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农场混异界 > 第一百零六章 欣赏
    陈立进了书房,冲着陈凌行了一礼,接着开口道:“少爷,盛兕来了,那件事情已经跟盛兕说好了,他可以接下这一次的活,五千两黄金足够了,他可以准备四百人左右干活,应该可以在短时间内完工,少爷你看要不要见见他?”

    陈凌沉声道:“见,当然要见了,请他进来吧,这一次他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陈立应了一声,随后到外面,把盛兕给叫了进来,盛兕一进门,马上就冲着陈凌行了一礼道:“盛兕见过陈少爷,陈少爷万安。”

    陈凌看着盛兕,一脸笑容的道:“不用客气,盛兕,你很不错啊,我可是听小立说了,你到了庆都城这里之后,已经给自己至下了一份不小的产业,这一次更是帮了我们陈家一个大忙,这很好,非常的好,要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

    盛兕连忙道:“不敢当陈少爷一个谢字,我也没有做什么,陈少爷你是贵人,对于下面的事情,知道的可能不多,小人不过就是一个小人物,以前是行脚商人出身,所以对于下面的事情知道的多一些罢了,虽然说小人是刚到庆都城的,但是要真的说起来,在任何一座城里,也都是差不多的,所以小人这才能出上一点力儿。”

    陈凌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盛兕,你做的真的很不错,这一次的事情,是我们准备不足,所以要好好的谢谢你,对了,这一次事后,你可有什么要求?我知道给你的那些工钱不算高,但是没有办法,上面只给这些工钱,所以我也只能给你这么多,不过你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出来,只要你提出来了,我一定会答应你的。”

    盛兕一听陈凌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想了想道:“陈少爷,小人没有什么要求,你给的工钱,对于那些人来说,已经不少了,这一次小人只是想问问陈少爷,像这样的活还有没有,如果有的话,小人想多接一些。”

    陈凌一听盛兕这么说,到是一愣,他看了盛兕一眼道:“你还想接一些这样的活?这样的活可是赚不到什么钱的,你怎么会想着要接这样的活?”陈凌还真的是有些奇怪,为什么盛兕愿意接下这样的活。

    盛兕连忙道:“回陈少爷的话,小人这一次开客栈,为了用人方便,买下了几个家人,他们原本都是生活在九层坊那里的,这一次干这个活的人,也都是我买下的一个人出的力,对于九层坊那里的人来说,有这样的活干,已经十分的不错了,所以我的那个手下就请求我,如果还有这样的活,也可以接下一些,这样就可以让九层坊那里的一些人吃饱饭了。”

    陈凌一愣,随后他点了点头道:“好,我帮你问问这件事情,陈立,你给盛兕一块令牌,以后让他可以进出吉安坊这里,以后他少不了要向我汇报工作,必须得来这里,没有令牌的话,出入会十分的不便。”

    陈立连忙应了一声,他之前之所以没有给盛兕令牌,就是因为他没有那个权力,陈家的令牌,可不是他一个下人说给就能给的,所以他只是让盛兕在坊门那里进行了备案,现在陈凌给陈立令牌,那当然就更加的方便了。

    盛兕接过陈立给他的令牌,道了一声谢之后,这才小心的把令牌给收了起来,陈凌看着盛兕的样子,更加的满意,他对盛兕笑着道:“盛兕啊,最近可与你叔叔联系过吗?”陈凌说的当然就是成万春,成万春现在还在三山城那里,所以陈凌才会如此问。

    盛兕连忙道:“还没有,最近因为店里的事情,一直在忙,也没有时间联系,在庆都城这里,想要与三山城那里联系也多有不便,所以一直没有联系,我准备找个时候,派人回去见叔叔一面,仔细的跟他说一下现在庆都城这里的情况。”

    陈凌笑着道:“你现在也算是我们陈家的自己人了,我们陈家与三山城那里联系还是很方便的,如果你真的想要与你叔叔联系的话,可以现在就写一封信,到时候我帮你把信送到三山城那城去,如何?”陈凌现在真的是很高兴,因为盛兕这一次可是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所以他才会对盛兕如此的客气。

    盛兕一听陈凌这么说,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他连忙冲着陈凌一抱拳道:“多谢陈少爷,如果真的可以,那小人现在就写信。”他知道这是陈凌对他释放出来的善意,他当然会接着,所以他马上就同意了。

