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129章 你和地藏 什么关系
    “这话不对!”但珈逻武帝却是摇头,“我虽然是鬼族的一位武帝,但可算不上什么鬼族共主,这个名头不小,我还不配。”

    “二来么,这十八层地狱想来你也听说过,即便是我在这里修炼的数万年,但我仍旧有些地方,无法涉足。”

    “至于那吕怖的阿爹,我见到的是他被一众鬼差,带进了地狱深处,他们去的方向,正是我之前所忌惮的。”

    “为了一个外人,我自然没有理由去调查不是么?”

    珈逻武帝微微一笑,“而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就是为了不要产生没必要的误会,我知道你的战力强横,你是后辈中的第一天骄,算是给你的面子。”

    “哈哈哈,行,珈逻殿下的这面子足够,我要!”

    凌天仰天一笑。

    别的不说,这珈逻武帝,的确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

    但要说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战力强横,那绝对是胡扯。

    即便是凌天在天族帝宫,也没有完全祭出过全部战力,这珈逻是并不了解的,再说,这珈逻怎么说也是修炼了几万年的鬼族武帝,修为深厚,战力强大,即便是无法灭杀自己,想要打一个平手,还是轻松做到的。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自己,卖这么一个面子。

    那么既然如此,这武帝,是必有所图了。

    “不过,珈逻殿下特意请我到这里来,应该也不是仅仅是想和我解释这件事吧?”

    “既然殿下给我面子,那我自然也懂得进退,若是殿下也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就是了。”

    “行,那我也不和你弯弯绕。”果然,珈逻武帝想都没想,便是眯着眼睛,目光勾着凌天,“我想知道,你和地藏菩萨,是什么关系!”

    “嗯!?”

    不过,这珈逻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把凌天给问住了。

    地藏菩萨之名,凌天自然是听说过的,他也知道,那是谛听的主人,而小青,可能就是这诸天之下,仅剩的唯一一头谛听了。

    “我并不认识地藏菩萨,我也没有资格去认识。和他,更没有任何关系。”

    凌天也想都没想。

    虽然他和小青亲如兄弟,但无论是他还是小青,可都和地藏菩萨,没有交集啊。

    “哦!?是么,那这可说不过去了,你和地藏菩萨没关系,但谛听在你身边,拥有地藏界神力的鬼子也在你身边,就连那身怀九幽阴煞气和恶魔之莲的黄泉圣女都成了你的女人,你还说自己和地藏菩萨没关系?”

    “这些,可都是曾经地藏身前的弟子。”

    但是珈逻武帝却是一副根本不相信的样子,她练练摇头冷笑,“若是你和地藏菩萨真的没有关系,那我可不得不怀疑,你就是真正的地藏了!”

    “哈哈,珈逻殿下真是会说笑了!”

    但是,凌天却是忍不住笑,这本就是在胡扯么!

    如今钧天那一脉的人可是认定了自己就是钧天的兄长,而且,他也更原因相信钧天的判断。

    至于地藏菩萨,那是万万没有可能的。

    再说,若她真是地藏转世,又娶了这么多的妻子,那诸天佛门,不气死才怪。

    “我和地藏,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这是实话,没有半点虚言,至于你说的谛听,地藏界神力之鬼子什么的,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和我的女人,他们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并不重要,我也不在乎。”

    “但若是谁因为这些事情想找他们的麻烦,得先过我这一关!”

    凌天的脸色,渐渐阴冷下来。

    他还是能够看得出来,这珈逻武帝请他来这里,是因为地藏。

    毕竟,地藏和六道轮回,对鬼族,至关重要。

    “既然如此,看来或者是我真的想错了。”

    果然,那珈逻武帝开始蹙眉沉吟起来,她摩挲着手中的茶盏,足足想了半炷香的时间,这才道:“既然如此,那我直说,我需要你的人帮我,你答应么?”

    “不行……”

    但凌天却是断然摇头。

    他和这珈逻没有半分交情,而且,他总觉得这里面,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从在天族的时候,那阎罗鬼主等人觊觎小青的时候,就是如此了。

    “呵呵,你着急拒绝我做什么!?我又没说让你们白白帮我,放心,既然我开口了,就必有你非帮不可的理由!”

    那珈逻一声冷笑,看着凌天,“第一个,鬼差带着吕怖的阿爹去了什么地方,只有我知道。”

    “不够。”凌天还是不肯。

    “第二个,你来我这里,不仅仅是来找吕怖阿爹的吧,我在十年前,已经见过了你,而且,那个人的身上,还有另外一道,让我熟悉的气息,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是你的分身,而且,还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分身。”

    “你是来找他的。”

    凌天开始蹙眉,但还是摇头,“不够。”

    那珈逻武帝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压制心中的火气,“第三个,那谛听觉醒在即,在这十八层地狱内,除了那些家伙,只有我知道,如何才能让他真正的觉醒!”

    “而且,没有我,谛听的气息暴露,你们走出了这里,必死无疑。”

    “相信我,就算是你在,也不行。”

    珈逻一口气说了三句,而且,语气越发凝重。

    “是么,这我凌天,倒是还真的没怕过。”

    凌天冷笑。

    “我知道你刚从神葬中回来,心高气傲,而且,你也别觉得,这诸天之下,只有你知道魔尊。”

    “你不会真的以为,你现在,能和魔尊抗衡,或者说,魔尊的一具分身?”

    “退一步讲,就算是你不怕,其他人就不怕么,你能一直保护他们?”

    珈逻武帝冷笑,从蒲团上站起身,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地狱世界,“凌天,我告诉你,这里是冥界,是和当年神界平起平坐的地方。”

    “这里的一切,都远超你的预料。”

    “当你到了武帝战力这个层次,很多事情,才只是刚刚开始,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也不过是刚刚展露在你的面前而已。”

    “你要身怀敬畏之心,要广交朋友,而不是四处树敌!”

    “这些话,天知殿大神的那些手下,可不会和你说。”

    珈逻忽然转过身来,那白皙如雪的俏脸之上,暗红色的嘴角,缓缓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