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63章 九天息壤
    “呵呵,现在,你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了吧!?”

    虞紫妃冷笑,“这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们大哥,不过是向来低调而已,就你这点星辰币,还想压我们一头,别做梦了。”

    “你,你!”那霄絮儿气的险些吐血,但就是无法发作。

    现在的她,不过排名在翰星城第三位,的确,就像是一个笑话。

    “不用管她了,看看这次翰星城,能给我们多少珍宝吧。”

    凌天扬手,让那虞紫妃不要说了。

    霄絮儿虽然是很贱,但区区一介女人,他还真的没有那个心情去反复挤兑。

    当然了,若是此女还没有记性,那索性,就直接灭了的好。

    翰星城的排行榜显化完毕,凌天拥有了优先选购珍宝的资格。

    哗!

    金色光华,接连闪烁。

    一排排珍宝的名字和图影,出现在金碑之上。

    凌天的目光落在其上,发现这次出来的珍宝,在价格上,都是极高。

    甚至于,已经出现超过一千万星辰币的东西了。

    “嗯!?”

    果然,在扫过一众珍宝之后,凌天轻咦出声,目光,也随之定格在一张图影之上。

    那珍宝,就落在第三件珍宝之上。

    是一块看起来,好似寻常土块,表面毫无光泽,没有一点神料珍宝的气象。

    但价格,却是高达一千万星辰币。

    “凌天,你的三清分身之术,不是还缺两道么,这块息壤不错,用来炼制你的土系分身,再适合不过了。”

    可桃园中,桃夭夭却是忽然道。

    “息壤?”

    凌天蹙眉,这金碑之上,明明将这东西标注为苍黄之土。

    “没错,是他们标注错了,再说,他们估计也不知道什么是九天息壤,这一块虽然并不精纯,在也是真正的息壤。一千万星辰币,你还是赚了的。”

    桃夭夭道。

    “行,那我信你一次。”

    凌天颔首,将那息壤,用一千万星辰币的价格,买了下来。

    而这一幕,让天啸等人,都有些意外。

    “大哥,这东西又什么用啊,苍黄之土!?这名字,我连听都没听过。”

    天啸问道。

    “是啊公子,这貌似,也不能用来炼器,而且,一千万星辰币,是不是太贵了些?”

    金缳儿也蹙眉。

    “哎,我就说你们别替大哥操心了,大哥办事,向来都是有目的的。”

    虞紫妃却是道。

    “也对。”

    天啸挠挠头,大哥的心思,他们自然是猜不到的。

    之后,凌天有看了看上面的珍宝,虽然一些神通功法,或者是兵器战甲都还不错。

    但都不是目前凌天所必需的。

    花大量的星辰币去买这些东西,并不值得。

    而后,凌天放弃了选怎珍宝的权力。

    轮到第二的陆沉上前,他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买什么。

    直接手一招,一方金色的石头,出现在其手中。

    那是排名第一的一块金石,名为昊玄真金,乃是帝王之料,足以作为炼制帝器的主料来用了。

    看到这块石头入了那陆沉的手,凌天便是明白过来,这位剑帝,应该还是想要炼制新的巨剑。

    这枚金石,价值呢一千五百万星辰币。

    直接花光了这无始剑帝的所有积蓄,而后,他便离开了金碑。

    “陆兄,留步!”

    凌天赶紧追了上去,两人并肩离开了人群。

    “有事?”

    陆沉看着凌天,目光冷淡。

    “我欠你的人情,我已经还你了.”

    凌天摇头,“不,我欠你的,还没还呢!”

    “欠我!?你欠我什么?”

    那陆沉蹙眉。

    “呵呵,当初,我不过是花了一万星辰币,买了你一块石头,还开出来一件上古帝器,怎么说,这都是我赚了。”

    “而你在一个月前,又帮我斩杀了那秦钟,这怎么说,都是我欠你啊。”

    凌天摊手。

    那陆沉仍旧蹙眉,“那你想怎样?”

    “这个……我看你刚才选了一块帝王料,应该是想炼制兵刃吧?实不相瞒,你手中的这把破日巨剑,就是我和你换的。”

    凌天指了指陆沉手中的巨剑。

    后者一怔,道:“原来是你,不过,这破日剑还算不错,但就是强度不够,我准备精炼一下。”

    “陆兄还会炼器?”

    凌天挑眉。

    “不会,但我听闻,诸天十界中的浮天界乃是炼器正道仙门,我准备去找他们的界子林夕,重铸这把破日剑。”

    那陆沉毫无戒备,道。

    浮天界乃是诸天十界之一,界子林夕,是器灵族,如今位列帝榜第四。

    “哦!?陆兄与那林夕,可是旧友?”凌天又问。

    “并不认识。”

    凌天捏着下巴,“依我看,不好。”

    “陆兄乃是恩怨分明之人,若是去寻那林夕炼器,还要欠上一个大人情,万一对方狮子大开口,你说,你是炼还是不炼?”

    陆沉顿时脸色一变,果然为难起来。

    “那你的意思是?”

    他看向凌天。

    后者眼睛一亮,暗道一声鱼儿上钩。

    “实不相瞒,陆兄,我自问,炼器造诣还算不错,你这把剑,我能给你重铸。”

    凌天拍了怕拍自己的胸膛。

    “你!?”

    对方显然有些怀疑,凌天赶紧将那蕴星剑,拿了出来。

    “陆兄,你看这把剑如何?”

    “好剑!”那陆沉的脸色,又是一变。

    蕴星剑之极品,绝对是世间罕见,也是如今,凌天炼器造诣的最高作品了。

    “这把剑,便是我炼制的,所以,你要相信我。”

    那陆沉想了想,而后点头,“行,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陆兄,我之前已经说了,是我欠你人情,这把剑,算是我还你的!”

    “不过么……”凌天沉吟一声,“这炼器事大,绝非一时半刻就能成的,怕是需要陆兄,之后和我一起上路了,如何?”

    其实,这才是凌天的真正目的。

    因为,凌天已经有预感,接下来的最后一段路,将会非常的艰难,仅仅是靠着他们四个人,并不保险。

    若是有这陆沉的加入,那么这最后一段路,就好走很多了。

    “哦……”

    那陆沉想了想,“行,我跟着你们一起上路就是了。”

    “呵呵,如此甚好,不错,陆兄你也放心,我的那条路,虽然艰险,但油水和机缘,也是相当丰厚的。”

    凌天闻言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