经联手从各个方向上搜索过,可最后是医务所话,如今,还剩下那澜沧江以西,没有去过。”

    “至于机缘,呵呵,你们有所不知,这里虽然没有生气,但是却有着诸多神灵气息化成的幻兽,杀掉那些幻兽,就能吸收他们身上的神灵气息,我也不瞒着你们,那东西对武帝可是大补之物。”

    “我甚至于觉得,只要在这山河社稷图中猎杀足够的幻兽,吸收足够多的神灵之气,本就可以成为大帝了”

    申云霄抱着肩膀。

    “嘿,你说的倒是神奇,既然这么好,你们怎么不一直呆在这里吸收那什么气息,等成了大帝再出来啊?”吕怖摊手。

    就算是其他武帝,脸上也有不信之色。

    “哪能那么容易啊,我已经说了,当时我们联手探索过的地方也不过是一小部分。”

    “我们脚下的这片山川,我们已经横扫过了,周围的幻兽也早就被我们拿下了,就剩下截天之河以西,我们之所以没有过去,一是因为时间不够,二是因为,那边我们感应到了战力极其恐怖的幻兽气息,没有把握,所以,就没过去。”

    “如果青霄大帝之墓真的在这里,那我们就必须越过截天之河。”

    “截天之河,那是什么地方?”凌天忽然开口。

    “没错,这名字也不是我们起的,而是在江边之上,有一出巨石,石头上,有截天二字,那个地方奇怪的很,等到了那里,界主就知道了。”朱玄儿道。

    “那既然如此,直奔截天之河吧!”

    凌天卷起众人,脚下轻点,竟然能够直接压缩空间,在这片世界的法则之中穿行。

    那速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至少,被凌天裹挟的一众武帝,暗暗吃惊。

    这凌天的手段,的确早已经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啊!

    他简直是凌驾于这片空间的存在,这等速度,和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维度之上。

    寻常情况下,申云霄等人想要抵达截天之河,至少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但是,凌天缩地成寸,不过是用了区区一个月,就到了那所谓的截天之河前。

    这条江水极其宽广。

    而且,和寻常的江河不同的是,这条河流没有河道,仿佛是一条汹涌的屏障一般,拦在众人之前,有冲天之光,法则涌动,气息凶猛。

    站在截天之河之前,吕怖等武帝,面色都是冷峻。

    还未越过这条江,他们便是已经理解了之前申云霄说过的话。

    这玩意儿,就算是武帝,也过不去啊。

    不仅如此,他们已经从截天之河的对面,感应到了那犹如上古凶兽蛰伏的晦涩气息。

    这条截天之河的另一面,或许才是整个山河社稷图世界的真正艰险之地啊。

    “有点意思。”

    但是,凌天站在那写着截天二字的巨石之前。

    他发现,这两个字的字迹,他貌似见过。

    就在之前青霄大帝之墓中的牌匾之上。

    甚至,凌天几乎可以断行,这所谓的截天河,就是青霄大帝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