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50章龙生九族 镇海嘲风
    “遵命!”

    殿外的擂台之上,那身着斗篷的身影,忽然撤下身上的遮掩。

    而就在那斗篷落下的瞬间,体内气息缓缓散而出,绵延不绝,宛若江河大海!

    无边的惊涛冲天而起,在其头顶之上,凝成一道巨大无比的水色身影。

    那虚影有着龙族气息,扬天嘶吼,震荡起来的水气,犹如海啸一般。

    而就在呼延灼和殿内金彭看清了这道身影之后,都是在第一时间,惊呼出声。

    “不可能!嘲风!?”

    而片刻之后,其他妖王,这才反应过来,也纷纷起身,眼睛瞪得滚圆,显然,也是被惊到了。

    天蛇公主仿佛见到了鬼一样,连连摇头,“又是一个龙生九族之后!?”

    “传说中的镇海嘲风族!?”东方野也蹙眉,“不对啊,不都说,这一族早就覆灭在了万年前的那一场混乱浩劫之中了么!?”

    “没错,我族内典籍记载,龙生九族,在万年之前,仅仅剩下四支传承,分别狴犴,狻猊,嘲风和赑屃!”

    “而后两种,在万年前的浩劫中,被大秦仙朝的人族准帝白起所灭族!”

    “如今,这镇海嘲风,又是怎么回事?”金彭看向朱韬。

    一切的秘密,都在此妖身上。

    “哈哈哈,诸位不必太过惊讶,不过是龙生九族之后,虽然万年前的那场大战惨烈无比,但也不可能,将嘲风一族,全部绝灭。”

    “我诛炎饕餮一族,曾经拯救过一支嘲风族,如今的朝天痕,便是嘲风一族的子弟。’

    “朝兄不负众望,如今已经领悟的上古嘲风的水系本源,进化成了镇海嘲风一族!”

    朱韬怡然自得。

    显然,他很享受,大殿之内,这些人的惊诧表情。

    “不过呢,这的确,和今天这场挑战,没什么关系,我等,还是观战吧!”

    擂台之上。

    惊诧过后,呼延灼脸色再变,随即忍不住彻底阴沉下去。

    镇海嘲风!?

    都说水火不相容,乃是完全对立本源力量!难怪这家伙,如此狂妄!

    嘲风和狻猊一样,都是龙生九族之后。

    而且,眼前这个朝天痕,更是拥有仙王六阶的修为。

    那么在相同血脉之下,境界的战局,所能影响的战力,可就不小了啊。

    不仅如此,五行之中,水克火。

    这无疑让呼延灼,占尽了劣势。

    不过,呼延灼却是也相信,水能灭火,但若是火势太盛,同样可以焚江煮海,将其挫败!

    这一战,是他呼延灼正式出现在妖族中的第一战,不容有失!

    “好,既然阁下已经显露了真身,那么,我呼延灼,就不客气了!”呼延灼口中低喝,脸色异常冷峻,袍袖一震,背后的血脉虚影怒吼,火焰力量轰然爆,整片苍穹骤然化为赤红之色,无数火灵之力汇聚而来,凝聚在他手中的兵刃之上。

    那是一把赤红长枪,其上有龙纹图腾,显然是一个传承已久的兵刃,品阶不俗。

    整片空间,温度骤然上升,虽然擂台周围设置有阵法,但是这滚滚热浪,仍旧传到了大殿之内,可见,这火焰狻猊的强大。

    “来吧,尝尝我狻猊一族的神通,焚天烈日斩!”

    咆哮之中,那呼延灼猛然紧握手中的赤红长枪,化成一道火芒出现在那朝天痕的身前,无尽火焰之力,凝聚在其长枪之上,爆斩而出,想要一举,将对方吞没。

    “不愧是龙生九族之后,火焰狻猊的一身火属性,绝对不弱,如今这神通,也会已经修炼到了极高境界。”天蛇公主缓缓开口,脸上不无赞叹之色。

    此时的金彭,已经稳下了一番心神,嘴角露出淡淡笑意,“没错,我这位族弟,向来争气,如今,更是将自己的战力,修炼到了瓶颈,这才和我出来,只是希望,能够得到妖族的重视。”

    那大殿之上的朱韬则是笑道:“神通和战力都是不错,但可惜,碰到的是朝兄,和镇海嘲风相比,这呼延灼,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你等或许不知,早在三年之前,朝兄,就已经依靠自身修为生生击败了一位六阶仙尊,那个时候,他还不过是五阶妖王的境界,如今,朝兄的水系神通,已经领悟到了极致。“

    朱韬说着,突然摆了摆手,“嗨,我说这些做什么,这不过是之前的陈年旧事了,不值一提。”

    朱韬说者无意,但是天蛇公主听了,却是脸色一变。

    三年前就曾经以五阶仙王的修为,斩杀一个五阶仙尊!?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今天这呼延灼,焉能有获胜的道理!?

    如今这呼延灼还未到仙王六阶,和五阶仙尊之间的战力差距,更是不小。

    虽然后辈如今都能越阶而战,但想要将其斩杀,何其容易!?

    换言之,呼延灼,此战,必输!

    果然殿外擂台之上,那看着呼延灼冲杀到身前的朝天痕,脸庞之上,古井无波。

    双眸之内,绽放湛蓝水色,一眼望去便如两片不见边际的汪洋一般,其周身的水色能量,轰隆着涌动而起,凝聚在起身前。

    此刻豁然抬手,一道巨大的水幕,便是升腾而起!

    嘭!

    而此时,呼延灼的赤焰长枪,已经暴斩而下。

    一声炸响。

    火焰真当在那水幕之上。

    但是,让所有妖王都未曾想到的是,那火焰长枪不但没有一击将水幕轰碎,那长枪之上的火焰,而是直接被无边的水系所湮灭。

    呼延灼主动出击的神通,就这样,被对方,轻松挡下!

    “怎么可能!”

    呼延灼脸色也是大变,未曾想,自己想来骄傲的神通,竟然如此脆弱。

    “呵呵,我说过,你不配!”

    那朝天痕冷笑一声,下一刻,其身前的水幕毫无预兆剧烈震颤崩溃,而后无边水气直接化成一道旋涡,其内有冰寒彻骨的气息,弥漫开来,仿佛是深海之门。

    而就在这旋涡出现的瞬间,呼延灼便是惊呼一声,因为,那旋涡之内,好似有无穷的力量,在撕扯他身上的火焰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