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69章 我的女人
    然而,葵彩鳞仍旧没有看那天蛇公主一眼,而是转身,看向那赑屃老者。

    “你活了数千年,终究也不过就是这点道行!”

    “区区一个天蛇族的后辈,也配教训我!?”赑屃老者,微微蹙眉,心中更是羞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轰杀了东方野。

    这完全是,不将他,放在眼中了啊!

    “不服是么,那就打到你服!”

    葵彩鳞,向来不爱废话,当即浑身笼罩金属性本源之力,十根利爪闪烁,背后带着了游龙一般的虚影,便是杀了上去。

    “呵呵,来的好,像你这等妖族的后辈天骄,就是应该好生教训,才能知道,什么是低调!”

    赑屃乃是活了数千年的妖尊境界老怪物,虽然惊诧于葵彩鳞的惊人战力,但却是也不至于害怕。

    面对那葵彩鳞的凶猛神通,赑屃巍然不动,控制着周身漫天流沙。

    再度凝成山岳,朝着下方笼罩而下。

    “呵呵,还来这一套么!?”

    但是,面对赑屃的土系神通,葵彩鳞只是冷笑。

    这七阶妖尊的战力,要比之前在妖坟中遇到的干尸,强上那么一丢丢。

    是一个与葵彩鳞旗鼓相当的对手。

    所以,葵彩鳞,此番也是在全神贯注,未曾有半点松懈。

    凌天就在身后看着,这次他不现身,就是要让葵彩鳞,主宰这遗落战境里的一切。

    所以,葵彩鳞,也绝对不会让凌天,给看轻了。

    金爪裂天,仿佛是金龙冲霄一般。

    葵彩鳞浑身笼罩在龙族神光之中,漫天的威严龙族气息,让其神通,尤为强大。

    那赑屃凝成的土系山岳,在触碰到葵彩鳞金爪的瞬间,便是直接崩溃开来。

    无论这次赑屃凝成的神通,有多么强横。

    但仍旧,无法抵挡葵彩鳞。

    一切抵挡,都像是土鸡瓦狗。

    “什么!?”

    “你身上,竟然没有天蛇族的气息,而尽是龙族!”

    “你究竟是什么妖!”

    那赑屃也是感受到了从葵彩鳞身上的金龙气息,在瞬间,便是怔住了。

    作为龙生九族之一,赑屃自然对龙族,太过熟悉了。

    他们乃是龙族之后,对于真正的龙族血脉,天生畏惧。

    但是,金鳞天蛇族,属于勾陈之后,其内的龙族气息,应该远差于龙生九族才对。

    但如今,这是什么情况!?

    此刻,不仅仅是那赑屃。

    就是金彭和天蛇公主,都彻底惊呆了。

    现在的葵彩鳞,不但修为战力强大,而且其血脉,竟然也是如此的精纯龙族之血。

    甚至是,龙族中的金龙一族!

    那可是比五色龙族,还要强横的存在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现在知道了,也晚了!”

    “灭绝金杀!”

    葵彩鳞冷笑一声,化成一条行如金龙般的天蛇,出现在赑屃的头顶之上。

    如果这条天蛇之上生有龙爪,那么就和真正的金龙一族,没有任何区别。

    但即便是如此,那恐怖的龙族威压,还是让赑屃一身战力,压制了三成之多!

    葵彩鳞的本体,搅动风云,形成一道金色的风暴,将那赑屃,团团包裹。

    从外面能够清楚的看到风暴之内,那恐怖的风刃,在绞杀着那赑屃的身躯。

    恐怖的火星迸溅在其中,饶是赑屃那等至极的防御,也无法在葵彩鳞的神通之下,安然承受!

    “真是恐怖!”

    “连赑屃都不行么!”

    金彭抿抿嘴,被现在的葵彩鳞,吓到了。

    他微微侧身,看向身后那悠然抚琴的凌天。

    这才明白,为何此时的凌天,没有出手。

    或许,纵观整个遗落战境内的天骄强者,都没有谁,能是葵彩鳞的对手。

    实在是太强大了。

    果然,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之后。

    天穹之上,那金龙虚影所化成的风暴,渐渐消散。

    有满天的黄沙,飘然散落。

    但是,那赑屃的气息,却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葵彩鳞从天穹之上,徐徐降落,手中把玩着一枚晶莹的土系晶核。

    那赫然是赑屃的一身精华所在。

    这也就证明着,苟活了数千年的赑屃,最后,还是死在了这遗落战境内。

    而且,还是被葵彩鳞,虐杀致死。

    “姐姐。”

    看着那葵彩鳞走来,天蛇公主娇笑一声走了上来,“这么久了,你去哪了!?爹和娘,都很担心你。”

    “担心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天蛇一族的公主。”

    葵彩鳞,声音冷淡。

    “姐姐,你还为这个事情,耿耿于怀么!?我之前就说过,如果你真的想要公主之位,那我可以让给你,反正我对这所谓的公主,根本不感兴趣。”

    天蛇公主蹙眉。

    “不用了,这公主之位,也不是你说能让,就能让的,我体内没有勾陈气息,这在族内,谁都知道。”

    葵彩鳞摇摇头,“既然天蛇族已经放弃了我,那我,也就只能靠自己了。”

    “姐,但我永远,都是你妹妹啊!”

    天蛇公主眼中一红,看向葵彩鳞。

    “呵呵……”

    葵彩鳞轻笑一声,并未有什么表示,而后化作一道金芒,朝着那核心之地,飞掠而去。

    “这……”

    金彭蹙眉,看向身侧黯然神伤的天蛇公主和身后的凌天,有些不知所措。

    “公主,既然这位是您的姐姐,那么我们就赶紧跟上去吧!”

    凌天将古琴收起,起身道。

    “对,没错,我要保护姐姐,绝不能让她出事!”

    天蛇公主抹了抹眼睛,而后便是追了上去。

    “呵呵,金彭兄,还愣着干什么!?走吧!”

    直到那天蛇公主远去,凌天这才拍了拍金彭的肩膀笑道。

    “凌兄,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葵彩鳞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而且,变得这么可怕了!?”

    金彭怔问道。

    “没什么,我的女人,没有弱的,走吧,日后,让你吃惊的,还很多!”

    凌天哈哈一笑,卷起古琴便走了。

    “你的女人!?”

    金彭摇摇头,“真是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