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676章 琴尊驾临【求果实】
        “一切,你自行决断,但是我相信,你不会拒绝。”

        “呵呵。”凌天干笑一声,而后将那符篆拿了起来,“前辈说对了,这等好事,我怎么会拒绝呢,行,我答应了,希望我能活着,到履行我们约定的那一天!”

        凌天也逼出一道精血,融入到了那天契符篆之中。

        “好,寻秦公子,果然是个有胆识的人,我也希望,寻秦公子,能活到那一天!”

        沈从峰将符篆收起,脸上这才浮现除了一丝笑容。

        “如此甚好!”

        “前辈,如果没别的事情,那晚辈就告辞了!”凌天拱手,就要离去。

        反正,这天符宝鉴已经到手,还是尽早离去的好。

        “等等!”

        不过,沈从峰却是将凌天叫住。

        凌天浑身一震,看向那沈从峰,“前辈还有事?”

        “我是没事了,但是有人,还想见你呢,我就不打搅了。”

        沈从峰呵呵一笑,下一刻,便消失了。

        “嗯!?”

        凌天微微皱眉搞不懂这老家伙是要干什么,说走就走了。

        “听碧鸢说,你的琴技,非常了得?”

        不过,忽然一道声音,从另外一道茅屋里响起。

        凌天一怔,他竟然在之前,毫无察觉。

        豁然转身看去,却是发现,一道俏丽的身影,从那屋中,缓缓而出。

        一身淡粉色的襦裙,黑发飘逸,袅袅如仙。

        不过,让凌天惊诧的是,这女子头顶五道仙光,而且仙光极为璀璨,显然修为已经到了四阶仙尊境界,非同小可!

        凌天脸色一变,赶紧装作恭敬的模样,躬身拜道:“晚辈寻秦,拜见琴尊者!”

        不用想,飞升联盟内,能够拥有四阶仙尊修为的女子,也就是那传说中的琴尊了。

        凌天也了解过,琴尊守护的是风家,虽然其不姓风。

        “回到我的话就可。”

        琴尊道。

        “晚辈的琴技,也就算是粗通皮毛。”凌天笑道。

        暗说今天可算是来着了,到现在为止,四方尊,他都已经见到两个了。

        “呵呵呵,粗通皮毛就敢篡改我的失魂曲,你是在骂我琴技不精!?”

        不料,那琴尊俏脸一冷,陡然一声骄横。

        四阶仙尊的威压弥漫开来,将凌天直接压制的跪倒在地上。

        “前辈!”

        “晚辈说错了!”

        凌天心中也是火气,暗道这家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他可算知道,之前那沈碧鸢为何有一股子狠辣性子了我,就是和这琴尊学的吧?

        不过,虽然心中有怒,但凌天还是装作一副惊恐的模样求饶。

        “哼,别动不动就谦虚,你的琴技如何,我自会知晓,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起来吧!”

        那琴尊冷哼一声,收了威压。

        凌天从地上爬起来,抹掉嘴角的鲜血。

        不过,身前忽然光影一闪,一张古琴,忽然出现在他身前。

        “前辈这是?凌天有些疑惑的看向那琴尊。

        “我不信你的失魂曲,比我的好,来,当着我的面,给我弹奏一番,让我看看,你究竟将我的失魂曲,改成了什么模样!”

        琴尊的脸色有些狰狞,显然心中还有气。

        这没办法,方才从沈碧鸢的口中得知,这个名为寻秦的琴师,竟然篡改了她自创的失魂曲,而且篡改之后的琴曲威力,还远超了之前的失魂曲。

        这让琴尊,如何能接受!?

        虽然失魂曲不算是她所创的曲子中,最为强大的,但区区一个仙王后辈都能如此篡改她的曲子,若是传出去,她的脸面,往哪里放?

        “那个,前辈您消消气,您一皱眉就不漂亮了,还是笑起来,好看些。”凌天贱贱笑道。

        “少油嘴滑舌,我不吃这套,给我弹,若是弹的不好,我就打折了你的手!”

        琴尊娇喝。

        “好好好,晚辈这就弹!”

        凌天赶紧坐在那古琴之前,此时这才发现,这一张古琴,来头也不小啊!

        “玉涧鸣泉,好琴!”

        凌天不禁赞叹出声,这张古琴,也是传世仙琴,甚至于品阶要在那沈碧鸢手中的万籁秋声之上,和碧天凤吹,不相上下。

        “少废话!”

        琴尊不为所动。

        凌天讪笑一声,屏气凝神,这才开始抚琴。

        一手经过他改良之后的失魂曲,渺渺而起。

        而琴尊的脸色,也是在瞬间大变起来。

        作为音律一道的宗师泰斗,琴尊几乎是站在人族音律一道的巅峰了。

        她自然能够在瞬间,就辨别出,凌天的这首曲子,和她所创的失魂曲之高低。

        高下立判,几乎是碾压性的。

        “够了,起来吧!”

        凌天还未弹完,就被那琴尊叫停。

        “献丑了。”

        凌天躬身。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心里骄傲着呢,区区二阶仙王,就能改良我的失魂曲,说出去,也会给你长不少脸面。”

        琴尊冷笑。

        “不不不,晚辈不是难容贪慕虚荣之辈。”凌天连连摇头。

        “信你才怪。”

        “不过,我倒是好奇,你这琴技如此之好,是传承自何人?别告诉我,你是自学,这不可能的。”琴尊忽然瞪着凌天问道。

        “这……前辈,如果我说,我的师父,是一个无名之辈,你会信么?”

        凌天试探着问道。

        “你可以说,我也可以把你打骨折!”

        琴尊冷笑。

        “好吧,其实,我的琴技师父,是来自混乱战域,至于他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听说,他是重楼的人,来到仙界之后,就被天族给抓走了。”

        凌天道。

        “哦!?混乱战域!?这么说,你和那沈沉鱼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琴尊蹙眉。

        “是的。”

        “你可认识凌天?”

        “这,凌天!?就是那个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丰神俊逸,被誉为人族后辈第一人的凌天么?”

        琴尊蹙眉,抿了抿嘴,心中虽然不耐,但还是道:“对,就是他。”

        “不认识。”

        琴尊:“……”

        “罢了,我姑且信你,混乱战域中的重楼琴师,的确有些神秘。在音律一道上,或许能够超过我的,也就是那些人了。”

        “只是可惜了,你师父得罪了天族,看来我想要和他切磋琴技,也是没有机会了.”

        琴尊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