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72章 帝九歌的恐怖
    紫宸神将是先出手的,万千神光笼罩在那长枪之上,朝着将帝九歌暴刺而来。

    枪芒万丈,近乎是将整个擂台都笼罩了。

    第一赛区的第一战,战斗的强度,前所未有。

    多闻天甚至不得不将擂台之上的防御结界,再度提升了一个等级。

    “好强!”

    整个擂台在狂震。

    众人惊骇。

    “紫宸神将虽然没有本源之力加持,但修为还是太过扎实了,这一枪应该是他的成名神通,憾地紫光裂!”

    “不知道,帝九歌能用几个回合战胜!”

    可是,在议论声中,帝九歌的嘴角,却是缓缓扬起。

    “你还不如你那弟弟呢,连本源之力都没有,区区神通,还想挡我!?”

    而后,众人便是赫然看到,那帝九歌连手中的法杖都没有动用,仅仅是伸出素手,纤纤玉指张开,便是有无尽的寒冰能量,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根本没见到帝九歌在动用什么可怕的惊天神通,但是三个呼吸之久,就在那紫宸神将的枪芒就要刺落之时,寒冰之力,直接将那万丈锋芒,冰封在了天空之上。

    一切,都在顷刻间静止了。

    “怎么回事!?”

    “三个呼吸,貌似连空间都冰封了?”

    “是帝九歌的寒冰领域,好强。”

    “是神通,帝九歌的九重冰封!”

    在紫宸神将惊诧的脸色之下,那被冰封的万丈枪芒,轰然崩裂。

    而后,帝九歌忽然出现在那紫宸神将之前,素手,猛然握在了那璀璨的长枪之上。

    “准帝之器?”

    冷笑一声,寒冰沿着那长枪而上,呼吸之间,便是将那紫宸,尽皆冰封。

    嘭!

    忽然的一声炸响,让擂台之下,各仙州的天骄,都是一震。

    但是他们的目光已经近乎呆滞。

    因为,擂台之上,那被冰封的紫宸神将,炸了!

    没错,就是炸了!

    神光碎裂,天族肉身,连同那准帝之器,都四分五裂。

    只留下那微弱的仙尊灵婴。

    一个回合!

    仅仅是一个回合。

    甚至于那帝九歌连兵器都没有动用,便是直接虐杀了这紫宸神将。

    广目天神宫,第一天之子!

    帝九歌冷笑一声,抬起脚步往回走,没有再说一句话,虐杀一个紫宸神将,太简单不过了。

    许多人到此刻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那朝着人族方向走去的曼妙身躯。

    “这怎么可能?”而广目天的目光凝固在那。

    至此,他的两个儿子,全都失去了肉身。

    即便是能够用天族的秘法复活,但他的两个儿子,也算彻底错了这次的黄金盛世了。

    他广目天,绝后了!

    “人族凌天,我广目天,和你不死不休!”

    广目天神将怒吼而起。

    啪!

    但是下一刻,一道耳光声响彻瑶池。,

    那广目天,则是飞了出去,

    猎龙人晃了晃玉手,“不开眼的东西。

    在这聒噪什么!?

    天妃不教育你,我替她教育!”

    杨霖儿冷笑道。

    “杨姑娘,别太过分了,这里,是天族帝宫!”

    多闻天蹙眉,冷道。

    “我自然知道这是帝宫,但是那个家伙不知道,这天族盛会,是你们天族举办的,他威胁我人族后辈,就该打!”

    “若是不服,那咱们就理论理论!”

    可杨霖儿,根本不惧,“试试,你这帝宫,能不能困的住我!?”

    多闻天深吸了一口气,抿抿嘴,而后便是看向了那擂台方向,“比试继续!”

    第一战就如此匆匆结束,人族一如既往,仍旧是首战便胜。

    “表现不错,比我想象中的要快!”

    凌天微微一笑。

    “呵呵,用不着你夸我。”

    帝九歌撇撇嘴,站在其身后,抱着肩膀,看都不看凌天一眼。

    “哇,九歌姐姐,你好强,我什么时候,能变得和你一样厉害啊!”

    风七夕羡慕道。

    “以后跟着我混,你也能这么厉害。”

    “而且,我告诉你,刚才我只是用了七成力!”

    两女在一旁,窃窃私语起来。

    比试继续,但是有了帝九歌在之前,接下来出战的各大仙州天骄,都很默契的没有选择挑战人族。

    因为,那凌天极有可能再让帝九歌应战,他们可不清楚,这帝九歌的深浅。

    终于,轮到了那修罗族了。

    果不其然,吕怖上前,大戟直指鬼族,“厉尘湮,滚出来受死!”

    他的目标如今很明确,就是那鬼族的第一冥子,厉尘湮!

    “蠢货!”

    鬼族方向,那厉尘湮本就心中窝着火,如今一再被这吕怖挑衅,也实在是受不了了。

    作势,就要出战。

    “大哥,不可!”

    但是,那鬼族的第二冥子却是将其拦下。

    “大伯父说过,第一轮,你不能出手。”

    “和吕怖耗下去,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厉尘风也道:“二哥说的没错,修罗族根本就是放弃了天族盛会,我们和他纠缠,没有任何意义。”

    “那怎么办!?”

    厉尘湮怒道。

    “随便上去一个吧!小七,这一场,你出手!”

    厉尘风看向身后一位仙尊八阶的鬼族天骄。

    “我!?行,行吧!”

    那鬼族仙尊一怔,但是看到厉尘风脸色阴沉,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呵呵,厉尘湮,你果然是没让我失望,鬼族,尽是胆小怕事的鼠辈!”

    看到那厉尘湮还是不曾出来应战,气的那吕怖破口大骂。

    鬼族有口难言。

    脸色都难看到了极致。

    那阎罗鬼主的脸都在抽搐。

    因为一个血修罗,现在鬼族几乎成了整个帝宫各大仙州武者的笑柄。

    但偏偏因为要保全争夺第一名的可能,他们又无法应对。

    辱骂,也只能承受。

    “吕怖,你也别小看了我,想要挑战我们老大,先过来了我这一关!”

    “我可不是寻常顶级仙尊能够相比的。”

    那飞上来的鬼族天骄道。

    “无耻的愚蠢废物!”

    吕怖冷笑,血气冲霄,一拳便是轰出。

    不曾动用方天画戟,那血气凝成一头血色凶兽,咆哮在万丈拳锋之中,席卷整个擂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