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 这能玩?
    这英武,这容貌,这身型,这气度,啊,我死了!

    这一刻大月氏的后裔终于理解了为什么祖先会念念不忘一百年啊,这才是大月氏真正的渴求啊!这才是大月氏最终极的夙愿。

    刘桐看着一群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大月氏练气成罡,有些懵,虽说之前就知道大月氏来接亲的成员全都是练气成罡,但亲眼见到和幻想的那种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因为这群练气成罡都很年轻,大都在二三十岁左右,而且目光锐利狂热的看着自己,刘桐有些毛毛的。

    “甚是雄壮。”刘桐组织了两下语言,给了一个评价,这没什么说的,这么多练气成罡在一起,不敢怎么说都超级带感。

    “多谢公主殿下赞赏。”卡贝奇无比恭敬的说道,双眼带着三分的解脱,父祖一辈子未曾见到的公主,自己至少见到了,大月氏的百年夙愿将在他的手中完成。

    刘桐表示满意的声音传达到校场上所有站立的大月氏士卒的耳中,原本就已经足以称之为悍勇的士卒,皆是爆发出更强的气势。

    “不想大月氏还有如此雄壮的军队。”刘桐微微颔首,然后看了看自己手下的锐士,啊,战斗力很凶残,不会差对面太多,但年纪在那里摆着,实在是有些老了,无奈。

    “并非如此,这支队伍是我大月氏为迎接清河郡主,而特意准备的迎亲队伍,练气成罡,就算是大月氏也是很稀少的,只是为了彰显诚意。”艾索特尽可能不卑不亢的给刘桐介绍道。

    然而不管怎么说稀少,面前都聚集了两千多名练气成罡。

    “我可否了解一下他们的姓名。”刘桐随口询问道,实际上只是为刘备接下来的拉羊做准备。

    “能得汉室公主闻名,故所愿不敢请也!”艾索特颇为振奋的说道,只是见一面,和让对方记住自己的名字,那可完全是两个概念。

    刘桐笑了笑,瞟了一眼刘备,表示这不是很简单吗?

    艾索特当场贡献出他心通珠子交给刘桐,而刘桐借由丝娘之手吸收之后,总算是能听懂大月氏的地方口音了。

    “殿下,则是名册。”艾索特将名册呈给刘桐,而刘桐看着上面两种文字,点了点头,还是很聪明的啊,真要给个大月氏的名册,刘桐还真看不懂,哪怕双方的文字有一部分共通,但刘桐也认不全啊。

    “尼沙普然?”刘桐翻看着花名册,突然心中一动,叫了其中一个名字,然后当场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半跪给刘桐施礼。

    “这是尼沙普然,他家是古尔甘地区旁边的一个小贵族。”卡贝奇见缝插针的讲解道,对于自己带这么多练气成罡来汉室的决定清醒无比,要没有这么多的练气成罡,公主肯定不会来看热闹。

    “参见大长公主!”尼沙普然用比较干的汉语对着刘桐回答道。

    “咦,你会说汉语?”刘桐好奇的说道,这不都离开汉室这边几百年了吗?大贵族会说不太意外,居然连小兵都会说。

    “外臣心慕中原文化,听闻能前往汉室得公主接见,自学汉语,今日得见公主,死而无憾!”尼沙普然激动的话都说的有些乱了,但意思却表达到位了。

    刘桐闻言干笑了两下,然后看了看尼沙普然,摸了摸脸颊,“啊,死就不用了,以后多为汉室征战吧。”

    “谨遵公主教诲!”尼沙普然无比恭敬的对着刘桐一礼。

    “嗯,多努力努力,练气成罡的实力为汉室征战的话很危险的,真要效力的话,内气离体,要不学一学统兵。”刘桐翻着花名册,已经收回了目光,对方那种崇拜的目光让她有些犹豫,故而多说了两句。

    “愿为公主肝脑涂地!”尼沙普然大声的吼道,而后身上的精气疯狂的涌现,青白的光辉透体而出,声浪滚滚,丝娘当即护住刘桐,而刘桐直接将丝娘拉到一边,这种时候不需要保护。

