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综世界大枭雄 > 19 套路备齐
    “墙壁全部用白色调的实木。”

    “店铺货架要放高。”

    “贵的放上面,便宜的放下面。”

    “客人最好拿不到包包,要让服务员帮忙……”

    庄世楷每说一句话,设计师就在图纸上写下一行字。

    每一行备注都掐着关键,听得设计师大有收获,感觉遇见了一位设计大拿。

    喔不,是设计天才!

    三言两句说出的东西,竟然要比正品奢侈品店还超前。

    要是庄先生从事设计行业,一定能成为全球顶级的设计专家。

    这时庄世楷忽然出声问道:“港岛有没有电动的玻璃门,客人一靠近们就会拉开?”

    “庄先生,这种门我没听说过,好像市场上都没有。”

    设计愣了一下。

    旋即感觉自己有点孤陋寡闻,老老实实的答复道。

    庄世楷并不介意,更不纠结,大手一挥略过:“没关系,用平移的玻璃门代替就行。”

    “对了,还要注意灯光,大厅的灯光要冷,打在包包上的灯光要暖,给人足够亲近的感觉。”

    “总之格调要高,让进店就感觉买不起,然后一问价格马上想要买买买!”

    “仿佛买了包包社会地位都能提高!”

    设计师总算把握住精髓,点头确定道:“明白了,庄先生。”

    “您提的要求我都会用上,整体设计也会围绕着你的要求进行。”

    “好。”

    庄世楷很满意设计师的态度:“新版图纸设计好送到我家。”

    地址早就给过。

    设计师立即答应:“没问题。”

    庄世楷又转向厂长讲到:“皮包的料子就用最差那款,每斤成本控制在30块内。”

    “一个包成本控制在100内,咱们定价按照500出售。”

    “收到,老板。”厂长和师傅全部表示了解,不仅不觉得老板黑心,还认为老板很有良心。

    服装皮具行业里成本100卖500,翻五倍很正常。

    没有拿假货充真货。

    就是良心商人了。

    呵呵,A货虽然是假货,但是和客人说清楚是假货,并且按照假货的价格卖。本质就是各取所需的正常交易。

    最恶心的人不是卖假货,而是把假货当真货卖。

    靠着假货来骗人!

    这就是欺诈消费!让人不耻!

    庄世楷想要赚快钱,但不代表要赚黑心钱,还不至于做这种事情。

    当然,500一个包的售价有点太良心,不过考虑到拥有全港市场,产生的走量效应。

    定七八百,一千的单价,会所排除掉一部分的消费人群。

    所以干脆放低价格,把全部有能力的消费者一网打尽。

    以此带来的利润,要比提高价格创造的利润大很多。

    他要是只有二十万开一家店,又找工厂代工,肯定会把价格推上一节。不卖一千,也要卖八百。

    但现在没这个必要了。

    可以说,洛哥等人的投资,让束手束脚的创业,便成一场放手大干的捞金。

    他还去陈细九送的店铺看过,整个铺面有八百呎左右,足够撑起排面,打造出吸引人的“旗舰店”。

    这家“旗舰店”既要吸引人卖货,同时兼具着宣传效果。

    另外,他会雇人在通菜街摆十个摊位,作为广告变现的渠道。

    顾客不再店里买,也得在店外买。

    遇上生意不好的时候,还可以靠摊位做现价折扣,靠门店做储值折扣。

    全部套路在开业那天就给港女们准备好了。

    谁都跑不掉!

    这也是在获得投资后的意外延伸。

    否则,庄世楷直接就摆摊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至于猪油仔的一百万现金,已经全部用在工厂的原料进货,以及人工开支上。庄世楷行动得来的二十万奖金,就拿来用作“旗舰店”的装修款了。

    当然,这些都是初期的变现渠道,等到后期小摊贩开始跟风卖A货的时候。把控住工厂供货就行,不断发展工厂才是金饭碗。

    庄世楷想了想,事情处理的差不多,忽然开口说道:“把做这几个包的师傅喊过来一下,我打算升他做车间总负责人。”

    他用手指着最满意的三个包包,打算轻微调动一下工厂人事。

    并不是姓李的厂长有什么不好,只是趁机展现下老板的话语权,不能让做事员工认为他只会动嘴皮子。

    李厂长表情微变,有些犹豫的讲道:“老板,我马上就去叫人。”

    “好。”

    庄世楷点点头,感觉到可能有隐情。

    他故意撩开牛仔衣,露出白衬衫下的枪柄,转头向旁边的陈师傅问道:“陈师傅,包包是谁做的?”

    “李厂长和老师傅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陈师傅动动嘴,目光移到枪柄上答道:“这几款包是坚叔做的,李厂长想要开除他。”

    “为什么?”

    “坚叔坐过牢,有案底,以前是个江湖大佬。”

    陈师傅老老实实刚说完,李厂长就带着一名穿着工服的中年人走上来:“老板,坚叔是厂里以前负责做皮夹的师傅,刚刚那几个皮包就是他做的。”

    ”他的做包经验,要比其他师傅强很多。“

    “庄老板。”

    坚叔用衣角擦擦手掌,伸出手和庄世楷相握。

    不过他的表情并不好看,因为他已经知道庄老板是个便衣警员,所认为庄世楷叫他是,是特意想要开除他。

    他早就想好被厂开除,就是学一门修车的技术,开一家修理厂揾食。

    “坚叔,你好。”

    庄世楷面带微笑,比坚叔想象中的客气很多。

    没有便衣警员的盛气凌人,也没有看低他的姿态。

    反而出乎他意料的夸赞道:“坚叔,你包包做的很出色,我打算让你做车间总负责,负责全部产品的质量监控,你觉得怎么样?”

    “老板!”

    坚叔有些惊讶的后退两步。

    庄世楷马上说道:“你别急着拒绝,先听听我的薪水。”

    “你以前做包是计件,现在我固定每个月给你开五千,年底有奖金有福利,包你买得起新衣。”

    李厂长、陈师傅站在旁边都有些羡慕。

    果然,一朝天子一朝臣,没想到新老板竟然是坚叔的机遇。

    “老板,我犯过事的。”坚叔喉结鼓动,坦言讲道:“您是差人,会信我吗?”

    庄世楷表情一正,上前扶着他肩膀讲道:“坚叔,我是差人,我才信你!”

    “你已经改过自新,想要走正道,社会拿异样看你很正常,可我是差人,我不会这样看你!我相信你的能力!”

    “以后不止是你,你有想要走正道的兄弟,都可以介绍来工厂。”

    “我相信你们。”

    庄世楷整理了一下衣领,坚叔双目含泪,满心感激的说道:“庄老板,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