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四百三十六章 稳健
    “元直,从今日起开始垦荒,将各地灌木迅速处理掉,以便于白马的通行。”关羽扭头对徐庶下令道,徐庶点了点头,接下来用不了多久,关羽可能就需要和张任一起班师回朝了。

    顺带回去的还会有一些出征数年的老兵,不过下一次关羽再来,这些老兵愿意来的话,应该会将家人也带过来。

    “是,将军。”徐庶抱拳一礼说道。

    “整肃恒河中下游,清理已经确定的间谍和内部问题。”关羽扭头看向法正,法正一挑眉,这件事他不不太擅长,但也能干,不过关羽这意思是说……

    “关将军,李师伤的很重?”法正面上接过工作,然后传音询问道,情报工作应该是交给董昭的,而现在交给法正,再由法正转交给董昭,这意思是说李优出事了吗?

    “病症很复杂,吴医师之前确定不严重,是因为文儒从下战场之后表现得都很平静,而且诊断的时候也没有出现太多的并发症,然而文儒昏迷之后,出现了一系列的并发症。”关羽带着些许的担忧说道,李优在确定拉胡尔死了之后,闭眼到现在都没睁开。

    法正闻言一愣,瞬间明白关羽是什么意思,李优这边出问题了,那接下来恒河中下游这边就必须要另选一人,而以现在的军功,资历,以及服众程度而言,只有法正合适了。

    按照吴普的说法,李优在当前这一系列并发症之下,能不能苏醒,什么时候苏醒还都是两说。

    说白了李优就是硬撑着没倒下,靠着强大的意志掩盖了很多的问题,然而心气一松,所有的问题都爆发了。

    “这边先行交给我吧,不过我并不擅长内务,钟元常可能会擅长一些,但钟元常这个人啊。”法正扯了扯嘴说道,钟繇是个人物,但钟繇不会给你好好干活,就算能独当一面,对方也没时间去做。

    “你先撑着就是,实在不行就只能让子敬过来了,这边的气候也刚好比较适合子敬。”关羽神色平淡的说道。

    以关羽神破界的修为看李优那裂痕满满的精神根基都有些慌,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治好的,也就李优求生欲极强,搁正常人说不定都凉了。

    法正闻言扯了扯嘴,子敬过来?别做梦了,将鲁肃弄过来,那相当于剁陈曦的左右手,没希望的。

    “给四方发布通告吧,做好和贵霜交涉的准备。”关羽对着法正开口道。

    “唔,说不定还能在谈判桌上敲一把。”法正闻言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不过随后就摇了摇头,“可能性不大,贵霜也不是傻子。”

    “交给你了。”关羽平淡的说道。

    元凤五年二月,汉室和贵霜陆路的战争告一段落,南亚次大陆进入了短暂的和平期。

    “关云长赢了啊!”曹操看着长安发报过来的详细战报面露狂喜之色,其他人赢不赢曹操根本不在乎,但关羽赢了,曹操就很爽。

    “咔嚓,咔嚓,咔嚓!”典韦大嚼着巴蛇的肉筋。

    “云长那边摆平了,我们这边也该动动了。”短小精悍的曹操双眼闪过一抹锐光。

    之前吕布和典韦丢了几天,这等大事曹操自然很是担心,甚至做好了两人短时间无法归来的心理准备,然而这俩家伙在空间夹层里面冲了几天,在没有路的情况下,打穿了空间夹层杀出来了。

    实际上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典韦提着几百吨的肉和吕布站在世界夹层,在这个没有上下左右的世界,吕布这个拽拽的家伙不想表示自己不认路,而典韦认为吕布是认路的。

    于是吕布带着典韦往回走,方向是错的情况下,肯定走不回来,甚至越走距离地球越远,最后能回来的原因只能说他们强行在空间夹层上打出了一条洞,外加颛顼帝将洪荒折叠成球形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吕布也一副我果然是认路的表情,至于典韦,即使到现在也依旧认为吕布是认路了。

    “哎,明明那么多的肉,这才俩月就已经被吃完了。”曹操叹了口气说道,巴蛇的肉曹操也给各大世家分了点,然后给长安上供了一波,虽说曹操也想吃独食,但现在这个时代不合适,连袁谭都能看明白的事情,曹操岂能不懂。

    “不是还有很多吗?”吕布撇了撇嘴说道,好大一仓库呢,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偷藏了很多吗?

