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95章 钧天的随身之物
    按理说,凌天的神秘一剑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斩出这么深的裂痕。

    凌天众人,竟然是足足下降了一盏茶的时间,这才落在了地面之上。

    “看来,凌天你这一剑阴差阳错,将这羽化仙门的藏宝之地都给斩出来了。”

    吕怖笑道。

    “不过,不得不说,这羽化仙门隐藏的真是够深,我是一丁点异常都没看出来!”

    天啸等人却是后怕。

    要不是有凌天在,他们可能真的就陨落在这里了。

    “灵墟真是险地,如今,我只希望我们都能平安出去。”

    林夕叹息。

    “秘宝就在前面。”

    而凌天如今已经感应到了秘宝所在的气息。

    此时,他们降临的地方,是在羽化仙门的正下方,空间很大。

    但这里也是极为昏暗,凌天靠着神念感应,带着众人朝着前方摸索。‘

    这才找到了一出藏宝石门。

    这里到处都是阵法,但因为凌天但神秘一剑,太过强横,将大半的阵法,都给撕碎了。

    “还剩下最后一道阵法,我估计,羽化仙门的人都没进来过。”

    在这藏宝密室之外,倒是都能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宝物,其中,星辰币极多。

    若是将这里的星辰币都收起来,怕是可以横扫榜单之上的任何天骄了。

    “哇哦,我们是不是发财了啊。”天啸大喜。

    “別想多了,星辰币肯定是要平分的。”

    虞紫妃道。

    “星辰币不重要,重要的,是秘宝,凌天,你说这里的阵法,连羽化仙门都没打开过?他们可是在这里盘踞了数万年。”

    林夕蹙眉,“难道,用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们都没破开阵法么?有这么恐怖?”

    此时,众人也都围了上来。

    陆沉在那藏宝密室门前看了半晌,最后却是摇头,“这阵法极其强大,我从未见过。”

    “怕是,没人能解的开。”

    众人心中一凛,陆沉曾经可是武帝,以他的见识,竟然说这阵法无人能解。

    足可见,这阵法有多难。

    “阵法么?这应该难不住我大哥吧?”

    天啸等人,却是不以为然,在这几十年来,他们已经见证过无数次,任何阵法在凌天面前都迎刃而解的场景了。

    “这次,怕是我也不行。”

    但是,凌天此时已经在阵法之上,摸了半天了。

    其实,羽化仙门万年都没解开阵法,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这次,眼前的这座阵法,即便是他的剑影渗入其中,也找不到破解的路径。

    “凌天,这应该是当年钧天亲手设立的阵法,为了的,就是保护这最后一层灵墟内的东西。”桃夭夭问道。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阵法的底细,应该能够破解吧?”凌天道。

    桃夭夭和钧天的关系匪浅,如果她见过这阵法,那么就好办了。

    “能,倒是能,但是,你的剑影不行,得需要当年钧天的随身之物,才能触动阵法,进入其中。”

    桃夭夭耸耸肩。

    “什么!?钧天的随身之物?这去哪里寻找!”

    闻言,凌天也是傻了。

    难怪这段尧盘踞此地数万年,都没有打开阵法。

    想要得到钧天的随身之物,何其艰难。

    怕是整个诸天之下,也没有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没有钧天的随身之物,谁也不能进去其中,就算是罗煊自己来了,都不行。”

    桃夭夭无奈道。

    外面,众人看着凌天在密室门前接连叹息,也是面面相觑。

    他们可是头一回看到凌天面对阵法,如此为难。

    “相公,这次,真的不行么?”

    秦明月过来,问。

    “怕是不行了。”

    凌天仍旧在苦思冥想,他如今已经知道,自己和钧天的关系特殊,而且,他能够走到这里,一切也都是钧天的安排。

    那么,钧天理应不会将他挡在这里才是。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被他遗忘了。

    凌天来回躲着步子,其他人也都识趣的没有打搅凌天。

    这里,怕是只有凌天能够办法,解决困局了。

    “星辰剑行不行?”

    凌天忽然嘀咕一声,蕴星剑的剑柄,曾经就是星辰剑,而星辰剑之前应该就是那东皇太一的佩剑,不知道,他和钧天,有没有关系。

    想到此,凌天将蕴星剑放上去,但是可惜,阵法没有半点反应。

    看来,还是不行。

    “哼哼,没办法了吧?”

    此时,桃园内,那神界公主忽然开口。

    “怎么,前辈有办法?”

    凌天眼睛一亮,这神界公主可是当年神界的大人物。

    或许,她身上有钧天的东西?

    “自然有,但是你这可不像是求我的样子啊!”

    神界公主笑道。

    凌天撇撇嘴,心中虽然不耐,但还是毕恭毕敬的传音道:“晚辈恳请公主殿下赐教,若是让晚辈成功进入阵法,感激不尽!”

    “哼,态度勉强还算可以,要说钧天的随身之物,我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一道流光,从那圣原石中射了出来,落到了凌天的手中。

    那是一块碧绿色的玉佩,看上去,材质非常一般,甚至于连寻常的仙料都算不上。

    玉佩之上的雕琢,也很普通,像是孩童的笨拙之作。

    雕刻在其上的,是两个相互靠在一起的娃娃,一男一女,衣衫褴褛,依偎在雪地里。

    如果这东西不是出自神界公主之手,凌天绝不相信,这是钧天的随身之物。

    “前辈,你没有拿错么?”

    凌天蹙眉。

    “当然不会错,这东西是当年我还没有离开神界的时候,钧天大神给我的,她说,这东西对她很重要,让我先保管着。”

    “之后,我没能回到神界,这玉佩,我就给保留到了现在。”

    “至于这玉佩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也没说。”

    神界公主道。

    “行,那我试试。”

    凌天将那玉佩拿在手中,按在阵法之上。

    让凌天都始料未及的是,眼前的密室之门,几乎是在瞬间,就应声而开,几乎没有费半点力气。

    “这……这就开了?老大,方才你是在糊弄我们吧?”

    天啸等人也都傻眼了。

    方才他们还见凌天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如今这阵法,就被破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