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91章 这血饮 给我
    “可恶,母后,我帝血还未动用,不然我岂能会输,我不服!”

    瑶池之上,昊天宫前。

    华霄云白衣染血,脸色涨红,尽是不服之色。

    今天的一战之后,他本应该名扬整个仙界的。

    但是身为昊天武帝的儿子,虽然仅仅是庶子,但他,却输了。

    这让自命清高的华霄云,恨不得直接去死。

    他把尊严和名望,看的比生命还重要。

    更何况,那三年前进入灵墟的天族帝子,是他的哥哥,那位是昊天武帝的嫡子,他岂能让人看轻。

    到时候入了灵墟,他不是要被那些帝子帝女笑话死么?!

    “行了,你也别不甘心了,如果你不是心中狂妄,目中无人,早就将那些天骄横扫了。如今输了,也都是你咎由自取!”

    天妃冷道。

    “其实,也不怪华霄云,是那凌天太过阴险,他竟然将帝器血饮,藏到了现在才动用,三件帝器齐出,霄云输的也实在是有些冤枉。”

    多闻天开口。

    “我曾经记得,帝器血饮乃是远古时期的帝器,不久前,我们发现的那座帝龙城废墟内,就曾经有这帝器的气息,看来,宙华仙尊,竟然就是死在这凌天手中。”

    天妃道。

    “是啊,要怪,就怪那宙华是一个废物,万年前就曾想发动叛乱,没想到还真的让他找到了封印中的帝器血饮,只是可惜,这个废物在死之前,还是一个仙尊,正是可笑。”

    多闻天喝骂一声,而后又看向天妃,“娘娘,难道您和陛下都没看出来么,那凌天的身上,有那个家伙的影子么,如今一口气,出现了那么多万年前的意志,这绝对不是巧合!?”

    “难道,那个家伙,真的转世回来了?”

    天妃摇摇头,“陛下的确看到了,但是他说,不是……”

    “那些人,都死了,永远消失在轮回之中。”

    多闻天蹙眉,心中虽然还是不信,但却不能去质疑天妃和武帝。

    “我想觐见武帝陛下。”多闻天,朝着昊天宫拱手。

    “陛下还未出关,不能见你。”但天妃,仍旧拒绝。

    “爹,娘娘,你们说的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啊,让你们如此紧张!?”多闻天身后,任独行开口道。

    “就是母后,那凌天,难不成还有背景?”华霄云也问道。

    “不该问的,就别问。背景不背景的,你也别小看了任何人族。”

    “都下去吧,该疗伤的疗伤,该准备的准备,人族进入灵墟之后,你们也要去灵墟争锋了,到了灵墟,我们可就什么忙都帮不上了,是死是活,都是你们自己的造化。”

    “那里,才是真正的战场。”

    天妃语气冰冷。

    “是!”

    华霄云和任独行相视一眼,只能退下昊天宫。

    “哎,人族……希望,不要再出现一位那等可怕的存在了。”

    多闻天叹息一声,一步踏出,也消失了。

    “哼哼,那又如何呢,万年前能弄死他,就算是再来一世,也一样可以。”

    天妃的声音在昊天宫前回荡。

    昊天宫殿内,一位端坐在神座上的身影,身前悬浮着一块黑色铜片。

    这铜片之后巴掌大小,但仍旧能够看到其上的龙纹,和涌动着的圣芒。

    在铜片之上,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有东皇两个古老文字。

    这铜片不大,但却涌动着非同寻常的气息,竟然隐隐的,在伪神器之上。

    不知道,这碎片,是何等至宝的一部分。

    “太一,究竟,是不是你呢,这把钟的碎片,我为你保存了一万年,但现在,你貌似已经不需要了。”

    声音久久回荡,直至消失。

    ……

    昆仑墟,昆吾学院。

    杨霖儿将凌天等人带回来,便是直接入了密室,给凌天疗伤。

    “前辈,我真的没事,不过是消耗太大了而已。”

    凌天看着那脸色凝重的杨霖儿道。

    “别动,我担心的不是你的伤,是那血饮的杀意。”

    “这东西是古帝器,岂能是你一个仙尊想用就用的,没有走火入魔,已经是你的造化了。”

    但是杨杨霖儿却仍旧伸手,悬在凌天头顶之上,强横的准帝气息涌起,冲刷着凌天的四肢百骸。

    不一会,一道血红色的雾气,还真的被杨霖儿,从凌天的头顶,给抽离了出来。

    “看到了么,这就是血饮的怨气,这东西可不一般,融入你体内,你想发现都不可能,若是积攒到了一定数量,你就成了血饮的刀奴,永生为他所用。”

    “这么恐怖么?”帝九歌倒吸了一口气。

    “自然,不然你们真以为,凌天的一刀,能够战胜那华霄云?他又不是刀修。”

    杨霖儿看着凌天,“现在,这血饮的帝器之魂,已经被你彻底唤醒,这刀是不祥之物,你最好别带在身上。”

    “这……”

    凌天沉吟一声。

    他,有些舍不得。

    血饮太强了。

    特别是今天他手握血饮,那股天下无敌的气息,是他都抗拒不了的。

    这等帝器在手,是一个巨大的杀手锏和底牌。

    “相信我,这东西,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你若是再用一次,我都救不了你。”

    杨霖儿又道。

    “前辈的意思是?”

    “给我,我给你保存,我是准帝,人族,只有我能压制这器魂。”

    凌天:“……”

    “好,我信前辈。”

    最后,凌天还是将那血饮拿出来,交给了杨霖儿。

    其实,凌天也有考虑。

    他马上就要进入灵墟。

    而且,人族的天骄,在之后,也都会进去。

    到时候,人族几乎没有顶尖战力了。

    无人守护的人族,凌天并不放心。

    如今杨霖儿降临,如果手握血饮,那么即便是昊天武帝的那分身降临,想来杨霖儿也是不怕的。

    “哈哈,血饮,终于到我的手中了。”

    “我看日后谁还敢和我嘚瑟!”

    不过,接过帝器血饮之后,那杨霖儿便是仰天狂笑。

    看上去,一点都不靠谱。

    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