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79章 我让你们走了?
    “谁!”

    这道声音,忽然出现。

    在众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尤为突兀。

    任独行和姬蘅脸色都是猛然一变。

    因为,这道声音听起来,竟然是如此的熟悉。

    难道是……

    但此时,凌天的身影,已然显化在了不远处的山峦之上。

    面对姬蘅和任独行,凌天没有选择继续隐匿。

    现在的他,就要光明正大的和他们两人一战。

    凌天!?

    果然,在看到凌天真的敢现身之后,姬蘅和任独行的脸色,都非常复杂。

    如是在之前,他们定然会觉得这凌天是疯了想找死。

    但现在不同了。

    凌天仍旧是如今的帝榜第一,而且战力强大,还有数百万幻刺蜂在身。

    他现在的战力之强,连帝榜之上的羿九阳都能斩杀。

    所在,在见到凌天竟然忽然出现在这里,他们心中岂能不惊!?

    如今,眼前的幻兽可就要死了。

    重楼秘宝就在眼前,变数,也出现了。

    “你什么意思?”

    姬蘅双眸微眯,看向凌天。

    “你要干什么?”

    任独行也脸色不善。

    “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重楼秘宝。”

    凌天冷笑。

    “找秘宝,难道你没看清楚,这里,是我们先来的么?”

    “你,想抢?”

    姬蘅阴沉着脸,他从未想过,他会如此面对一个昊天界来的人族。

    “先来的?在这灵墟之内,可没有谁先来,秘宝就是谁的这一说吧?”

    “而且,就算是我想抢,那又怎样?”

    凌天的身影,渐渐飞临下来,悬浮在对面。

    “凌天!你别太放肆了,真以为,我们会怕你么?你能斩杀悬日界羿九阳,我们同样也能!”

    任独行羞怒。

    “哈哈哈!”

    “杀了羿九阳那个废物,的确算不上能拿得出手的战绩,但你们,我还真的就没有放在眼中过。以前是,现在也是!”

    “曾经,你们是高高在上的天族,但今天,不会是了。”

    凌天手中的蕴星剑举起,指着那任独行和姬蘅,“我此来,就是为了解决你们!”

    “呵呵呵,行,凌天,你果然是一个狂妄的家伙,不过,这次你怕是高估了你自己,就算是你有幻刺蜂帮助,今天,也休想占了便宜!”

    那姬蘅冷笑,忽然大手扬起,密密麻麻的乌黑之气,便是从其袖中疯狂涌出。

    “这是传说中的玄幽瘴气,专克奇虫,你要不要,让你的那些幻刺蜂,试试?”

    凌天看着那乌黑之气,眉头微微一蹙。

    这气息,很诡异。

    凌天虽然没见过,但桃园内的夭夭却说,这东西,的确克制幻刺蜂。

    后者一旦沾染,虫身将会被腐蚀,从而战力大减,甚至不可逆。虽然修为境界超过顶级仙尊的幻刺蜂,能够抵抗这毒气,但大部分,还是要陨落。

    这对于夭夭和凌天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

    不过,下一刻,凌天的眉头便是舒展。

    对付姬蘅和这任独行,他根本就没想过要用幻刺蜂。

    他们,还不配!

    “区区瘴气,就别拿出来显摆了!”

    可这是,帝九歌的声音响起。

    而下一刻,姬蘅等人便是忽然感觉,周围的空气,陡然凝结了下来。

    一股无法抵挡的寒霜之气,席卷周围的空间。

    竟然是让他们体内的血液,都缓慢了下来。

    体表渐渐升起寒冰,任独行的脸色也变了。

    能够让他都感觉到寒冷的力量……

    “神源之力!”

    是谁!?

    在任独行惊诧的目光中,帝九歌三女,出现在凌天的身后,周围的云雾化成冰晶落下。

    “是你!?”

    任独行瞳孔猛然一缩。

    这个拥有神源之力的,竟然也是昊天界天骄。

    帝九歌,这个女子,在之前的天族中,可从未显露过神源的,难不成,是在这十来年之路内得到的不成?

    而且,从这冰寒之力的强度上看,帝九歌的本源,绝对是完整的!

    所以,姬蘅的玄幽瘴才会这么容易,就被破掉了。

    现在,他们极其被动!

    甚至于,两人身后,那些来自其他仙界的天骄相视一眼,竟然开始褪去。

    他们才不会和姬蘅任独行并肩而战。

    开什么玩笑,这凌天有幻刺蜂在,他们都不够蜂群塞牙缝的。

    “独行,我们走,这秘宝,我们让了!”

    姬蘅忽然开口,此时他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

    袖中的大手紧握,在不断的颤抖。

    “大哥!让了?让给这凌天!?”

    那任独行面色狰狞,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他任独行,怎么会在凌天面前怯弱?

    “让了!”

    “难道,我说的话,你还不听么?”

    姬蘅双眸微眯,做出这个决定,他同样是咬碎了钢牙。

    他是天族帝子,曾经自傲,乃是昊天界第一天骄。

    但是现在,他不但不敌玄昼,如今,竟然面对凌天都要退避。

    但,没办法,谁让他如今就是弱势。

    面对凌天和幻刺蜂,面对这拥有完整神界之力的帝九歌,他和任独行,即便是底牌尽出能赢下,也是惨胜,到时候,还是会被灵墟淘汰。

    “可是!我任独行,心不甘!”

    任独行咬着牙。

    鲜血,已经从嘴角流下。

    “不甘心,也得让!走!”

    姬蘅伸手抓住那任独行的肩膀,转身就要带着他离开。

    “等等!”

    “表演完了么?”

    “我可没说让你们走。”

    不过,凌天却是懒洋洋开口。

    “这重楼秘宝我自然要,但是你们的命,我也要!”

    姬蘅和任独行回身,整个脸,都在抽搐着。

    因为,他们今天,算是彻底被凌天给狠狠的羞辱了。

    他们已经退步,但凌天,仍旧不休。

    这,就是在逼他们啊!

    “凌天,你非要鱼死网破是么?”

    姬蘅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想要万全之策。

    “呵,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放心,我不用幻刺蜂,也不用帝九歌帮忙,我们,就光明正大的一战。”

    “我打你们两个,这样,你们不会再害怕了吧?”

    声落,帝九歌的九寒界神力,也撤了下去。

    姬蘅和任独行对视一眼,而后嘴角扬起冷笑。

    “这,可是你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