    “这就内气离体了?”刘备嘴角抽搐的看着陈曦,神修内气离体,一口气顶上大圆满那种顶级人物。

    “你问我,我问谁。”陈曦慎重的看着尼沙普然,他已经想起来这是谁了,阿尔达希尔对贵霜作战的时候,三个贵霜抵抗者之一,一个应该就是面前这个尼沙普然,另外两个一个叫莫夫,另一个陈曦也不知道叫啥,而尼沙普然怎么说呢,失败者。

    被阿尔达希尔锤爆了失败者,这三个家伙翻船之后,韦苏提婆一世又死了,北贵又不爽婆罗门,于是直接闹了一个大乐子,传檄而定。

    “愿追随公主,陪侍左右。”尼沙普然在突破之后,胆子大了一圈,面对卡贝奇冒火的双眼,根本不鸟,老子神修,旁边就是公主,你动手我都不怕你,更何况你只是飚眼神,完全不怕,直接说出了心里话,我就算是娶不了公主,我跟在身边也不亏啊。

    卡贝奇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异常冷漠,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居然敢抢老子的位置,还有你这俩月自学的汉语,你骗鬼呢!

    “殿下,尼沙普然这家伙脑子不太清楚,我去和他谈谈。”卡贝奇看着有些被尼沙普然的话忽悠住的长公主无比恭谨的说道。

    刘桐不解其意,还以为真的要去谈谈,于是点了点头,然后卡贝奇从校场的点将台边缘跳了下去,走过去拍了尼沙普然,而尼沙普然抬头看向卡贝奇的眼神充满了夺妻之恨。

    “尼沙普然,咱们去那边谈一谈,殿下还要点名呢,不要浪费时间。”卡贝奇背向刘桐,正面对着尼沙普然笑了笑,这一刻明明是在笑,可对面的大月氏士卒心里都是一个突突。

    尼沙普然被卡贝奇带走了,毕竟双方都不想在汉室公主面前暴露出来自己的另一面。

    “对了,你叫卡贝奇来着。”刘桐想了想对着卡贝奇说道。

    “是的,殿下。”卡贝奇非常温和的回答道,这一刻他的卡贝奇就像是五月春风一样和煦。

    “你不会动手吧?”刘桐看着卡贝奇询问道,她的直觉告诉她,卡贝奇好像要干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不会的,我们只是去一旁的营帐交流下,很快就回来了。”卡贝奇面带浅笑,没有一丁点的恼怒之色。

    “那就好。”刘桐对着卡贝奇笑了笑,“速去速回。”

    卡贝奇将明目张胆的对于汉室公主表现出觊觎之色的尼沙普然带到了一旁的营帐之中,虽说在场所有人都疯狂的追求汉室公主,但公主只有一个,是大家的,你尼沙普然过线了。

    “古尔甘那……”刘桐又念了一个人名,而这时一道暴虐的气势从一旁的营帐里面爆发出来,丝娘赶紧拉住了刘桐,之后卡贝奇带着和善的微笑从营帐之中,然后再次登上了点将台。

    “破界级?”刘备眼角抽搐的看着再次站定的卡贝奇,传音给许褚询问道,而许褚点了点头,“神破界,意志极其坚定的那种,随便一击都有加成的那种神破界,没一点掺水。”

    “呃,那个家伙没事吧。”刘桐问了一句,她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再继续点名了,搞不好真的会出事。

    “哦,只是刚刚突破,控制不住力量,受了点伤。”卡贝奇给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而已经晕过去的尼沙普然完全没有办法解释,如果真的是受伤,就凭公主在场,尼沙普然爬都要爬过来。

    有了尼沙普然那个敢死队员在前,之后的贵霜练气成罡,哪怕依旧非常渴望汉室的公主,哪怕也不乏有人因为一朝夙愿实现,大解脱之下,从练气成罡顶峰登临内气离体,可再也没有一个敢说出陪侍左右这种话,卡贝奇在那里盯着呢。

    “皆是英武之辈。”刘桐颇为感慨的说道,“卡贝奇将军更是人中英杰,居然在这等年岁成就了破界。”

