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96章 谜团解开
    “呵呵,阴差阳错,走吧,先进去看看。”

    凌天将那玉佩小心翼翼的收起来,这东西是钧天的随身之物,那么就算是平凡的玉佩,也意义重大。

    众人跟在凌天身后,进入密室。

    可当众人看到密室之内那伫立在眼前的巨大金塔之时,也是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和之前他们所见到过的所有金塔,都完全不同的是。

    这金塔实在是太大了。

    足有千丈之巨。

    “貌似,这金塔不是阵法,而是可以走进去的?”

    众人环伺四周,这密室之内,除了金塔,什么都没有。

    “或许是。”

    凌天来到这金殿之前,推门而入。

    没有任何阻碍,仿佛凌天,就是这金塔的主人一般。

    但是,其他人想要跟着进去,却是被一层透明的禁制,挡在了外面。

    “这不是阵法……”

    此时,凌天也蹙眉。

    难道,这金塔,只能他自己进去?

    “那我们在外面等着就是了,大哥,你小心点!”

    天啸道。

    “好,等我!”

    凌天颔首,旋即转身,走进金殿。

    而那大门,也应声关闭。

    “这,才是真正的书海么?”

    此时,凌天一步迈入,整个金殿内的光景,便是逐一显化。

    让凌天新潮澎湃的是,这金殿的一层,竟然是密密麻麻的书架。

    其上的各色典籍,数不胜数。

    而这,不正是凌天悟道所需要的么?

    压下心中的激动,凌天赶紧上前。

    在一道道典籍之上扫过,他赫然发现,这里的典籍,应该是和之前那诸神战场之内的金殿中所藏典籍是一样的,只不过,这里应该是完整的书海!

    其中,足有七成,是凌天没有参悟过的。

    可想而知,如果凌天将这些书海典籍全部参悟,那么必然可以悟道成为准帝的。

    不过,这书海茫茫,凌天还没时间去参悟,他来到第二层。

    这金塔绝对不只是这点典籍。

    果然,来到金塔二层,凌天看到了那悬浮在二层中间的几道宝光。

    一把方天画戟,一块神源碎片,以及一块残缺的青铜碎片。

    同样是惊人收获。

    在之前,金塔能出现一件宝物,便是已经足够幸运了。

    而这里,却是整整三件。

    凌天将三道曝光摄入手中,那方天画戟名为九霄炎阳,乃是上古十大帝器之一。

    神源碎片是天海界神力,如此,虞紫妃也算是能够圆满了。

    而剩下的那一枚碎片,则是正好将剩下四块青铜碎片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半圆。

    如此,凌天也断定,六爻鼎的盖子应该是分裂成了九块。

    凌天如今已经拿到了其中的五片,这五片已经能够组成在一起。

    而且,仅仅是半个鼎炉盖子,其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便是足够压制伪神器了。

    难以想象,如果这盖子凑齐,和六爻鼎合二为一,那将会是多么强横的存在。

    三件至宝,对于凌天来说,都是意义非凡。

    将宝物收起来,凌天走向第三层。

    这金塔,一共就只有三层。

    第一层是书海,第二层是三件至宝,凌天现在已经对第三层充满了好奇。

    来到了第三层,凌天抬眼,下一刻,心中便是一震。

    因为,这第三层的空间很小,就像是一间寻常的包厢。

    其内,一道身影,盘膝而坐。

    身前,是一方棋盘。

    而让凌天脚下微微后退,手中蕴星剑都抬起的是,那身影竟然忽然抬头,看向了凌天。

    这,竟然是一个活着的神族么!?

    亦或者说,是一道神念!?

    毕竟,类似的情景,凌天也不是没经历过。

    “呵呵,你终于上来了,别害怕,我没什么能力伤害你,坐吧。”

    那人笑了笑,指着棋盘前的蒲团。

    凌天抿抿嘴,在蒲团之上坐下来.

    此时,他才打量了这家伙一眼,发现,这是一个和之前那洪晃装容类似的存在,眉心之上有印记,显然是神格在身,应该是当年的神族。

    相貌俊秀,犹如天人。

    “如果晚辈没猜错的话,阁下,就是这羽化仙门的掌门了吧?”

    凌天开口。

    “嗯,你果然很聪明,没错,在下羽化仙门掌教,张凯峰!”

    那人傲然一笑,但很快,脸上的傲然之意就消散了下去。

    “不过,这些都是虚名,现在的我,已经不是神族了.”

    “前辈的意思是,您已经……”凌天试探着问,心中,已经知道了。

    这位掌门,应该已经早就陨落。

    “没错,我早在数万年前,就已经陨落在灵墟之内,现在的我,只是我当年的一道分身,因为要在这里看守殿主的东西,我不能消失。”

    “是钧天大神么?”

    “没错,你身上有殿主的东西,所以才能进来,否则,你绝对不会见到我。”那张凯峰笑了笑,目光始终落在凌天的脸上,看的凌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像,实在是很像。”

    那张凯峰嘴里,念念有词。

    “前辈在说什么?我像谁啊?”

    “殿主的兄长,而且,我也不瞒你,殿主的兄长,就叫凌天。”

    “你就是凌天,凌天,就是殿主的兄长,是殿主几乎倾尽了所有,也要找回来的至亲之人。”

    听闻此言,凌天已经从蒲团上坐起。

    之前他的确有过这种怀疑,但如今从这张凯峰口中得以印证,凌天还是心中震惊不已。

    钧天的兄长就叫凌天,那么就是他?

    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你不用惊讶,这个秘密,诸天之下,或许只有我才知道。”

    那人伸手,将凌天按了下来。

    “你有所不知,我张凯峰曾经是天知殿的副殿主。”

    “当年为了寻找殿主的兄长,我一直都在外奔波。”

    “但是,后来为了镇压魔尊,我不得不来到这灵墟之内,建立羽化仙门,看守重楼。”

    “对了,说起来还是挺有趣的,当年我寻找到了一个线索,那是一个昊天界东皇太一的人,他身上也有殿主兄长的气息,但后来发现,他身上有的,仅仅是殿主兄长的三魂。”

    “而万年前,东皇太一也没能进去灵墟,着实可惜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