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77章 任独行vs凌天
    擂台阵法都在不断的被撕裂。

    秦禹,已经爆发了绝强一击。

    燃烧帝血,仅仅是能让他在十几个呼吸之内,战力暴涨,之后,他会变得虚弱。

    如果他能在十几个呼吸之内,战败任独坤,他将会,名震天族。

    一切,都是值得。

    “是么!?”

    “厚土之护!”

    任独坤瞳孔一缩,显然也是看出来了这秦禹一剑的强横。

    他将手中的长矛,裂入擂台。

    手中的巨盾在前,在怒喝声中,化成万丈玄土巨盾。

    嘭!

    剑气横斩而来,但是一声炸响之后,任独行震退,数十丈,盾光乱颤。

    但最后,却是被化解。

    “再来!”

    秦禹脸色微变,又是一剑斩下。

    噗!

    任独行一口鲜血震出,再度震退,盾光出现裂缝,可仍旧未碎。

    “我看你还能当的下么!”

    秦怡心中已经慌了,帝血燃烧的时间即将耗尽,如果这一剑还不行,他就要败了。

    嗡!

    倾尽了秦禹战力的一剑横扫而出。

    擂台阵法泯灭,众皆骇然。

    任独行深吸一口气,目不转睛。

    啪!

    剑气将那盾光直接崩碎,剑气将那任独坤直接吞没。

    秦禹胜了!?

    众人惊呼。

    未曾想,这秦禹的帝血如此恐怖。

    咳咳!

    不过,烟尘中,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昆吾的身影,缓缓从其中走出,万丈准帝意志虚影,也在幻灭之间重塑。

    是任独坤!

    他还没有败!

    有人惊呼。

    此时他们看到,任独行提着破碎的盾牌走了出来。

    “帝血的确很强,让我废掉了一面盾牌。”

    “不过,这这无法击败我。”

    “现在,轮到我出手了吧!?”

    任独坤冷笑,看着那缓缓从天穹之上落下的秦禹。

    “不,不可能,接我三剑,你没事?”

    秦禹惊骇。

    他已经动用了全力,但看上去,这任独坤仅仅是被重伤,可战力仍在。

    “结束了!”

    任独坤嘴角扬起,一拳轰出,万千岩石山岳显化,砸向那秦禹。

    三个呼吸之后,秦禹鲜血狂喷,坠落擂台。

    三连败之后,天族,终于赢了!

    “呵呵呵!”

    看到这一幕,那任独坤身子一晃,也跪在了擂台之上。

    此时,他的准帝盾牌已经碎裂,断裂的矛,插在地上,让他不至于狼狈倒地。

    任独行飞上来,就二弟抱了下去。

    “这一场,天族,任独坤胜!”

    多闻天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天族连败了三场,士气已经低落到了低谷,若是再输下去,怕是要丢尽了脸面了。

    现在四场已经过去,那么接下来,还有最后一场,他的长子任独行将会出战。

    对于任独行,多闻天自然是非常自信的。

    那是必须会获胜的。

    届时,人族也注定是要被淘汰掉四个人。

    比试继续进行。

    虽然人族败给了天族,但仍旧没有人敢挑战。

    修罗族吕怖,自然仍旧是一门心思的搞鬼族,四轮之后,竟然让鬼族一脉,仅剩下了三位冥子。

    如今,第三冥子厉尘风脸色铁青,如此下去的话,他将会在第五轮,不得不碰到吕怖。

    基本上,他也是要被淘汰的,这怎能让厉尘风开心的起来呢。

    最后一场,人族仍旧是帝九歌出战,仍旧是淘汰掉了妖族的一员战将。

    四轮过后,四大仙州剩下的团队都还是相当平衡的,数量减员的都差不多。

    第五轮紧接着开始没有任何延迟。

    而这一战,也被众人认为是关键中的关键。

    人族如果能够在被淘汰一人,那么将会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

    而且,所有人都觉得,天族必胜。

    因为,出来的是任独行。

    这位天族的传奇。

    天族的帝子和现在的华霄云都是昊天武帝之子,但却是知道天族盛会开始,才出现的,他们即便是厉害,也远没有任独行的名气大。

    任独行被天族武者视为他们的战神。

    其虽然身为地神将,但却是地神将中的第一战力。

    甚至于,其真正的战力爆发出来,已经足以碾压具罗天,广目天这等修行了数千年的天神将。

    任独行身躯之上,耀眼无比的神光流动,刺痛着人的眼睛,他手掌挥动,三道仙剑,浮现在其身前,光芒轮转,剑气冲霄。

    任独行乃是天族战神。

    神源拥有者。

    其上前一步,整个擂台便是在狂震。

    多闻天更是直接飞临道擂台之上,亲自加持阵法结界。

    任独行将三把仙剑祭出,看向人族的方向。

    “人族,想要谁被淘汰!?”

    如果这话是出自其他天骄之口,那么必然是狂傲嚣张之辈。

    但是,这话乃是任独行所说,竟没有人觉得,这是在狂言。

    而任独行的面色淡然,也没有任何倨傲之色。

    就像是在陈述事实一样。

    “你们说,人族会让谁出战!?”

    “当然是帝九歌了!现在人族就剩下了四个人了,剩下的那三个,除了凌天,可都么有什么名气,上来也送的!”

    “没错,那凌天到现在都不敢出来迎战,这一轮,也注定不可能上场,没准他会派出罗斯或者是那苏九儿上来当炮灰!”

    “说的没错,帝九歌应该是会留到团战了。”

    人族迟迟没有人应战。

    这让其他各大仙州的武者,议论纷纷起来。

    但是谁都相信,无论谁上,都不会是那任独行的对手。

    “我来吧,原本,我就是想和这任独行一战的。”

    帝九歌迈步上前。

    “当然,我可没有把握,若是我输了,团战,就靠你们三个了。”

    显然,面对任独行,饶是帝九歌也没有把握。

    帝九歌还有底牌和杀手锏没有用,但是任独行,自然也是一样。

    “别,团战你可是负责控制的,没有你,不行。”

    但凌天伸手,挡在那帝九歌胸前。

    “什么意思?”

    凌天嘴角扬起,淡淡道:“这一场,我来!”

    “不,我是说,你能不能把你的咸猪手,拿的远一些。”

    帝九歌都能够感觉到凌天在胸前手掌之上的温度了。

    “咳咳,又没有碰上,你紧张什么劲,我稀罕?”

    轻咳一声,凌天整理了下情绪,飞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