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56章 孽缘
    “呵呵,你有这份心就行,反正姑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和你的血脉比起来,我更希望你,带着金鳞天蛇族,走的更远。”

    “哎,只是可惜彩鳞那个丫头了,她的血脉本是不错,但奈何,尽是龙族气息,毫无我勾陈一族的血脉。”

    “她性格,也太过倔强了些。”

    小青蛇叹息一声。

    “姐姐!?”天蛇公主摇摇头,“只是希望,姐姐能平安吧,她离开,已经很久了。”

    凌天一路疯狂回到自己的宅院之后。

    但此时的他,双眸仍旧血红。

    那天蛇公主的魅功,其实相当了得,甚至,不在天狐一族之下。

    不仅如此,貌似是因为凌天此时体内已经有了天蛇一族血脉的原因,让此时的凌天,更是无法抵抗那股情欲和躁动。

    “可恶!”

    “九儿,你可有办法!?”

    凌天盘膝坐在床榻之上,开始催动万古焚天决和真龙九变,试图祛除体内那天蛇公主的影响。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催动真龙九变之后,反而是让凌天体内的情欲,越发躁动起来,根本无法收敛了。

    “凌天哥哥,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这天蛇公主难道在你的体内,下了媚毒不成!?”

    但是,苏九儿却是着急的绕着凌天转圈,对凌天体内的那股燥热,束手无策。

    “你忍耐一下,我去桃园找夭夭!”

    苏九儿闪身进了桃园,但是却发现,此时的桃园,空空如野,似乎所有人,都在此时闭关了,竟然找不到一个人。

    “完了,这可怎么办!?

    苏九儿又闪身出来,整个人都慌了。

    “我来吧!’

    但就在这是,凌天手臂之上,忽然有金光绽放。

    一条形如金龙般的天蛇虚影,显化在凌天身前。

    而后,虚影溃散,葵彩鳞,从其中走出。

    “你,你其实已经能够化形出来了?”

    苏九儿一怔。

    “呵呵,早就可以出来了。”

    “那你为何还缠着凌天哥哥!?”苏九儿化成的小狐狸蹙眉看向那葵彩鳞。

    “他体内有着精纯至极的青龙精血,对我来说,是大补,我自然不会出来。”

    葵彩鳞冷笑。

    “你过分了!”

    苏九儿怒道。

    “呵呵,那又如何,也比你强,你身为天狐血脉,明明喜欢凌天,却就是不肯说,你在犹豫什么!?”

    葵彩鳞瞪着那苏九儿,和葵彩鳞比起来,苏九儿的性格,要软弱很多。

    “你,你胡说什么!”

    苏九儿怔在哪里。

    “呵呵,好啊,既然你不喜欢他,那就看着吧!”

    葵彩鳞冷笑一声,直接在凌天身前,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霎时间,葵彩鳞那艳绝天下的完美身子,赤裸裸的呈现在了凌天身前。

    但此时的凌天,浑身涌动的红色的光芒,双眸猩红,仿佛已经失去了意识一样。

    “你,你这不要脸的家伙,要干什么!?’

    一旁的苏九儿见状,眼色大变,作势就要扑上来。

    “如果你想要让我救凌天,那就别动!”

    葵彩鳞冷道。

    此时的她,脸上也升起了一抹羞红之色,但很快,便是消退了下去。

    “我!”

    “我走!”

    苏九儿无法阻止葵彩鳞,只能羞骂一声,回了桃园。

    “凌天,之前你救我一命,今天,我还你一个人情!”

    葵彩鳞看着眼前的凌天,深吸一口气,此时的身子,也在颤抖。

    毕竟,这是她的第一次。

    但葵彩鳞的性格,就是果决火辣。

    咬了咬牙,她便直接将凌天推到,坐了上去……

    当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呃……”

    凌天揉了揉额头,不知道为何,他这次醒来,仿佛是宿醉了一般,脑子仍旧在混胀之中。

    但是,凌天隐隐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春梦。

    而春梦的女主,貌似是那……

    “哎呦!’

    凌天顿时从床上蹦了起来。

    这才发现,他身上不着寸缕,而且,这里也不是在那山珍城内的宅院里,而是在桃园的四象塔中。

    闻了闻手中的余香,凌天知道,方才他所感受到的看到的,根本不是梦。

    而是自己,貌似真的把葵彩鳞给睡了!

    “嘶!”

    果然,凌天的念头刚刚升起,青龙手之上,便是一震刺痛袭来。

    “别胡思乱想,我不过是为了救你的命!”

    葵彩鳞的声音响起。

    “救命!?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

    凌天蹙眉。

    “放屁,我又不是人族!”

    “而且,你休想降服我,如果你觉得亏欠我,那就多喂我精血。”

    葵彩鳞冷道。

    “你……无语!”

    凌天摇了摇头,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都已经睡了,但还是不服的女人。

    走出四象塔,桃林内,桃夭夭和六爻等人都在,似乎一些仿佛都没有发生一样。

    “夭夭,怎么回事,之前你应该有办法救我的,对不对!?”

    来到药田之前,凌天蹙眉道。

    “可别乱说,你自己体质和血脉那么强大,最后都失去了意识,我哪有什么办法!?”桃夭夭摊手,“要怪,就快你太色咯!”

    “什么鬼!?”

    凌天又看向那在水潭边晒太阳的六爻,“前辈,你也没有办法!?”

    “没有.”

    “怪只怪,那葵彩鳞在你体内太久了,你的血液中,本就带着天蛇一族的气息,而后被那天蛇公主催动,化成了这天底下最为恐怖的情欲之毒!”

    “无人能解,除了那葵彩鳞。”

    “所以,哎,孽缘啊,孽缘!”

    “爻爻,我也想要和你有一段孽……”

    “啪!”

    青虚还未说完,就被一巴掌扇飞了。

    凌天摇摇头,心中无奈至极。

    每次都是他这般被动。

    被睡了,这算怎么一回事嘛!

    从桃园内出来,凌天这才发现,外面漆黑一片,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夜了。

    “哎呦,我险些给忘了!”

    凌天忽然拍了下额头,这才想起了,之前在山珍城主府内,金彭还约了自己要在城外见面呢!

    身法开启,凌天借着夜色,离开天蛇族的大宅,而后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