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159章 真正的造化之物
    “行了,可以进行第二步了。”

    周娥皇仰首,凝成一道符文印记,将三女的气息相互勾连。

    “可以了,你们三人手牵着手,不要相互排斥,很快就好了。”

    三女闻言,便是将手相互牵起,纷纷闭上了双眸。

    而后,周娥皇催动符文印记,三女的肉身魂魄顷刻间炸散,而后重组。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符文之光落下,魇神从其中走出。

    重生之后的魇神,仍旧是罗魇的模样。

    只不过,从外表上看去,这魇神身上虽然还有冥界气息,但却没有一丝邪恶的味道。

    “看来还不错,那么接下来,我们要重聚凌天三魂七魄了。”

    “但是在这之前,我们要重新掌握黄泉!”

    诸位,重新回到阵法之中。

    神界公主将那东皇钟召回在手中,落在那阵法核心。

    一道道黄泉大阵的符文再度闪烁而起,这一次,谛听等人都是主动的回到了符文之内。

    自己的气息融入到整个大阵之中,和黄泉,融为了一体。

    彼岸花之魂,绽放在黄泉之内,魇神手中结印,催动黄泉。

    霎时间,整个黄泉的混沌空间,开始显化。

    众人从其中,甚至看到了万物起源,诸天千界,世间种族,生老病死,六道轮回,犹如造化。

    而在大阵核心,东皇钟之前,万千魂魄之光,渐渐从整个黄泉之内飞了出来,凝聚在阵法核心。

    随着大阵催动,那魂魄之光,越来越多,凝聚起来的身影,也越发清晰。

    那不是凌天,又是何人呢!?

    “凌天!”

    看到凌天三魂七魄重聚,秦明月和姬九幽都哭了出来。

    实在是太难了,她们如今就是在和天道抢人。

    “呵呵,还不错,果然手握黄泉来做这一步,就是简单的多,凌天的魂魄还没散去很远,重聚的速度很快了。”

    周娥皇笑道。

    仅仅是三天时间,凌天的所有三魂气魄重聚。

    整个黄泉之内,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众人从阵法之中走出,发现周围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山清水秀,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的仙灵之地。

    这是众人,都未曾想到的。

    “黄泉会根据掌握了它的人,而变换形态,如此也可以证明,现在的魇神,心中玲珑。”

    周娥皇道。

    “没错,当年师父执掌黄泉的时候,黄泉万佛朝宗,这是魇神做不了假的。”

    姬九幽也是道,她又看向那魇神,“师妹,欢迎回来。”

    那魇神微微一笑,“我……我怎么都可以,如今当务之急,是让凌天复活。”

    “还,还有太一。”

    “太一简单,他本就是残魂之身,方才陨落,也不过是那金系肉身而已,如今,你已经掌握黄泉,凝聚太一的残魂,同样简单。”

    周娥皇说罢,魇神果然脸色一变,她缓缓闭上双眸,而后扬手,一道道魂魄气息,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前,相比凌天,这些魂魄凝聚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就凝聚完毕。

    那的确,就是太一的残魂之身。

    太一悠悠醒来,看着眼前的魇神和众人,却是有些迷茫,“我,我不是死了么?”

    “呵呵,想要在黄泉之内自杀,你想死,还真挺难的。”

    “不过,你现在刚刚凝聚魂魄之身,损耗极大,还是不要动心念了,去东皇钟内修养吧!”周娥皇将太一的残魂放进东皇钟内。

    “不过,公主殿下,相公的三魂七魄,明明已经重聚,但为何他看起来,还像是在昏迷之中,而且,没有任何气息。”

    但此时,秦明月等人却是看着那重新凝聚的凌天魂魄道。

    如今的凌天,仍旧是魂魄的形态,悬浮在那里。

    但是,却好似假死一般。

    “这就要等第三步了。”

    “凌天的肉身和魂魄已经齐备,但是想要让他重生,还需要苏醒他的灵念和记忆。”

    “我们如今等于是在和天道抗争,苏醒记忆这一步,才是真正的难如登天。”

    周娥皇却是摇摇头。

    秦明月蹙眉,“要你怎么做,才能唤醒。”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血脉至亲之人的呼唤,或者是天地神物,毕竟,这在这片诸天之下,可能都是第一次,我没有经验。”

    周娥皇叹息。

    还剩下最为关键的一步,凌天就能重生。

    但这一步,也是最难,且她没有任何头绪的。

    “或者也可以等凌天的魂魄自己苏醒记忆,但这可能需要几万年。”

    “那太久了,不行。”老侯摇头。

    “要血脉至亲才行么?我可以么?”秦明月问。

    “不行,必须是血脉至亲。”

    “或许,我们可以现在带着凌天的魂魄回大汉仙朝,他的妹妹和孩子都在,是可以的。”

    “但我不能保证,他的魂魄,能不能坚持那么久。”

    “毕竟,在这黄泉之内,魇神可以控制他的魂魄万年不散,外面就不行了。”

    周娥皇咬咬牙,心中也是煎熬。

    “娥姐姐,这玉佩可以么,这是钧天的东西,算是凌天的至亲之物,试试?”

    此时,桃夭夭忽然举起手中的玉佩。

    这玉佩是曾经钧天的随身之后,后来给了周鹅黄。

    “哎呦,看我,怎么把这东西给你忘了?”

    周娥皇忽然眼睛一亮,当初钧天给她这个玉佩,就很奇怪。

    这玉佩的作用,绝对不知是开启阵法那么简单,或许,就是为了今日凌天的重生,也说不定。

    周娥皇将那玉佩放在凌天的魂魄之前。

    果然,下一刻,这平平无奇的魇玉佩之中,便是迸发出一道玄黄之光。

    这道光芒,极其神圣。

    一出现,便是让那东皇钟,以及周娥皇手中的如意神器轰鸣起来。

    众人更是被一种根本无法抗拒的力量生生推开。

    即便是如今的黄泉之主魇神,也不行。

    周娥皇远远的看着那悬浮在凌天身前的玉佩光芒,眼眸之中,尽是惊诧之色,“这,这才是真正的造化之光。”

    “天啊,钧天大神竟然将这么宝贵的东西交给了我!”

    周娥皇好像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