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综世界大枭雄 > 12 请叫我大标哥
    “阿全。”

    “你怎么把一个内地人抓回来了?”

    庄世楷刚把人交给伙计去审,就遇见准备去警长办公室的卓景全。

    现在港岛警察和社团古惑仔一样,还不流行叫阿sir,牌面比较大的警员会有花名。比如火麒麟,嚣张陈。

    没有牌面的警员们呢,庄仔,阿全,琪哥就糊弄过去了。

    阿sir更多只有向鬼佬报告的时候,才会偶尔从警员们嘴里蹦出来。

    卓景全听见庄世楷的声音,停下脚步直接答道:“喔......那个大陆仔啊?”

    “他在一家金铺行窃!我们就动手把他抓住了!”

    “就这么简单?”庄世楷挑挑眉毛,有点不敢相信。卓景全也不瞒他,上前一步悄悄讲道:“我们收到情报,有大圈帮想要抢劫珠宝店,带头人是十大通辑犯之一‘大东’。”

    “我们从上午开始就守在金街附近等罪犯出场。”

    “看见有可疑分子出现,没想到,抓回来才发现是一个独行侠。”

    “啧,案底有一栋楼高,一周前才出狱,根本不是大东的人。”

    大圈帮是指在港岛捞偏门的内地人。

    这种大圈帮分两种人,一种结党扎根和港人社团抢地盘,如福清帮,闽南帮。另一种是打劫金铺,捞捞一把就走的悍匪。

    第一种大圈帮主动融入规则,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统一按照港岛社团管理,没什么特别危害。

    第二种大圈帮肆意破坏规则,明目张胆的打家劫舍,是港岛警察对痛恨的一种人。

    这群人有个很时髦的名称叫作“省港旗兵”,其中最恶劣、最嚣张的十个人被列为十大通缉犯。

    大东是现在榜上有名的人物,张子豪,叶世官,季正雄等人都要算他的晚辈。

    因此,中区警员在收到社团线人的消息,马上就安排人马,守在中环金街附近,等着大东带人上门。

    现在抓错人不要紧,要是打草惊蛇,把对方吓跑,对方更换抢劫地点就麻烦了。

    而且这次线报来的很准确,详细说明了大东抢劫目标,不是在油麻地,而在中环。甚至还包括军火数目,人员数目,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没关系,没关系,抓错人就再抓嘛。”

    “十大通缉犯没抓到,抓一条虾米也是立功啊。”庄世楷打了一个圆场。

    卓景全摇摇头道:“十大通缉犯是小虾米能比的吗?”

    “本是马到功成,现在又变的一波三折,大标哥只怕会很生气。”

    “省港旗兵”可不像其他小瘪三犯罪,可以让社团出人票来顶罪。

    破“省港旗兵”的案子,是要把真金白银追回来的!这是便衣队最不想沾麻烦,也最无能为力的案子。

    至于“大标哥”则是中区警署的一名沙展,职位在探长下面,和另外三位沙展一起,负责管理普通警员,直接向华总探长报告。

    华总探长,辖区探长,便衣沙展(警长),就是目前便衣队的完整构架。其中沙展是便衣小队长,便衣探员里的中层人物。

    虽然华总探长高过各辖区探长,但是各辖区探长也有自己的地盘和自主性,旗下又有各自的沙展做事。

    雷洛手下的四名沙展都各有门道,“大标哥”是专办重案的沙展,能力很强,身手更强,据说一套夺命剪刀脚能够杀的罪犯鬼哭神嚎,且出道至今从未开过一枪。

    庄世楷先前已经见过“大标哥”了。

    呵呵。

    什么大标哥嘛。

    不就是年轻十岁的标叔?

    庄世楷完卓景全的话,心里已经有点猜测,干脆出声讲道:“阿全,要不然我陪你进去一趟?”

    “你吗?”卓景全愣了一下,直接点头讲道:“没问题。”

    庄世楷肯帮忙当然好,他只是有点意外庄世楷会插手这潭浑水,接着两人便一起走向大标哥的办公室。

    中区警署其实就是中环总署。雷洛作为华总探长,还是比较有排面的,办公地点就在总署,手下人马也是全港各辖区最多的一个。

    洛哥在二楼有个大单间的办公室,手下各个沙展,也能在一楼有个小单间。不像其他辖区的便衣队,探长才有一个小单间,标配的两个沙展只能在大厅木桌办公。

    “哒哒哒。”

    卓景全敲响办公室的木门,大标哥其实根本没关门,透过宽缝就看见两人的身影说道:“你们进来吧。”

    卓景全带着庄世楷走进小单间,出声喊道:“大标哥。”

    庄世楷也很有礼貌的问候道:“标叔。“

    周华标在听见“大标哥”的时候,感觉没什么问题,可随后一句“标叔”听起来却非常刺耳!

    老子才三十多岁啊!三四岁的小毛孩喊叔还行,你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瞎喊什么叔叔!攀关系也没这么攀的吧!

    周华标唰的一下站起身,双手按着办公桌喊道:“你叫我什么?”

    桌面摆放的台灯、电话、文件都在震动。

    可见大标哥的心情有多么激动。

    不过庄世楷毫无觉悟,理所当然的答道:“标叔啊。”

    “你再说一遍?”

    周华标皱起眉头,还真有些唬人。

    “标叔。”

    庄世楷伸长脖子又说一遍。

    这下别说周华标,就连卓景全都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希望庄世楷注意说话的态度。

    什么嘛

    标叔那么善良。

    怎么会生气呢!

    周华标用手叩叩桌面,非常严肃的讲道:“请我大标哥!”

    “好的,标叔。”

    庄世楷硬邦邦的和周华标对视,嘀嗒,嘀嗒,时间一秒秒流逝。

    据说两个人目光对视十五秒以上不移开,就会产生奇妙的心理反应。

    于是两人在第十四秒的时候噗呲一笑,各自把目光瞥向左右两边。

    “真是拿你没办法。”

    “以后全警署只有你能叫标叔,记住没!”

    周华标甩甩手,佯装不甚在乎的样子,心里却有点紧张。

    他有点怀疑自己伪装出的严肃已经被人识破,这非常影响他的威信,只能向庄世楷退让一步。

    不然,他从小立志当喜剧演员的梦想就要暴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