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嘴球王 > 第174章 我分不清是球还是脑袋
    任务:让布鲁斯对你终身难忘。

    奖励:300大嘴点。

    惩罚:红牌厄运一次。

    “终身难忘?”

    “系统,这个……标准是什么?往他身上吐一口痰算吗?”

    “主人,有难忘值,到100就完成任务。”

    “难忘还有值?”

    唐正龙服了。

    看到布鲁斯那嚣张的样子,唐正龙是想教训教训他,可问题是这是球场,又不是学校后面的小巷里。

    “怎么才能教训那苏格兰孙子呢?”唐正龙陷入深深思考之中。

    布鲁斯属于没有弗格森的水平,但是有弗格森的暴脾气,每次科隆丢界外球的时候,他都要在一旁挑衅。

    “快点丢出去。”

    “你是没吃饭吗?”

    舒尔茨真是火大,想给他一耳光。

    唐正龙看了看,忽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很有趣的想法。

    “马提亚,下次界外球我来丢。”

    “唐,你真是好人啊。”

    舒尔茨早就不想去丢界外球了,身后站着个唐僧,他真怕自己没忍住,搞个终身禁赛什么的。

    一看唐正龙去丢界外球,布鲁斯更来劲了。

    “快点,你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

    唐正龙不理他,把球丢给球童。

    “换一个,这个漏气了。”

    球童傻眼,没有漏气啊。

    但是换球是球员的权利,所以球童只能把新球丢给唐正龙,这一下,布鲁斯更不爽了。

    他走了过来。

    “你……”

    他正准备开口,没想到让他终身难忘的事情发生了。

    唐正龙双手后仰,忽然球一掉,换成了布鲁斯的脑袋,整个过程是一气呵成。

    球被布鲁斯顶掉,然后他的脑袋换成了球。

    唐正龙双手擒住布鲁斯圆圆的脑袋,狠狠“投掷”出去。

    “啊!!”

    “啊!!”

    前一声啊是布鲁斯喊的,而第二声是唐正龙喊的。

    “你干嘛钻我的手里,我的球呢?”

    布鲁斯的脖子快脱臼了,“你是故意的,我要告你,我要你坐牢。”

    唐正龙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你别胡说啊。”

    “明明是你的脑袋钻我手里,我还以为是个球。”

    布鲁斯气疯了。

    欧登塞球员围过来,自己的教练被人当成球,这还能忍吗?

    “别碰我啊。”

    “我警告你们。”

    马蒂普和唐正龙关系好,“伙计们,我们快去帮忙啊,他们要揍唐。”

    没想到队友们很淡定,有人拍了拍他说道:“没事的,唐不会吃亏啊。”

    “你们怎么这样啊,唐是我们的队友。”

    “放心吧,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欣赏唐精彩的演技。”

    话音刚落。

    唐正龙已经完成倒地,打滚,哀嚎三部曲。

    欧登塞球员傻眼了。

    “你碰他了?”

    “没有啊。”

    “我也没有啊。”

    “那是谁碰他?”

    “我们都没有。”

    最后欧登塞球员才缓过神来,这家伙是自己倒地的。

    “你起来,装什么装,我们根本没碰到你。”

    “啊!!”

    “裁判,他们打我。”

    “裁判,我们没有。”

    可是七八个人围了唐正龙,这显然是欺负人啊,裁判肯定帮人少的一边。

    舒尔茨笑道:“看到了没有,我们去了反而帮不上忙,我们是科隆二队毕业的,唐是好莱坞毕业的。”

    马蒂普懵的一圈,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有点佩服,起码唐正龙不吃亏。

    布鲁斯看到裁判,立马上前投诉。

    “裁判,事情是这样的。”

    他叽里呱啦说了一遍。

    “这根本不是红牌的事,而是要终身禁赛的事,要是我的脖子脆弱一点,现在我的脑袋就没了。”

    裁判看了看唐正龙,“他说的是真的?”

    “完全是假的。”

    “你放屁!”布鲁斯怒指唐正龙。

    “请你注意你的言辞。”裁判警告布鲁斯。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正龙说了一遍。

    布鲁斯听完,肺气肿了,但是他只能强行忍耐住,等待裁判的判罚。

    裁判懵圈了,“你的意思是你后仰准备丢球,结果球忽然换成了他的脑袋?”

    “是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他靠的太近了,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布鲁斯忍无可忍,他宁可教练不当了,今天也要和唐正龙拼了。

    叮的一声。

    “主人,任务完成,对方已经被你气疯了。”

    “真的?”

    “主人,你太强了。”

    “不过这次你麻烦也不小,希望你平安度过。”

    汗!

    布鲁斯怒道:“如果这件事没个说法,我的球队不踢了。”

    “先生,注意你的言辞。”

    “我没办法忍耐了,你听听他说的那还是人话吗?皮球和人的脑袋触感一样吗?”

    “这不是撒谎,这是侮辱你的智商。”

    裁判一想,对啊。

    “唐,你怎么解释?”

    唐正龙说道:“裁判,教练应该站在指挥区内,是他走到边线,干扰我丢球,事情的关键在于他进入了球员所在的区域,所以他必须负责。”

    裁判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

    布鲁斯傻眼了,谁叫你在球场边乱晃的。

    “如果他在教练席,我碰到他,那么我无话可说,红牌,禁赛,我都认了,可是他走到了球员比赛的区域。”

    “别说那些,我就问你,脑袋和皮球你分不出来吗?”

    “我就问你,边线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裁判想了想,最后判定是布鲁斯擅自进入球员比赛的区域,不过他也警告了唐正龙。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这次算你走运。”裁判小声道,“他也是中年人了,你就不怕他脖子真的扭了?”

    “我是无辜的,我有手部触觉暂时失常综合征,真的!”

    噗!

    裁判憋着笑,“你小心一点,我盯着你了。”

    布鲁斯咽不下这口气,他狠狠踹了一脚替补席,“我要告他,啊,我的脖子。”

    队医检查了之后,建议布鲁斯带上支架固定。

    “有轻微的扭伤。”

    “废话。”布鲁斯委屈道:“他把我当球丢。”

    布鲁斯带上支架,欧登塞的球员是又想笑,又不敢。

    科隆球员是笑翻了,“唐也太坏了,怪不得他让我把界外球让给他,原来他早就憋着坏。”

    唐正龙耸耸肩,表示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

    “我是无辜的,我有手部触觉暂时失常综合征。”