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综世界大枭雄 > 17 洛哥,我要当探长
    “哈哈哈,庄仔你干的不错,我一定帮你向洛哥表功。”周华标夸奖完庄世楷,开始夸讲蔡元琪、卓景全,等到把蔡元琪、卓景全两人打发走后,又开始夸奖面前的庄世楷。

    “标叔过奖了,都是您指挥有功。”庄世谦虚一番,主动推脱功劳。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大学时面对校长的辅导员。唉,当年我读书时也是不羁放荡小少年,怎么自然而然就学会拍马呢?

    没办法,虽然洛哥看重他,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标叔在管辖他,只有把标叔先给拍舒服,他在警署里的日子才会好过,要是标叔多给他使点绊子,恐怕也会消耗掉落个对他的欣赏。

    “嗯,话是这样说,不过你负责行动,还是有很大功劳。”周华标摸着下巴,非常受用的点点头,感觉庄世楷嘴里的“标叔”,听起来还是很悦耳的嘛。

    这时雷洛穿着一身西装,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出现在门口,听见两个人互相谦虚着话语,面带怪笑的推门进来问道:“阿标,什么事这么高兴?”

    “洛哥!洛哥!”周华标和庄世楷连忙起身,抬手敬礼,庄世楷的速度还要比标叔更快一分。

    雷洛脸上挂着笑容,神态倒是非常轻松,继续催促着说道:“说啊,什么事。”

    “洛哥,今天庄仔击毙了一个叫大东的罪犯,破获了他手下抢窃金店的策划,并且还抓了两名罪犯。”周华标憨笑着解释道。

    雷洛立即眼前一亮:“十大通缉犯里的大东?”

    “洛哥,就是他。”

    “今年百分百的破案率肯定没问题。”

    周华标出声确认完,雷洛脸上笑容变得更加和煦,继而把目光转向庄世楷赞道:“庄仔,干的漂亮。”

    “那伙大圈帮可不好抓,你能抓住他很不错。”

    “省港旗兵?哼,就要让他们变港省死鱼!”

    其实雷洛来找周华标是有正事,他夸赞几句后把一份文件递给标叔,让标叔翻译成英文,过几天交给他。

    雷洛当然也会英文,只不过他的英文是野鸡自学版,年轻想上位时,靠硬生生啃字典啃出来的。平日交流不成问题,但是要书写成正式的书面文件,还不够火候和功夫。

    标叔对于这种小事表示没有问题,笑呵呵的就应下了,而且答应两天时间就能搞定。

    庄世楷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我去,没想到标叔还有这项隐藏技能。”

    不过也对,标叔能在洛哥手下出头,肯定得有为洛哥分忧的本事。

    不然洛哥用谁不行,凭什么偏要用他?

    雷洛在把正事吩咐完,从怀里掏出一盒雪茄,打开铁盒,从里面抽出一只雪茄,递给面前的庄世楷:“庄仔,抽烟吗?”

    庄世楷点点头,接过雪茄,准备从口袋里掏出火柴。

    其实不管是在大学还是警署,他一直都有抽烟。

    但是前世不在公共场所抽烟的好习惯留下来了,所以他往往是一个人站在警署门口抽,或者是呆在家里的时候、靠在巷子里抽。警署里见过他抽烟的人不多,雷洛才有所一问。

    “叮。”雷洛翻开打开火机,伸手将火苗送上前。

    “多谢洛哥。”庄世楷也不拒绝,连忙凑上头去,伸手捂住火苗。他知道洛哥有着枭雄本色,对待敌人心狠手辣,对待下属却很大度,这种细节没必要纠结推诿。

    洛哥给他点完烟,笑呵呵的收回伙计,接着又给自己点上雪茄。

    周华标动了动嘴唇,默默掏出一根香烟点好。雷洛眯着眼睛坏笑,好像很喜欢看见标叔局促的囧样。

    “庄仔啊庄仔,你怎么就有探长待遇了?”

    “过几天还让不让老人家混了?”周华标嘿嘿两声,心里暗暗羡慕庄世楷的待遇。

    他知道洛哥一般只给探长点烟,适当的表示客气,现在就给庄世楷点雪茄,是不是表示准备给庄仔升探长?

    这个时代升探长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只要有位置出现空缺,总华探长就能提名,该辖区的鬼佬警司审批就行。

    而且由于探长正式职级太低,甚至都报不用报到鬼佬处长那里,只有华总探长的位置需要经过鬼佬处长点头。

    简略说明一下“探长”任命要求,其实就是洛哥先提名,再准备一笔钱让鬼佬警司点头就搞定了。

    那笔钱是硬性条件,但却不太重要,最重要是先得有洛哥同意。

    周华标心里琢磨着最近是不是要有辖区探长空出来了。

    仔细一下还可能真有!

    洛哥最近好像对铜锣湾区探长很有意见!

    周华标心里咯噔一声,好像察觉到某种问题!

    雷洛抽着雪茄,吐出一口白雾,出声向庄世楷问道:“庄仔,案子办的漂亮,要什么奖励?”

    “别忙着拒绝,抓大陆仔不是小事,而我又一向赏罚分明,你肯定是该赏,我才会说这儿话。”

    庄世楷两根手指拿着雪茄,咧开嘴笑了笑道:“洛哥,我要当探长。”

    他在上次的酒宴上,刚从洛哥、猪油仔手上捞到一大笔投资。

    现在说拿钱肯定不好,想到还有一个成就目标是当探长,干脆有话直说,试探试探洛哥的态度。

    没想到,洛哥非常认同的点点头:“探长好啊,探长好,我觉得你很合适当探长。”

    庄世楷表情一愣。

    当探长这么简单吗?

    周华标眼神震动,内心狂喊:“庄仔,你TM是洛哥私生子吧!”

    “难道我要见证历史时刻了?”

    洛哥接下又补充道:“不过你还不够资格。”

    庄世楷露出笑容:“果然,洛哥又在开玩笑,就说当探长没这么容易。”

    周华标心里松出口气:“不是,幸好不是,不然我都要改口叫庄少了。”

    “多放你两天假,正好你的A货工厂在筹备,把那边的事情忙清楚再来上班吧。”

    “多搞点钱,免得够资格当探长的时候,你都够不数封红包。”

    洛哥叼着雪茄转身离开。

    庄世楷感觉到洛哥满满的关心,扭头看向周华标:“标叔,我下班了。”

    “你听洛哥的吧。”周华标甩甩手,心里也不是太在意。反正案件都已经办完,目前便衣队没有大案子,放庄仔两天假不是小意思?

    庄世楷刚走出两步,周华标突然想起什么,喊出住他问道:“你有一家工厂?”

    “本来没有。”

    “洛哥送我,我就有了。”

    庄世楷说的很平淡,周标华却如遭雷击,脑子产生眩晕效果。

    等庄世楷收好东西离开警署,他才回过神来:“呵,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