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53章 小秦秦
    这音律的声音,极其刺耳,虽然没能直接用音律的力量,粉碎那神通,但是听闻到琴声的镇海嘲风,却是脸色猛然大变。

    他忽然感觉到,脑海中浑身鼓涨,仿佛要炸裂一般,那伸出去的大手,也直接崩碎掉了。

    “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大殿之内,天蛇公主等人,都不由的惊呼一声。

    心中暗道,这嘲风一族,虽然忌惮音律,但也不会如此敏感吧!?

    大殿中央,原本还信誓旦旦的朱韬,也脸色惊变,赶紧起身,飞临到大殿之外。

    朝天痕可不能输,如果输了,他诛炎饕餮一族的所有计划,可就泡汤了!

    “啊啊啊!”

    但是,看着那已经跪在地上,根本无法自持的朝天痕,朱韬整个心,都瞬间凉了。

    “朝天痕,站起来,杀了他,你不能输!”

    朱韬怒吼。

    “啊啊,我要杀了你!”

    擂台之上,那朝天痕两色涨红,整个头颅,都仿佛大了一号,其背后的上古嘲风虚影,更是萎靡不振。

    但是,在其血脉的催动之上,无边的水雾,还是弥漫开来。

    朝天痕此时已经竭尽所能,只要让他碰一下那狐妖,此妖,就必死无疑!

    “呵呵,看来你还是不乖啊!”

    但是,擂台之上的凌天,岂能给他机会!?

    其琴音陡然急促起来,经过改良之后失魂曲,如今在凌天的手上,可是能够爆发出无穷的威力。

    特别是对付这嘲风,简直就是天克!

    虽然凌天的琴音越发急促,仿佛整个山珍城内,都充斥着着等琴音。

    不仅仅是嘲风受不了,此时就连大殿内外的朱韬等妖族贵胄,都感觉自己的脑子,开始混沌,体内的妖族气息,更是混乱不堪。

    那就更不要说,那台上的嘲风。

    此时此刻,音律凝成的风暴,已经将朝天痕所包围,他周身的蔓延出来的水气,根本无法抵挡音律的渗透。

    刚刚要站起身来的朝天痕,再度跪了下去,抱着脑袋,在地上嘶吼。

    他实在是太痛苦了,嘲风一族,天生畏惧音律,在万年前,他们这一族,就是被人族用音律之道,直接击溃。

    “嘶,难怪此妖的琴音如此了得,原来是其手中的,是名琴!如果我没看错,应该能排在名琴录上前十五!”

    “不曾想,我妖族之中,竟然有妖王,得到了如此珍贵的古琴。”

    金彭故作惊诧道。

    “哼,此妖族,不会是人族的奸细吧!”

    大殿之前,朱韬豁然转身,看向那天蛇公主。

    “朱韬殿下,你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讲,人族有胆量,伪装成妖族,混入山珍城!?你是瞧不起自己族中的那些妖尊么?”

    天蛇公主反唇相讥。

    “你!”

    朱韬一怔,但却无言以对。

    没错,如果真的是人族伪装的,那么即便是能够瞒过他们,也绝对逃不过族内妖尊长老的法眼。

    “金彭,你天生金瞳,可以看破一切伪装,这妖族,真是狐妖!?”

    此时,东方野从大殿内走了上来。

    “自然是狐妖无疑。”

    金彭颔首,但是心中却是暗骂这个东方野真是个蠢货,去质疑凌天,有什么好处!?

    “朱韬殿下,你还是认输吧,不然,朝天痕,很可能会死在音律之下,即便是不死,其天赋,也会折损!”

    金彭又看向那脸色阴沉如水的朱韬,笑道。

    “哼,认输!?”

    “不,我诛炎饕餮族,岂能认输!?”

    朱韬冷哼,他代表着家族的至高尊严,如果在这山珍城认输了,他颜面何存!?

    “呵呵,那没办法了,镇海嘲风族乃是我龙生九族之一,死了,可就真的可惜了!“

    金彭摇头。

    擂台之上,那朝天痕已经已经被琴音震的七窍流血,浑身的妖气,都被散尽。

    如果再坚持一盏茶的时间,此妖,必死!

    若是换做其他妖王,或许不会如此被动,但是奈何,这是嘲风一族。

    “朱韬殿下,我,我认输!”

    嘲风在地上嘶吼,他只能认输,不然,他真的会死。

    “呵呵,那好,既然你认输了,我就饶你一命。”

    擂台之上,凌天猛然收回了琴音,而后直接飞下了擂台,站在天蛇公主身前。

    “公主殿下,寻秦,幸不辱命,得胜归来!”

    凌天将古琴背在身后,拱手朝着那天蛇公主道。

    “呵呵,原来你叫寻秦!?不错不错,没想到,你这琴音,如此了得!”

    此时的天蛇公主心中大悦。

    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狐妖,竟然能够战胜那强大如斯的朝天痕!?

    而且,此妖的获胜,意味着,他们三族,将会拥有进入遗落战境的资格。

    “朝天痕,你竟然敢认输!?”

    但朱韬却是惊怒,这才开战没多长时间,就输了!?

    “殿下,实在对不住,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

    朝天痕此时仍旧跪在地上,面对那怒气汹汹的朱韬,他心中,难免失望。

    在朱韬眼中,他果然不过就是一个打手或者是工具,根本不会在乎他的死活!

    “可恶,你这个蠢货!亏我饕餮一族,养你这么久!”

    “滚下去!”

    朱韬惊怒不已。

    “呵呵,殿下,你可别急着发火,既然你输了,那么你可就得按照约定,这遗落战境,我三族,有资格进入其中,而且准入标准,也是由我们商议决定!”

    天蛇公主妩媚一笑,心情大好。

    “没错,朱韬殿下,您是饕餮一族的少主,该不会反悔吧!?”

    东方野道。

    “哼,反悔!?我朱韬还要脸!”

    “既然你们都如此想死,那就进来吧,一起商议,准入的标准!”

    朱韬冷哼一声,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天蛇公主身侧的凌天,步入了大殿。

    “呵呵,小秦秦,你不愧是我葵彩尤看上的帅哥,这次我记你一大功,且在这城主府内等着我,商议之后,我亲自带你回去!”

    “其他人,都自己回去疗伤吧!”

    天蛇公主捏了捏凌天的俊脸,眉眼之中,尽是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