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89章 天火子
    不仅如此,方才那火焰蛟蛇说他是炼墟鼎内演化出来的火灵。

    这炼墟山的模样,也像极了一尊鼎炉。

    这不会是巧合。

    凌天所知,上古时期,的确有一尊通天至宝品阶的极品鼎炉,名字就叫做炼墟鼎。

    这尊鼎炉的战力极强,不过在一次人族和龙族之间的大战之中,失踪了。

    如果这次真的找到了炼墟鼎,那么大汉仙朝的九鼎御天大阵,便是会再度变强。

    这,也是凌天所需要的。

    所以,无论如何,这炼墟山,凌天都要给他翻个底朝天!

    “走!”

    凌天一手一个,拉着那葵彩鳞和林焱焱,便是再度冲进了火海。

    洞府不在下方,不然,凌天不会察觉不到。

    而在那火焰蛟蛇死灭之后,炼墟山内的火海,也渐渐的稀薄了许多,

    很多隐藏在火焰之中的东西,逐渐显化。

    终于,葵彩鳞在炼墟山的山壁之上,发现了一个古怪的漆黑洞口。

    其中,尽是涌动的赤红岩浆,就犹如人的血脉一般。

    “的确有点古怪,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应该是一个上古时期的顶级仙尊洞府。”

    “走吧,有我的仙火保护,这些岩浆,不算什么。”

    凌天揽着两女,直接冲进了岩浆之中。

    没入岩浆,这里的火焰高温,比火海之内还要恐怖,如果不是凌天体内有八百层的恐怖仙火在,任何人,都休想进入这其中。

    在岩浆之内,凌天三人,继续向下。

    路上,开始碰到层出不穷的阵法机关。

    不过,都被凌天一一破解。

    但这也让凌天更加断定,这里下面藏着的,必然是上古洞府无疑。

    果然,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凌天终于冲出了岩浆的阻隔,进入到了一方独立的空间之内。

    这道空间之内黑漆漆的,凌天身上的仙火,陡然将空间照亮。

    这才发现,这空间并不大,只有百丈方圆。

    空间内,只有简单的石桌石椅和床榻。

    不过,此时这些器具之上,都尽是灰尘。

    显然已经很久,不曾有有人在这里修行了。

    只不过,在这空间之内,中间的位置上,有这一尊暗红色的鼎炉,矗立在那里。

    似乎,也有数千年,未曾动过位置了。

    “炼墟鼎!?”

    见状,凌天大喜。

    没想到,这尊鼎炉,真的还在。

    那么这次炼墟山,还真的是没有白来了。

    林焱焱作势,就要上前。

    但却是被凌天拦下。

    “还不能取。”

    葵彩鳞则是蹙眉,“怎么,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强大的东西,敢守护这鼎炉么?”

    “不,倒不是有存在守护,而是,我们要取之有道。”

    凌天上前一步,朝着那床榻的方向,躬身一拜:“前辈,晚辈人族凌天,如今闯入洞府,乃是无奈之举。”

    “如今,想要拿走炼墟鼎,还请前辈应允。”

    身后,葵彩鳞两女对视一眼,都有些疑惑。

    凌天如此做,难不成,这洞府的主人,还未死么?

    “呵呵,你倒是也算有礼。”

    不过,让两女浑身一震的是,在凌天话音落下不久之后,那床榻之上,果然显化出了一道身影。

    其须发皆白,身着一身浅蓝色的道袍。

    仙风道骨,尽是一派上古时期的修行者装扮。

    显然,这就是此洞府的主人了。

    只不过,这道身影,仅仅是一道神念化成的虚影,并没有任何的威压和气息。

    “这是自然,既然前辈的神念仍在,这炼墟鼎,我们不会轻易拿走。”

    凌天颔首。

    其实,他也是在进了这洞府空间之后,才感觉道这股神念气息的。

    虽然这道神念气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但凌天明白,如果他贸然拿起炼墟鼎,轻则鼎炉自毁,重则,葵彩鳞和林焱焱,都有危险。

    “不错,你也没让我失望,其实,这么多年来,像你一样,闯入这洞府的,其实也不少。”

    “但是他们都未曾问我一句,就想那这里的东西。”

    “不过,他们自然不会如愿以偿,反而是送了性命。”

    “我天火子,虽然也不算是什么绝顶人族,但自问,也还是有些尊严。”

    “既然你敬我,那我,也自然敬你。”

    “而且……”

    那老者笑着,忽然看向凌天身后的林焱焱,道:“而且,还我还闻到了我传承的味道。”

    “不错,如此年纪,便是能够将我的弄炎决,修炼到了第三重,而且还让自己体内的火种,凝成了火灵,这比我当年,还要出彩啊!”

    “这……”

    林焱焱闻言,也是一怔,神色有些慌张。

    原来,自己所修炼的弄炎决,就是眼前这位前辈的传承。

    凌天则是狂给林焱焱使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赶紧上前拜道:“弟子林焱焱,拜见师尊!”

    反正,这弄炎决是这老者的,拜师,也不足为过。

    这样一来,有着师徒的一层关系,这老者也就更不会为难他们了。

    “哈哈哈哈!”

    “你们这些孩子,还真是有趣!”

    果然,让老者,仰天一笑,似乎非常欣慰。

    “罢了罢了,老夫的这缕残念似乎有数千年,未曾这么开心过了。”

    “你们也不用担心,如果我想为难你们,你等现在已经死了。”

    那老者浮了下长须,又道:“这炼墟鼎,放在这里蒙尘,已经上万年,也是时候,重现世间了。”

    旋即,那炼墟鼎便是飞起,送向了凌天的方向。

    “多谢前辈赐宝。”

    凌天大喜,如今这炼墟鼎到手,心中便是已经满足了。

    “不用谢,我也一直在等,能够继承我衣钵的人。”

    “现如今,也算是了结了我一桩心愿。”

    “除此之外,我一生只罪心修炼,身家,也就只有这一鼎,还有我的弄炎决。”

    “能够给你们的,也不多了。”

    那老者,有从手中,显化一块玉简。

    送给了林焱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