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野猪传 > 第68章 半年
    深渊入口,激战再起。

    各世家练罡期修士难以返程山,这时间一晃便是半年。

    青叶轩。

    清晨。

    大约五点左右。

    坊市街道上空无一人。

    一头脏兮兮的野猪。

    来到了坊市的出入口。

    野猪没有发出任何的叫喊,他只是有些烦躁的在青石上踩踏的蹄子。

    突然间。

    一名执法堂的白衣弟子从云雾中浮现。

    此人正是半年前通过了斗法大会的周云雷。

    周云雷原本以为成为执法堂弟子之后,就可以待在山顶安心修炼,却没有想到执法堂给他分配了一个看门的任务。

    为了执法堂每个月发放的月俸,他一直兢兢业业的当门神至今。

    而那朱子山自从知道周云雷守大门以后,每天早上便要单独一猪从此借道出去,离开白堡坊,去广阔的紫云山,找一棵棕树蹭他那一身猪皮。

    长此以往,双方便形成了默契。

    周云雷用自己的身份玉符打出了一条通道。

    朱子山一溜烟儿的冲了出去。

    大约六点左右。

    朱子山重新返回的坊市,自然也是门神周云雷放他进来的。

    “啊……”朱子山张了一下硕大的猪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朱子山自行返回到了青叶轩。

    而此时青叶轩已经飘出了浓郁的米香。

    董礼义,朱子山,周云雷还有一位名叫朱继的打杂凡人。

    四人一桌在院子当中一起吃早餐。

    野猪朱子山的饭量最大,足足有两大桶灵米。

    周云雷饭量却变小了,当了门神以后,他有充足的黄龙丹辅助修炼,没有必要再拼命撑米饭。

    再加上每天当门神,周云雷也没空去山上大量消耗体力,这一来二去食量自然也就小了,周云雷仅仅只吃了三碗灵米。

    至于董礼义和凡人朱继则都吃了两碗灵米。

    吃完以后,凡人朱继自觉收拾碗筷,洗完之后他还需去看铺子。

    可以说青叶轩的一切杂事都交到了朱继的手中,董礼义便可以腾出大量的时间修行和炼丹。

    “师兄,我昨夜至今晨打坐,体内灵机成丝,连绵密布,这当是玄蓝有成之象。”董礼义平静的诉说着自己的功法进度。

    周云雷点点头并没有丝毫的意外。

    周云雷成为执法堂弟子以后,执法堂仅仅只是给了他月俸,并没有让他去山顶居住,因此他依旧住在青叶轩和师弟还有野猪生活在一起,对师弟的修炼进度十分了解。

    “师弟,你玄蓝已成,体内灵气充沛,你可以修炼一门法术,同时也可调动灵气滋养肉身,进入内炼境了。”周云雷说道。

    “师兄,我应该修炼何种法术?”董礼义询问道。

    “御物术!”周云雷斩钉截铁的说道。

    “御物术是操控法器和飞剑的基础,你以后迟早要练。”

    “至于其他五花八门的法术,都没有必要去练,这些小法术都没有玄罡管用,练了也是白练。”

    “当然这些小法术当中也有一些十分实用,比如那治疗用的回春术,即使到了玄罡境也用得着,可即便如此,你也无需去练,到隔壁的符法坊购买成品符箓即可。”周云雷指点说道。

    “师兄,我明白了。”董礼义说道。

    “师弟,御物术我现在便可传你,你且听好……”周云雷开始讲解御物术的精要。

    董礼义和趴在一旁的朱子山都认真的听着。

    “御物术,乃是神识附物之法,也是御剑术的基础……练气期以气御剑,练罡期以罡御剑,练神期以神御剑,其最基础的法术便是御物术。”

    “御物术,易学难精,你可先从轻物练起,比如开炉时取丹药,便可用到御物术,只要体内灵气充足,御物术学起来也十分容易……”

    良久之后。

    周云雷方才讲解完了御物术的精要。

    董礼义和朱子山都听得受益匪浅。

    周云雷自然是教师弟的,他又岂会去管一头猪是否偷师学艺。

    在这半年来,董礼义学到的东西,朱子山都学到了。

    “多谢师兄传艺。”董礼义抱拳说道。

    “不过些许小事,无需相谢。”周云雷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师弟,不妨告诉你一件事,我昨天听到执法堂弟子传言,你的白云婷师姐于昨日早晨迎朝阳开天阖,已经练气期圆满,现在正在开始闭关,引煞练罡,带到她出关以后,你恐怕得改口叫师叔了。”周云雷颇有一些感叹的说道。

    “师兄也入交感境许久,他日破开天阖也是迟早的事。”董礼义鼓励说道。

    “哪有那么简单。”

    “白家嫡系弟子,一旦入了交感境,便会让他们到飞仙石上和族长一同修炼。”

    “山巅飞仙石是整个紫云山外界灵气最活跃的地方,在那里最容易沟通内外,洞开天阖,其他地方就算修炼再长时间也难以寻得那一缕契机。”说到这里,周云雷的神色颇有一些落寞。

    “周师兄......”董礼义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

    “好了,不说了,我去守门了。”周云雷收拾了糟糕的心情,重新展露出了笑容。

    周云雷走后。

    “去隔壁吧,帮我买点进攻用的符箓和回春符。”朱子山口吐人言地说道。

    “朱子山,你确定?不考虑一下?”董礼义有些踌躇的说道。

    “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朱子山眯着小眼睛说道。

    “那好吧。”董礼义收拾了碗筷,便带着朱子山离开了青叶轩,去往了隔壁的符法坊。

    坐镇符法坊的同样是一名外姓弟子叫做魏纪元,修为在交感境,同样卡在天阖一关,难以突破。

    不过让魏纪元修行的术法众多,甚至还包括了最难练的金刚法罩,这让魏纪元在练气期弟子当中实力出众,更重要的是掌握了如此多的法术,让他可以制作相应的法符售卖。

    同样那魏纪元也专门请了一名叫做苏绘的凡人帮他看店做饭,处理杂物。

    董礼义带着朱子山刚一上门,那苏绘变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

    “董掌柜大驾光临,可是有什么事儿?”正百无聊赖看着杂书的苏绘一脸笑容地迎了上来。

    “苏先生,我只是帮着师傅,看着店铺哪里算的什么掌柜,苏先生不要笑话。”董礼义连忙谦逊的说道。

    突然间。

    一道爽朗的声音从符法坊后院传来。

    “哈哈哈……董师弟,大驾光临,苏绘你退下吧。”

    “是的,魏掌柜。”凡人苏绘老实的退在一边。

    魏纪元来到了铺前,一脸热情的站到了董礼义面前。

    “魏师兄,实不相瞒,我已功至玄蓝境,经周师兄提点前来购买一些法符。”董礼义道明来意。

    “董师弟,恭喜,恭喜啊。”魏纪元抱拳说道。

    “客气了。”董礼义一脸老成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