    “那些肉是接下来和巴拉克结亲的时候用来待客的,不能动用了。”曹操叹了口气说道,说实话,典韦愿意将肉贡献出来,曹操已经深感不可思议了,毕竟这是典韦自己打到的猎物。

    清河郡主和巴拉克结亲现在已经属于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实际上早一个月,卡贝奇那群人就已经带着清河郡主的车架回来了,只不过毕竟是诸侯结亲,送回来还需要等良辰吉日。

    说实话,曹操其实不怎么在乎这个,但是巴拉克在乎啊,好不容易娶了一个汉室郡主,不风风光光,十里红妆的话,实在是有些对不起,故而巴拉克准备在春回大地的时候迎娶清河郡主。

    期间曹操也偷偷让自己女儿见过了巴拉克,当然巴拉克假装不知道被被偷窥,实际上曹婉顺着窗缝偷看他的时候,巴拉克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要知道巴拉克可是做好了曹婉是丑女的心理准备,谁让曹操五短身材,黑肤虬髯,而曹婉又是曹操的女儿。

    故而巴拉克都做好了未来正妻是丑女的心理准备,结果曹婉不仅长得不丑,还特别漂亮,性情也颇为温和,这就瞬间扎到了巴拉克的好球区,更重要的是这可是郡主啊,郡主啊!

    之后巴拉克叫曹操岳父,那叫一个流畅,并且努力学习汉语,以期能在两个月之内不依靠他心通和曹婉进行交流,而兵权交割也没有了之前那种隐约防备的感觉,双方可谓是翁婿和谐。

    至于曹婉自己,倒没什么想法,巴拉克本身也是历经沙场,说不上是名将,也是一等的良将,而内气离体的实力也不是说笑的,更何况曹婉隐约也能感受到北贵接亲人员对于她的那种态度。

    曹婉勉强也算是大户出身,好歹也知道手下人的态度,代表着上位者的部分意愿,光是这一点,曹婉虽说不明白为什么,但也觉得很是安心,故而对于巴拉克也没有什么抵抗心理,想想的话也不算差啊。

    “中亚的那些家伙到时候都会来的。”曹操带着感慨说道,这才一年多过去,中亚这些世家已经和之前在中原厮混之时截然不同了,那种靡靡之音消散一空,陡然之间务实了很多。

    “反正我又不懂这些,跟我说没用。”吕布随意的招呼道。

    曹操笑了笑,他现在特别喜欢和吕布、典韦两人说话,一方面是轻松,一方面是什么话这俩人都当耳旁风,过去了就过去了。

    “温侯啊,你也该考虑考虑封地的事情了。”曹操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臀部,然后笑着说道。

    “封地?”吕布嗤之以鼻,自家当年飞升的那个地方,可是有他和貂蝉搭建的宅子呢,要不是赵子龙那个家伙太跳,他根本不会离开那里,以后那天天下太平了,再搬到那边去住就行了。

    吕布绝对不会承认当年是他自己要回来的,平静的生活,并不适合这等天下第一的强者。

    中亚,二王半死不活的将阿黑门尼摆平了,当然也不算是彻底摆平,阿黑门尼在和王家对刚了几次之后,因为粮草和实力等原因成为了王家的合作者,理论上双方是平等的,实际上在局面从武力斗争发展为政治妥协,阿黑门尼被王家套牢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谁让是个世家都精通政治斗争,不过和阿黑门尼的对刚让王家认识到了一个事实,安息这个地方真的很邪门,王泽好歹也是靠军功上位的安东将军,居然差点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手上翻船。

    死的嫡脉就剩一人的王家瞬间进入了稳健状态——我家可能非常弱,需要兄弟们支援。

    抱着这样的想法,原本只是嘴上骂几句“曹操这个狗屎运,嫁个女儿都能骗这么多东西,早知道能这样玩,我当年也求一下长公主,疏通一下宗正,就算是搞不到郡主职位,骗个县主也是可以的吧”的王家决定正式去见一下曹操。

    同样最近在安息剿匪的各大世家也都发现了匪患之中的佼佼者,这些年轻的贼匪,能打的不在少数,这种意外的发生,让这些原本就准备交流一下的各大世家急切需要一个平台好好谈谈了。

    毕竟袁家今年出事了,根本腾不出来手,而其他家族搞这个的话,小范围还行,大范围的话就需要一个镇场子的身份,故而一来二去,这些家族就盯上了曹操嫁女儿的婚礼。

    虽说有些不符合常理,但有这个需求的话,老曹家嫁女儿,假装是宾客去一下也没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