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62章 弥天神宝 修罗血棺
    “可恶,我出手吧!”

    厉尘湮忍无可忍。

    这吕怖,是在仙界所有大势力的面前,打他的脸。

    “不行,你的对手,是那任独行和华霄云!”

    “万不能在这里,暴露战力,况且,这吕怖不同一般,你不动全力,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阎罗鬼主却是将其拦下。

    “那现在怎么办!?”

    厉尘湮惊怒。

    “没办法,等,天族,不会不管。”

    那阎罗鬼主深吸一口气,他自然也不愿意,但又无法质问天族。

    “哼,你们这群缠人的废物,滚开!”,那吕怖一声大喝,大戟轮动了出去,将那些强者震的倒退,即便是顶级仙尊,但是那些鬼族身上,还是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浑身染血。

    “吕怖,你够了!”厉尘湮眼眸可怕,黑发如瀑肆意舞动,诡异的黑泉涌动,乃是暴怒之征兆。

    “哈哈哈,有种你就下来,不然,这些家伙,我就都杀了!”

    吕怖仍旧杀气腾腾,霸气无比,手中重如神山一般的方天画戟抡起,像是要咂碎万里山川。

    眼看着那数位仙尊,就要死在大戟之下。那广目天,终于是开口了,“吕怖,天族盛会就要开启,这里是西陵城,不准你再杀了!”

    然而,那吕怖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方天画戟,已经轮了出去,数位仙尊在大戟之下,面色惊恐,一旦被吞没,必死无疑!

    这血修罗,竟然根本不给广目天半点面子。

    饶是广目天也脸色羞怒,但是,这吕怖乃是上一任神女所生,地位尊崇,只有持国天和统领事务的多闻天,以及和武帝能够惩治,他的确是管不了。

    “当!”

    终于,那血色大戟劈斩而下,直接将那数位仙尊吞没,等大戟之光消散,众人这才发现,那数位仙尊,已经陨落!

    又死了!

    准帝之下,这吕怖,根本没有对手啊!

    一上来,这血修罗,就杀了好几个鬼族的仙尊,太狂了!

    此时,那吕怖擎着大戟,气息冲天,西陵城都被震动,虚空崩坏了,景象吓人。

    许多天骄都心头剧震,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血修罗,仅仅是仙尊九阶就有这等战力,若是成为了准帝,那该有多么强横!?

    如今这一辈中,能够抗衡的了血修罗的,怕是没有几个。

    “哈哈哈,无趣,无趣,太不禁打了,连我的三招都挡不下,我可仅仅是动了六成力量啊,厉尘湮,你就这么让你的手下下来送死!?”

    “你还出手么,废物!?”

    吕怖手中的大戟直指天台之上的厉尘湮。

    显然,他并未放弃。

    “够了!吕怖,这里是西陵城,不是你修罗族!天族重地,岂能让你这般,胡作非为!?”

    就在这时,从那天门之中,涌出一道强横至极的气息。

    这道气息,尤为强大,不在阎罗鬼主之下。

    凌天熟悉,这就是曾经降临大汉玉门关前的多闻天。

    “呵呵,多闻天神将,你想管老子!?你配么!?”

    但是,那血修罗却是喝吗一声,竟然连多闻天,都不放在眼中。

    “放肆!”

    多闻天顿时震怒,在帝宫之内,他的地位,仅次于武帝和持国天,而持国天多是伴随在昊天武帝身前修行,不管天族事务,所以,一切权利,都在多闻天的手中。

    如今,岂能被一个小小的后辈挑衅!?

    当即,其大手伸出,背后有神族光环涌动,从那西陵城之上,涌起万道神光,交织成一方大印,从天而降。

    似乎是要将那血修罗,镇压起来。

    “哼,又是弥天印!”

    吕怖脸上涌起震怒之色,似乎早就见过这等手段,手中大戟扬起,试图要将那大印震碎。

    但是,一道轰鸣之后,那大印光印却是不动如山。

    没用!

    “可恶!”

    吕怖不服,冲天而且,犹如一道血色大戟,爆射而去。

    铛!

    一声炸响,那大印光芒距离震荡,风暴余波,席卷周天,弥漫万里,让见者,尽是惊诧。

    这吕怖的威力,竟然比之前还要强横了不少!

    果然,他方才是真的没有动全力。

    而让众人更为震惊的是,那弥天印,竟然不再继续下降。

    被那吕怖,给抗了下来!

    这弥天印,可是多闻天的神宝。

    比之那通天至宝还要强大,镇压西陵城,谁能抵挡!?

    但如今,却是无法镇压一个后辈么!?

    “呵呵,多闻天,我不是当年的我了,这弥天印,休想镇压我!”

    吕怖双手撑天,扛起那弥天印,双眸血红,狞笑着。

    “呵呵,你真的以为,这是弥天印的真正力量么?”

    但是,那多闻天却是冷笑。

    声音落下,其手中再度结印,霎时间,那弥天印之上,万丈光芒遮天而下。

    再度数倍之大印力量,狂压下来,让那吕怖在顷刻间色变,不敌大印压力,震落下来。

    “呵呵,吕怖,现在,你可知道,我多闻天的力量了!”

    多闻天冷笑着看着那被大印镇压的修罗,冷道。

    “呵呵,那又如何,你是准帝,若我入了准帝境界,你这大印,我一戟就能崩碎!”

    吕怖不服道。

    “放心,我会给你机会,等你到准帝境界,但现在,只要我还能镇压你,你就给我安生一些!”

    多闻天撤下弥天大印,将那血修罗身上的压力,卸了下去。

    “自己有办法上来,就准你参加盛会,若是上不来,就滚回冥界去!”

    多闻天负手。

    “呵呵,我自然能上的来!”

    没有了大印压制,那血修罗虽然安生了一些,但下一刻,他猛然抬手,从虚空中,竟然显化出一尊血晶铸就的棺椁!

    棺材!?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强者,有些懵逼。

    这个时候,这吕怖,拿出来一尊棺材,是要做什么!?

    不过,当这棺材彻底从虚空中显化出来,包括诸位准帝在内,凌天等是瞳孔猛然一缩,。

    这棺椁,有古怪!

    从这棺材之上,凌天能够感应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甚至,其内的波动,不在朱紫幻,赤霄准帝这等强者之下。

    “修罗血棺!?这东西从何而来!”

    阎罗鬼主忽然一声惊呼,显得极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