    刘桐是分不出来破界和内气离体的,但在场有能分辨出来的。

    “当不得殿下夸奖。”卡贝奇乐呵呵的说道,就像是一个二货,完全没有一丁点之前面对尼沙普然时的那种凛冽西风之感,就像是一个蠢萌的二哈一样对于刘桐的评价傻乐。

    刘桐看着自己跟他说话,因此而傻乐的卡贝奇,硬是没明白什么情况,实际上刘桐根本不明白自己这个大长公主的身份对于大月氏到底有多大的杀伤力。

    “玄德公不去认识认识?”陈曦笑着说道,从头看到尾的陈曦现在都快笑死了,认人这套能解决大月氏的问题吗?也许在正常情况下确实是能解决的,但现在这种明显就不是正常情况。

    刘备嘴角抽搐了两下,都这样了还认啥,也许靠着刘备认人的手段确实是能和这些大月氏练气成罡搞好关系,可有用吗?

    这种手段能轻易的将中下层将校的信任度和忠诚度刷到八十以上,可看现在大月氏练气成罡对于刘桐的感官,这起步自带一百多的信任和忠诚,而且搞不好还可以重复刷取这种信任和忠诚。

    这还搞啥,送给曹操吧,但愿曹操能继续快乐下去。

    刘备寻思着,如果是自己挖了曹操的墙角,曹操最多是血管炸裂,可曹操要是发觉刘桐根本没有主动去挖,自家的墙角就跑去找刘桐的话,血管炸裂那就根本不是事,不当场颅脑爆炸都不错了。

    这伤害实在是太高了,高的甚至都有些离谱了。

    “突然觉得,孟德也是真的不容易。”刘备唏嘘不已的说道,曹操再努力撑死将忠诚度刷到九十九,可想想巴拉克,那可是破百的忠诚啊,直接拜倒在了清河郡主的石榴裙下,一副为了百年夙愿,不惜一切代郡的表情。

    换成刘桐的话,别说曹操才刷到九十九的忠诚,既没有破表,也没有锁忠诚的外挂,就两位数的忠诚度够公主玩吗?

    肯定不够,曹操用的越多,刘桐去刷脸造成的影响越大,甚至很有可能,回眸一笑,三军转阵营。

    陈曦捂着脸,他也发现了这一事实,大月氏练气成罡其实很清楚自己娶不了公主,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围绕着公主转啊,就像之前卡贝奇思考的那样,公主是大家的,就跟恺撒只有一个的性质一样,虽说不能人手一个恺撒,但我们可以集体崇信大帝啊。

    “但愿曹孟德知道的时候不要犯脑溢血。”刘备颇为感慨的说道,他真的没开玩笑,以刘桐现在对于大月氏骨干展现出来的吸引力,只要笑一笑就能加八十的忠诚,你努力建立起来的忠心根本没用。

    “也没啥影响吧,公主也不会去挖曹司空的墙角。”陈曦摸着下巴说道,就算有忠诚影响,以及双向忠诚这些,可只要刘桐不去捣乱,曹操麾下的这些人还是会以曹操为核心的,除非曹操找刘桐茬。

    刘备呵呵了两下,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自带干粮来帮忙,他为什么喜欢到处认人,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摆在这里,认识的中下层多了之后,以那些人对于他的忠诚度,在刘备有什么需求的时候,会主动的自带干粮解决问题。

    简单说就是,这些人很有可能会演化成身在曹营,心在公主。

    “那也没啥啊。”陈曦无所谓的说道,“公主会有什么需求吗?”

    “是啊,她太聪明了。”刘备点了点头说道,刘桐宁可当吉祥物当到大结局,也不会主动去挑事。

    “嗯,回头给曹孟德写封信,阐述一下长安发生的事情。”刘备一副哀叹的表情,“但愿曹孟德能理解吧,我总觉得陈公台在搞事,更或者再直接一些,陈公台压根就是在恶心曹孟德。”

    没错陈宫就是在恶心曹操,整个套路都是陈宫搞出来的,只是陈宫没想过乐子会这么大。

    北贵两千多练气成罡去长安,陈宫脸都绿了,等回过神来的曹操就会明白自己到底是靠什么拿下坎大哈的,不是他曹操,而是公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