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153章 东皇钟的主人
    那么他们之前在黄泉路上所经历的一切,都魇神,其实一直都在目睹,甚至是参与!

    之前珈逻用招魂楼吸收了那么多的厉鬼大军来度化,但其实,并未成功!

    或者说,这招魂楼内,本就豢养着众多的厉鬼大军,如今,不过是被魇神召唤出来了而已。

    而此时魇神的本体显化,其气息之强,的确超过了之前遇到过的烛龙。

    虽然如今的魇神,还没有恢复到之前大神级别的战力。

    但在这黄泉之内,仍旧是无敌一般的存在了。

    更何况,他还有这么多的厉鬼大军,给她提供近乎无穷无尽的能量。

    “哼,魇神,你还是和三万年前,每有什么变化,妄图执掌黄泉之力,你这是痴心妄想。”

    “你,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

    姬九幽道。

    “放屁”

    那魇神一声冷喝,“苦心?”

    “当初在冥界的时候,师父就偏爱你和鬼子,你有彼岸花在神,鬼子有六道轮回,我呢?”

    “我苦守黄泉,说到底,也不过是就是黄泉的守护者,甚至,还不如那谛听!”

    “师父什么时候当我是他的徒弟了?”

    “魇神,你还是错怪师父了。”但是,姬九幽却是摇头,“师父知道你是冥界唯一一个的三命魇魂同体,他让你在黄泉之内修炼,就是为了压制你体内的那道魇魂的戾气。”

    “等你真正悟道,你的成就,远在我们之上,那个时候,你才能真正的执掌黄泉。”

    “你,根本不了解师父的苦心。”

    “不要再说了,什么三命魇魂,纯是胡扯!”那魇神一声冷哼,脸上,尽是不耐之色。

    “今天,你们不用和我废话,我魇神靠自己,也能执掌黄泉,到时候,我会继承师父的衣钵!”

    “从今以后,我就是黄泉之主!”

    魇神的目光,落在了东皇太一的身上,“还有你这个废物!”

    “东皇钟没能炼化你,算你命大!”

    “魇魇,难道,你把我们之间的事情,都忘了么?”东皇太一蹙眉。

    似乎是想唤回罗魇的记忆。

    “闭嘴,我们你之间,只有仇恨,还有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也得死!”

    “那老不死的想要困我在招魂楼内一辈子,如今还不是将我放了出来?”

    “这一切,都是宿命!”

    声音落下,魇神仿佛是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双手抬起,不见任何兵刃,但是那满是剑意凝成的圆轮再度显化。

    但是这次的圆轮,却是比之前强横了太多。

    蔓延方圆数万丈,其内的剑意之多,甚至达到了二十万道,近乎是凌天的两倍!

    那无数的厉鬼,每一个都是一道剑意。

    魇神动用了厉鬼的力量,强横到了极致。

    “凌天,魇神是冥界中的剑道第一人,虽然她的始魇魂剑已经不在了,但如今这二十万厉鬼剑意还在,而且在黄泉之中,她近乎不死不灭,我们要当心了。”

    “这一战,极其艰难!”

    姬九幽提醒道。

    “呵呵,若是不难,也就没必要来了,来吧诸位,黄泉的终极一战!”

    凌天轻笑,蕴星剑依然出鞘,十万剑意显化,战神之魂护体,便是杀了上去。

    老侯也东皇太一也是同时出手。

    这其中,老侯已经恢复,战力强横。

    东皇也有东皇钟护体,最起码,能够自保。

    “呵呵呵,没用的,没有人能在黄泉之内战胜我!”

    可是那魇神却是没有丝毫的忌惮之色,她的万千剑意直接将凌天挡下,无尽的黄泉气息,化成一尊大手,死死的按在了老侯的头颅之上。

    东皇太一的东皇钟带着无比浩瀚的伟力横冲而来,想要一举震溃魇神。

    不料,那魇神却是低语一声,便是将那东皇钟镇压在了原地。

    这魇神,竟然也能控制东皇钟!

    此时,凌天等人这才想起来,之前东皇太一不就是被东皇钟镇压在钟内的么,那么当时催动东皇钟的人,就是魇神。

    如此,还真是失算了!

    “呵呵,你们这些愚蠢的东西,当年在神界,没有任何一个大神得到过东皇钟,师父一直将东皇钟放在黄泉之内,她是我的!”

    “你们,还想用东皇钟来对付我?”

    “真是笑死人了!”

    “你,不过是东皇钟主人的一道残魂转世,就别来丢人晰显眼了!”

    那魇神冷笑,一掌落,便是将那东皇太一给上扇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

    顶级准帝修为的太一,竟然就这么被魇神的一掌重伤,险些陨落。

    “你以为,你叫东皇太一,就是东皇钟的主人了?真是可笑至极!”

    “你永远都无法成为真正的东皇太一!”

    那魇神在狞笑着,东皇太一则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现在她,没有了东皇钟,战力根本不是魇神的对手。

    “太一!”

    珈逻和夜青啼都飞奔过去,将太一接下。

    看着太一身受重伤,两女心如刀绞。

    “魇神,难道你什么都忘记了么?这些年来,太一对你多好?”

    夜青啼朝着那魇神嘶吼。

    “呵呵,对我好万年前,不是对你们更好?”

    魇神冷笑,却是根本听不去半句话。

    “如今,在这黄泉之内,也算是宿命,我们之间的纠缠,就可以一并解决了。”

    “死吧,这世间,只有我一位魇神!”

    那魇神再度出手,黄泉之后,化成一道拳锋,犹如山岳一般砸落而下,想要将太一和夜青啼三人轰杀。

    “哼!”

    此时,姬九幽忽然出手,彼岸花之影绽放在黄泉之中,她脚踩恶魔之镰,手中上古帝器扬起,便是斩下一道锋芒。

    将那魇神的拳锋挡下。

    “你们自保!”

    说罢,姬九幽杀向魇神。

    “呵呵,黄泉圣女,即便是三万年前,你也仍旧不是我的对手,遑论如今!?”

    “东皇钟,镇压!”

    那魇神仍旧冷笑,东皇钟悬浮而起,化成万丈之钟,将姬九幽笼罩。

    如今,即便是姬九幽觉醒了黄泉圣女的记忆,得到了彼岸花的神力加持,但短时间内想要破开东皇钟的镇压,也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