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674章 山尊召见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连我你都不认识了?”

        欧阳询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自己的妹妹,在他离开天柱城的时候,还好好的,不过是修为尽失而已。

        但如今,怎么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

        “我不认识你。”

        然而,那府门前的欧阳允儿,却是摇摇头。

        “那允儿,你还记得我么,我是沈沉鱼!”

        沈沉鱼也上前。

        然而,欧阳允儿此时的脸上,尽失不耐之色。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们,我是雷千羽的未婚妻,若是你们再无理,休怪我不客气了”

        “妹妹,你!”

        欧阳询还想说话,但是却被凌天拦下,“欧阳,算了。”

        “可是我妹妹她……”

        凌天深深看向那欧阳允儿一眼,“相信我。”

        “好吧。”

        欧阳询和沈沉鱼对视一眼,也只好退了下来。

        “呵呵,寻秦,现在你们,满意了?”

        雷千羽看到凌天三人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顿时脸上扬起了笑容。

        从雷泽开始,他就被这家伙给耍弄到了现在,如今终于可以扳回一城了。

        “告诉你们,和我雷千羽作对,你们还真是太嫩了。”

        雷千羽冷笑一声,看向府门前越来越多的武者,朗声道:“既然大家都到了,那么我也就趁此机会,宣布一个重要的事情。”

        “从此以后,欧阳允儿,就是我的未婚妻!”

        “我们将会择日成亲。”

        “希望诸位,将这个消息,广而告知!”

        “哈哈哈哈!”

        雷千羽朗声而小,嚣张不已。

        “可恶!”

        “我妹妹,岂能被他如此糟蹋!”

        欧阳询气的嘴唇都白了。

        “雷千羽,你也别得意的太早,我寻秦要在这天柱城停留一段时间,我好好陪你玩!”

        凌天笑道。

        “好啊,我就喜欢你这不服气的模样!”

        “我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雷千羽瞪着眼镜,像一只斗胜了的公鸡。

        “欧阳,沈长老,我们走!”

        冷哼一声,凌天拉着欧阳询和沈沉鱼回身离开。

        不过一转身,凌天就看到了那人群中呆呆站在那里的沈碧鸢。

        她一双眼镜,冷漠的看着雷家门前的雷千羽和欧阳允儿。

        “沈小姐,看来从此这天柱城,又多了一个伤心人了。”

        凌天来到那沈碧鸢的身前道。

        “呵呵,我没什么可伤心,倒是有些恨,枉我沈碧鸢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如果有机会,我绝不会让他好过,哼!”

        冷哼一声,沈碧鸢直接转身走了。

        她本来是担心凌天等人出事,匆匆敢来,但却没想到,目睹了这一切。

        沈家。

        刚回到沈府的凌天一怔,看着那身前的沈碧鸢,“什么!?你爹要见我!?”

        “没错。”

        “为何!?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二阶仙王,让我去见四方尊,我害怕啊!”凌天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他心中的确有些忌惮,毕竟他的易容之术,还真的未曾在四阶仙尊面前接受过考验,如果这么早就被人看破了怕是要麻烦啊!

        “呵呵,小小的二阶仙王!?”

        沈碧鸢摇摇头,“若真是如此,你敢在雷泽外,戏耍雷千羽,方才还想强闯雷家?”

        “还有你怕的么,别逗我了!”

        “那行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拜访一下山尊大人!”

        凌天颔首,答应了。

        如今,他是在沈家,来了这里如果不拜见一些沈从峰,也的确太无礼了。

        跟在沈碧鸢身后,凌天来到了沈家的内宅。

        沈府内多山,所谓的内宅,简直和宗门的后山,没什么区别。

        而且,这山中,也没有多少华丽精美的建筑,倒是多了不少田园气息,和这里的山势,尤为契合。

        随着深入其中,凌天不有自主的暗自颔首,这沈家的内宅,一草一木,一石一水,都是颇为契合自然之道,极为讲究。

        显然,这沈家之内,有阵法一道的宗师坐镇啊。

        或许,就是那沈从峰!?

        心中正想着,前方的沈碧鸢,终于停了下来。

        在她的身前,是一个朴实无华的小院子,里面有两间茅草屋。

        “到了,进去吧,你也不用害怕,我爹的脾气还是很好的。”

        沈碧鸢吸了一口气,说完就离开了。

        “就这?”

        凌天看着眼前的茅草屋,心中却是有些疑惑。

        堂堂四方尊之一的山尊,不至于如此寒酸吧?

        不过,凌天却没有从其中,感应到任何仙尊的气息,难道,眼前的这一切,是幻阵!?

        凌天体内的剑影弥漫开来,但确实没有发现任何阵法的痕迹,只好迈入小院。

        直到进入院中,凌天心中,这才恍然。

        因为,此时在院子中间,放着一尊磨盘大小的石雕,那石头呈暗红色,被雕琢成了山岳之形。

        “镇气神石……”

        站在那巨石之前,凌天不禁道出了声音。

        实在是因为,这东西,有些罕见。

        倒不是因为其多么贵重,可以炼制什么兵刃,而是因为,这石头是阵法师的最爱。

        这种石头本身就有镇压气息,敛息隐神之功效,如果放在幻阵之中,则是会让阵法的能量,更加的强大。

        而且,像这么大的镇气神石,实在是太过少见了。

        至少凌天到现在,还未见到过如此大的神石。

        “呵呵,眼力不错。”

        这是,茅草屋中,一道笑声响起。

        而后,一道身影,从其中,缓缓走出,

        凌天回身看去,却是发现,那就是曾经投影在大汉皇宫之上的山尊,沈从峰!

        凌天脸色一变,故作震惊,赶紧拱手道:“晚辈飞升武者寻秦,见过尊者!”

        “晚辈刚才只是好奇,所以乱了礼数,还望尊者恕罪。”

        沈从峰没有说话,但凌天却是感觉到了一股气息,从他身上扫过。

        显然,这沈从峰对他,还是怀疑的。

        过了片刻,那沈从峰的声音,才再度响起,“呵呵,无妨,而且镇气神石,甚少有人知道,你能看出来,也算是造化。”

        “坐吧。”

        沈从峰端坐在院子里的大椅之上。

        凌天则是起身站在一旁,并未落座,脸上,尽是恭谨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