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71章 剑斩界子
    嗡!

    但就在此时,那些仙界的界子,都脸色骤变,眸光闪烁,又看向那箭矢闪耀的方向之上。

    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一道比火焰箭矢还要闪耀的通天剑芒,好似大日圣剑,从天而降。

    直接将那火焰箭矢,一分为二!

    羿九阳如此强横的一箭,竟然就这样,碎了……

    竟然真的有人,如此破掉了羿九阳的法则之术么!?

    究竟,是谁!?

    “如此恐怖的剑意,难不成,是剑帝陆沉!?”

    “哼,虽然我和羿九阳素来不合,但敢擅闯神山,不行!”

    神山之内,又诸多界子沉吟,下一刻,纷纷化成各色流光,飞向悬日界助手的方向。

    而因为这动静不小,很多入口外静等的天骄,也纷纷涌向悬日界的方向,如果悬日界的缺口真的被人打开了。

    那么他们也就有机会了。

    而在这些人,又很多都是昊天界凌天的故人,看到那熟悉的通天剑意,他们纷纷会心一笑。

    或许,这一剑,就是凌天给他们的讯号。

    试炼之路七十多年,在这终点之前,他们,也的确是时候汇合了。

    一时间,无数道气息,朝着悬日界的方向汇聚而来。

    而此时,在那悬日界的入口之上,看着破碎了自己的法则之箭的剑光,仍旧朝着自己斩杀而来。

    羿九阳的目光中,尽是惊异!

    这道剑,剑意之强,竟然让他有一种,面对二十多年前陆沉的感觉。

    区区昊天界来的无名武者,为何如此之强。

    这一剑,犹如大日圣剑。

    仿佛,是在嘲笑他的落日箭矢。

    铛!

    但不管心中如何惊诧,羿九阳还是拼了全力,挡下了这一剑。

    但凌天的这一剑,威力何等强横。

    即便是那羿九阳最后挡下了,但也是被震飞了出去,落下苍穹。

    此时,凌天的这样一道剑芒,才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

    凌天脚下一震,身背万丈金光,悬浮而起。

    剑蕴星辰。

    仿佛上古剑神,俯视着下方的羿九阳。

    “现在,我有资格了么?”

    “羿九阳,你还是让我失望了,比之二十多年前,你毫无长进。”

    凌天手中星辰璀璨的长剑,指着那羿九阳,言语中尽是嘲讽,但此时,却没有人再嗤笑。

    一剑震落界子羿九阳。

    凌天,的确有资格说这个话。

    此时,周围已经有不少天骄赶来了,看着眼前这道略显陌生的身影,都是惊诧。

    这一剑震落羿九阳的存在,他们竟然从未听说过。

    凌天!?

    这位,竟然也是来自昊天界么!?

    这昊天界,究竟是什么地方。

    接连有天骄出现。

    而那圣岳界和青冥界的界子赶来,却是对这道身影,有些印象。

    但当时在那金殿之前,这凌天可并没有表现出如此强势的战力啊!?

    “果然是你,凌天!”

    任独行和姬蘅等人也赶到了。

    看着如今已经拥有如此强横战力的凌天,任独行心中,尽是妒火。

    试炼之路七十年,这凌天,竟然还没有死么?

    “看来,这家伙,果然入你所说,气运极好。”姬蘅也蹙眉。

    不过,他知道,当年的长生界神力,就在此人手中,今天,必须要将其斩杀,好夺取那长生界神力。

    到时候,他就可以凑齐了长神界神力,进入灵墟,争夺机缘了。

    而且,在姬蘅眼中,这凌天,是必死的。

    神山之下,拥有七大仙界的界子,就算是这凌天拥有通天之能,也休想活命!

    “可恶,我羿九阳,绝不允许,被你如此羞辱!”

    那被震落的羿九阳,再度飞天,遥遥和凌天相对。

    此时此刻,羿九阳已经毫无犹豫的燃烧了体内的帝王血脉,战力在瞬间再度暴涨。

    远远看去,羿九阳就是是一位手持神弓的上古神灵一般。

    他再度扬起手中的长弓,瞄准了凌天,“来尝尝,我真正的灭日神箭!”

    这一次,羿九阳的箭矢威压,近乎翻倍,可想而知,他的这一箭,若是射出,该有多么恐怖!

    任独行和姬蘅都在冷笑,他们就要看到那凌天,被一箭射穿的场景了。

    那,应该会很美吧!?

    “呵呵,星路七十年,看来,你果然是没有遇到过什么对手,你以为,我真的会就这么站着被你射杀么?”

    “想太多!”

    凌天忽然一声冷笑,都天神隐开启,瞬息间就消失在天穹之下。

    众人的视线中,失去了凌天的身影。

    而且,不仅仅是简单的消失,而是,连神念锁定,都落空了。

    他在哪!?

    这是怎么回事!?

    身法么!?

    就连青冥界子此时也蹙眉。

    不管是身法还是隐匿身形的法则之术,这凌天,都要比自己高明。

    因为,他也失去了凌天的气息。

    作为青冥界最强传承的拥有者,他知道,羿九阳失去了凌天的气息,意味着什么。

    不仅是意味着他的法则箭矢失去了目标,可能,连命都没了。

    果然,那羿九阳,此时已经慌了。

    前方已无凌天,他的这一剑,要射向哪里?

    这让他,如何不慌!?

    羿九阳,剑,在这里!

    忽然间,羿九阳的身后,有凌天的声音响起。

    伴随而来的,是那一道清脆的剑鸣。

    但这道尖鸣落在羿九阳的心中,却是犹如死神的号角。

    让他的心脏猛然一颤,犹如芒刺在背。

    此时的他,能够感觉到,背后斩下来的一剑,距离他有多近。

    这一剑,有多强!

    虽然知道,他不可能挡下这一剑,但还是转身,看向那到恐怖剑光。

    这一间,和之前的那大日圣剑般的剑气,并不相同。

    这一道剑芒,隐藏在虚空之中,悄无生气。

    但却让人,更加的畏惧。

    羿九阳身上,帝血燃烧,一尊古老神宝,出现在其头顶。

    那是他的本名法宝,被是准备要之后证道所用,但现在,也只能用来保命吧!

    嘭!

    凌天的长剑,斩落在那神宝宝塔之上。

    宝塔轰鸣,光芒乱颤,下一刻,那光影便是陡然暗淡,宝塔坠落。

    区区神宝,还无法挡下凌天现在这等状态的两仪剑诀和蕴星剑。

    剑光无情将那羿九阳吞没,后者一声哀鸣,半个身子,都被凌天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