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188章 神王未死
    昊天和玄魔陨落,被无数人瞩目的圣山太行之战,终于是落下了帷幕。

    而且,结束的还是那么的突然。

    几乎是一夜之间,人族就称霸了整个仙界。

    而凌天之名,终于是在无数次沉浮之中,登上了仙界的巅峰。

    整个仙界,也被冠以了凌天之名。

    对于此,没任何仙州族群有异议。

    因为,凌天之强横,灭杀昊天和玄魔两位武帝,都未曾受伤。

    更是有传闻,凌天如今的战力,已经到了武帝巅峰,无限接近神界大神。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凌天在桃园的万道塔内闭关数千年,铸龙身,炼龙火,悟万道,在证道成为武帝之后,修为更是厚积薄发,一日千里。

    一路而上,呼吸之间,皆是修行。

    如此,凌天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战力极限在哪里。

    但要说神界的正神,凌天还是不放在眼中的。

    至于大神,应该差不多。

    但是相比神界那十大神殿殿主,凌天自问,还差上一些。

    他现在,还真不是诸天无敌,最起码在这诸天之下,还有魔尊,还有覆灭神界的那个被昊天称为主上的家伙。

    以及,类似洪荒界之主的东皇帝君等人。

    这些诸天十界的界主不知道在多少万年之前,就已经是武帝了。

    他们的战力,如今深不可测,那东华帝君,就让凌天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至少凌天觉得,那东华帝君,绝对是能够成为神界大神的存在。

    不过,让凌天有些疑惑的是,从那东华帝君的口吻中,貌似在东皇帝君之上,还有一位存在,就是那所谓的主上。

    连东华帝君那等人物,难道是也别人的麾下么!?

    或许,那位就是让神界覆灭的家伙吧。

    秦明月等人已经退下,昊天殿内,只剩下凌天,看着眼前被残缺的阵法怔然出神。

    “凌天,之前那昊天用的神通功法,我知道。”

    但就在此时,气海之内,站在九色道基之前的战神来护儿忽然道。

    “哦!?战神前辈知道!?那功法,是谁的传承。”

    凌天回过神来。

    来护儿是原来神界的战神,战力更是在神界屈指可数的存在,如果昊天的传承是来自神界,那么不会瞒过他的眼睛才对。

    “额……我虽然知道,但是我不好开口说。”

    但是,让凌天蹙眉的是,这来护儿,好像有所顾忌,几次欲言又止。

    而且,从他的表情上的复杂来看,他竟然也有些意外之色。

    “前辈,你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但是,凌天的好奇心如今已经被勾起来了,这战神不说了,岂不是让人很难受?

    “来护儿是不敢说,怕得罪我,那就我来说吧!”

    可这是,一道金光,出现在阵法之前。

    周娥皇扛着神器如意,看着凌天。

    但是脸色,看起来却不是很好。

    公主殿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此,凌天还真的没反应过来。

    “昊天用的是万象神隐,品阶算不上多高,但这功法,是我父王所创,只有他的神卫,才有资格修炼。”

    “所谓神引,引的就是我父王的神力。”

    周娥皇说完,凌天便是已经傻了。

    那万象神引,是周娥皇父亲所所创的功法。

    只有其亲近之人,才能修炼。

    他的父亲,不就是神界的神王么!?

    那可是真正的神界之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是神王自己毁了神界吧!?

    “我也有些想不通,三万年前,我认为是众神毁了自己的神界,因为当年发生了内乱,我的陨落,是因太古朱龙。”

    来护儿也显化在凌天身侧。

    “什么!?前辈是陨落在太古朱龙手中?”

    这让凌天更加疑惑了,他可是本因为,来护儿是陨落在那神秘一剑之下呢。

    “嗯,当时很乱,我闭关而出,得到了钧天大神的密信就参加了战斗,想要重整神界秩序,而那,也是我责任。”

    “但是……”

    “我陨落的太早了,甚至,我还没有查清楚,神界为何如此动乱。”

    “那这么说,前辈也不知道,那些叛乱的神族,包括太古朱龙在内,是否还活着?”凌天挑眉。

    “没错,我不清楚,而且,当时我并没有看到神王殿下。”来护儿看向周娥皇。

    “不用看我,我更不知道。”

    周娥皇冷着脸。

    “其实也没什么,我想,应该是神王殿下的亲近之人勾结太古朱龙等势力,发动了叛乱,如此,昊天拥有这等功法,也不足为奇。”

    凌天想了想,扬手一笑。

    “可是……”

    来护儿和周娥皇几乎是同时欲言又止。

    凌天不知道,但是他们都清楚,那万象神引,引下的是神王的神力,而如果神王陨落,这功法是不可能拥有的。

    如此就可以证明,神王还在!

    但是昊天武帝已经站在了凌天的对立面,那神王呢!?

    心中最为复杂的,当属周娥皇,她现在,已经乱了。

    如果她的猜测成了真,那么,她该如何做呢!?

    “还是看这阵法吧。”

    凌天绕着脚下的荒古阵法而行。

    其实,是凌天不想在问下去了。

    他也不傻,现在他已经开始怀疑那位神王了。

    而且,他早就该怀疑的。

    从他知道钧天大神存在的时候。’

    毕竟,如来护儿等人所说,身为天知殿的殿主,钧天后期甚至拥有了并肩天道的预知能力。

    相比天道自己而言,恐怖最先受到威胁的,就是神王了吧!?

    毕竟一个连天道都对付不了的能力,可是神王,都不曾拥有的啊。

    神王,又怎么能容得下钧天呢。

    但是,这里毕竟还有周娥皇在的,神王是她的父亲,这一切,和周娥皇并没有关系。

    挑明了,也是徒增尴尬而已。

    况且,一切都不过是推测而已。

    “这阵法在神界很常见,就是用来在星域之间传送用的,阵法中最重要的,就是星域的坐标,只要将坐标修复,就能用了。”

    周娥皇看着阵法,“而且,这阵法的确是来自神界,用料不错,以那些天族的手段,还无法在短时间内破坏多少坐标,修复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