    陈凌微微一笑道:“好,那你现在就写吧,写完把信给我就是了,小立,带盛兕却旁边的房间里写信,去吧。”陈立应了一声,马上就领着盛兕出去了,两人直接就到了旁边的房间里,陈立给盛兕找到了纸笔,这才对盛兕道:“兄弟,你这一次的事情做的很好,少爷十分的满意,不然的话也不会答应帮你传信,以后你只要在帮少爷多做一些事情,少爷那里一定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到时候你到外面,就可以说你也陈家的人了,这样也不会有人轻易的动你,这对你可是一件大事儿。”

    盛兕应了一声,一脸感激的道:“谢谢陈大哥你提醒,你放心好了,以后陈少爷只要有吩咐,我一定肝脑涂地也要办好。”盛兕当然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因为陈凌还在听着他与陈立说话,所以他当然要说一些漂亮话了。

    陈立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偷听他说话的陈凌,也点了点头,他对于盛兕真的是越来越满意了。随后盛兕很快就写好了一封信,无非就是说了一下他在庆都城这里的情况罢了,这信就算是给谁看了也不会看出什么问题来。

    随后把信给封上,给陈凌送了过去,陈凌就直接把信收集,这才让盛兕离开了,盛兕从陈家出来,坐上马车,同时陈凌也让人把五千两黄金,直接就装到了他的马车上,让他直接就带了回去。

    盛兕坐着马车回到了店里,就让店里的人把黄金给搬回到了他的房间里,然后他就把姚见兴给找了过来,等到姚见兴到了他的房间,盛兕就对姚见兴道:“老姚,你还得去一趟南安坊那里,这一次我们从陈家那里得到了五千两黄金,共中四千两我准备用来给南安坊那里的人发工钱,剩下的一千两,我准备用来打点一下到时候监工的人,我跟风功和雷定他们两个说,这些黄金我可以全都给他们,给南安坊那里怎么发工钱,也可以他们说的算,但是有一点儿,我希望他们能做到,那就是一定在给我控制住南安坊那里,你明白吗?”

    姚见兴连忙开口道:“是,请少东家放心,我这就去跟他们说。”盛兕点了点头,随后摆了摆手,姚见兴就直接离开了,等到姚见兴离开之后,盛兕坐在房间里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今天晚上回到宗门一趟,跟宗门说一下,要如何才能养活南安坊那里的人,他想要控制南安坊,就必须要做到,能养活南安坊那里的人才行。

    姚见兴从盛兕那里出来,马上就让他儿子赶着马车把他送到了南安坊那里,直接就到了风功的房间,雷定当然也是闻声而至,等到三人坐下后,姚见兴就看着两人道:“少东家那里有话传来了,这一次的活计,上面一共给了五千两黄金,少爷会把其中的四千两给你们,用来给南安坊这里的人发工钱,剩下的一千两,少爷也不会自己留着,是用来打点那些监工的人的,少东家有话让我告诉你们,这四千两黄金怎么发工钱,怎么用他不会管,但是他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一定要把南安坊这里控制住,两位老哥,你们可同意?”

    风功和雷定互望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的惊奇,说实话,他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盛兕会拿出四千两黄金给他,而剩下的那一千两黄金,竟然也是用来打点监工的,他真的一点儿钱都没有留下,这真的是让他们有些吃惊,同时他们也有些不信。

    姚见兴一看两人的样子,就沉声道:“你们也不用不信,今天是我家那小子,跟着少东家去见这一次事情的主家的,主家那里确实是只给了五千两金子,金子现在已经运回到我们店里去了,我也亲眼见到了。”

    姚见兴这么说,风功和雷定更加的意外了,风功看着姚见兴道:“老姚,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一直都是一起在南安坊这里斯混的,你就跟我们说一句实话,你的那个少东家,到底是什么来头?你之前一直没有跟我们说,而且还神神秘秘的,说实话,我们的心里一直没有底,你能不能就跟我们说说实话。”

    雷定也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人一直都在为这件事情而感到头痛,姚见兴一直没有跟他们说实话,他们一直都不知道盛兕的来历,这让他们十分的头痛,所以风功和雷定,一直都是心里打鼓,不知道盛兕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到底想要对他们做什么,所以他们这一次就是想要探探底。

    姚见兴一听两人这么说,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他想了想,接着开口道:“这件事情我还真的没有办法决定,因为事关重大,我必须要回去问问少东家之后才能决定,你们两位先等我的消息,但是活计你们却是必须要现在就开始准备,明天就开工,如何?”姚见兴确实是不敢做这个主,他就实话实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